• 第13章 祭奠

  姜宇铭进了电梯,直达地下车库,取了自己的车,风驰电掣般的冲出了小区。

  绕过环城路,姜宇铭来到了城郊的一个普通小区里,锁好车,进了一栋塔式楼房,乘电梯来到了顶层,敲开了一间房门,一闪身走了进去。

  这里是一个跃层,下面是会客厅、餐厅和一间卧室,上面就是三间卧室加一个起居室,户型还不错。

  给姜宇铭开门的人恭敬的喊了姜宇铭,而后上楼去了,姜宇铭走到会客厅,只见强哥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脸上挂满了寒霜。

  “强哥?”姜宇铭打了一声招呼。

  “知道我们不是警察,一逼问他就自杀了,也怪我们太大意,竟然让他得了机会把一个刀片吞了下去!”强哥黑着脸说。

  “妈的!还是条汉子啊!”姜宇铭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而又问到,“其他人呢?”

  “转移了,”强哥看了看楼梯说,“那都是小喽喽!他们知道的很少!”

  “嗯,没什么价值就……”姜宇铭用手做了一个下切的动作,强哥则微微点点头。

  姜宇铭这时才在沙发上坐下来,想了想,问向强哥:“吞的什么刀片?哪里来的?”

  强哥扭头看向姜宇铭,两个都盯着对方,表情却一起渐渐变得越来越难看。

  “有人给他刀片!”强哥忽然说到。

  姜宇铭想了想,问到:“谁最后接触他的?”

  “对刘庆!”强哥愤怒的捏紧了拳头,发出了“咔吧”的声音,“这王八羔子!老子平时对他不薄啊!”

  “先弄起来,慢慢问,”姜宇铭叹了一口气,“也不一定是他,你这么想,也许我们就中了别人的计了!”

  听到姜宇铭叹气,强哥的脸忽然变得愧疚起来,缓缓说到:“是哥哥不好,崽子,哥对不住你!”

  “强哥,你也别这么说了,也许确实是我太心急了点!”姜宇铭赶紧说到,“从长计议吧!强哥,这事也不怪你,咱们也不是专业审讯的,更何况百密难有一疏?”说到这里,姜宇铭的眼睛突然眯了起来,突然咬着牙说到:“强哥,你去把这个人找出来,我倒想看看是什么让他背叛我们!”

  “不用你说我也要把这个人揪出来!”强哥狠狠的说,“不让他生不如死,我就不姓林!”

  “还有,警察之所以来找咱们,就是因为咱们被人点了!说不定也是这个人干的!强哥,以后用人要小心了,尽量多考察考察!咱们现在不像以前了!”姜宇铭不无担心的看着强哥。

  听到姜宇铭的话,强哥又怒又愧,一世英名竟然让一个内鬼败坏了,此刻的他,恨不得把这个人马上揪出来用脚踢死,他咬咬牙,说到:“放心了,今天我就要把人员全部筛一遍!十天之内,一定让这个人跪在咱们面前!”

  说完,强哥就拿起电话,拨出号码,接通之后对着话筒说着:“十点,都给我来公司!全部人!”然后就狠狠的挂掉了电话。

  “还有办法再找到他们吗?”看见强哥打完电话,姜宇铭突然问了一个看似毫不相关的问题。

  “唉!让我再琢磨琢磨吧,争取尽快!”强哥的脸上显出了难色。

  “没关系,咱不急于一时,这事,我以前操作的有点急了,来的时候我想过了,以后咱们就做长线了,稳扎稳打,方法可能也得改一改,我还就不信,咱们几个在一起还找不到一个老头子!”姜宇铭的语气越来越重,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了。

  “你说的对!”强哥点点头,“这次我也要把人放出去了,有人能插手到我们内部,我们也得有所回应啊!来而不往非礼也!”

  姜宇铭默默的点头,又看了看窗外,此时东方已经有了一丝亮光。

  “这天已经快亮了,咱也别休息了,直接去西山吧!”

  强哥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嗯了一声。

  ……

  H@酷匠;m网●/正@版V首*发◎i

  清晨六点,有着超强职业习惯的白洁已经醒来了,她住在一个不算差的小区里,租了一套五十来平米的房子,一居一室,这是一个精装修的房子,强化木地板、暖色调的墙面,卫生间和厨房设备以及各种家具一应俱全,整个房子不大,装修却精致,家具的搭配很合理,整个房间充满了暖暖的味道,白洁很喜欢这间房,暖暖的家,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从内心深处来说,白洁本就是一个极其缺乏安全感的人。

  已经睁开眼的白洁很快起床,开始为自己准备早餐,一个鸡蛋,一碗粥,一袋榨菜,简单无比。

  在吃早餐的时候,她习惯看看新闻,虽然新闻每天都差不多,都是些可有可无的事情,但如果你仔细的去分析就会发现:就是在这样近似于无聊的叙述中,你可以看出整个社会的走向以及稳定程度,比如说某某小区谁谁不满市政部门了,又比如说某某车主的车被盗了,哪里一个黄窝被查了等等等等,如果一个社会不稳定,你觉得会有这些事情报告给你听吗?当然不会!只有一个社会稳定了,社会上才会出现各种狗屁倒灶的事情,大家才会有闲心去关心这些生活的琐事!

  今天的新闻依然如此,白洁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电视,不一会儿,电视下方飘来的一行字吸引了她的注意:牙山公路离玉方向37公里处发生车祸,一辆外地牌照的国产商务车坠下山崖,车上仅有司机一人,未能生还,预计车祸发生时间为凌晨一点,该路段为事故多发段,提醒各位驾驶员在该路段行驶时请注意安全!

  新闻看起来平淡无奇,却让拥有着严谨职业习惯的白洁开始沉思:那条山道人很少,因为是条新路,知道的人也不多,路上压根没有路灯,山路崎岖难行,比较艰险,这样的话,问题就来了:一个外地司机如何知道这条路的?而且要在半夜从那里走?如果想要出城,玉林市有三条高速通往外市,无论哪一条都会比这条山道更快、更好走!这会不会跟什么案件有关?

  想到这里,白洁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李队,您好!这么早打扰您真不好意思!”

  “我有个情况想要报告:牙山公路发生一起车祸,我怀疑跟我正在调查的案件有关,但我现在急缺人手,希望李队能支援我一下!”

  “这样吧,我马上去警局,咱们见面说!”

  ……

  西山墓地。

  一辆宝马X5停在了墓地停车场,两个男人手拿黄纸下了车,正是姜宇铭和强哥两人。

  姜宇铭仍然是平常的打扮,强哥却是换了一身行头,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紧紧的跟在姜宇铭的身后,那样子仿佛是姜宇铭的贴身保镖。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拾级而上,走到了墓地的最顶端,整个墓地是一个凹形山坡,面对着城市里最大的湖泊,背后就是西山的最高峰,按风水学来讲,这是一个极佳的宝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一应俱全,少室山、太室山一样也不缺,所以,能在死后进入这里,是这个城市人的另一种期盼,也正因如此,这里的墓地价格非常高昂,普通人根本就不用去想了,也正因为如此,来这里扫墓的人并不多,即便是清明节这天,依然只有稀稀拉拉的人群,与其他人满为患的墓地形成鲜明的对比。

  更为重要的是:这墓地最高的那部分,却是有钱都无法进入的,这里是国家烈士的安眠之所!

  第二排第七座。

  姜宇铭和强哥来到了这里,姜宇铭凝视着墓碑:上面有一颗大大的五角星,写着“姜立勇之墓”几个大字。

  两人表情肃穆,而姜宇铭则直接跪倒在墓碑前,先是在墓前的石头上点燃了黄纸,又对着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连长,我跟宇铭来看你了!”强哥蹲下身,拿出黄纸也点燃了一沓,然后对着墓碑深深的鞠了三个躬。

  “哥!”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姜宇铭和强哥回头看过去,那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扶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缓缓的走过来。

  “林叔叔,你也在啊!”女孩又对着强哥行了礼。

  “二娘,书玥,你们来了!”姜宇铭看见了中年妇女,赶紧上前打招呼。

  “知道你会来得很早,所以我跟妈就起了个大早,看见你的车就知道是你了。”那个叫书玥的女孩说到。

  姜宇铭点点头,问到:“啥时候毕业?要不要来我的公司?”

  “今年就毕业了,现在正在做毕业设计呢,我去你那里,你给我什么职位?”书玥问。

  “小职员,最低等级的。”姜宇铭说到。

  “你可是我哥啊!”书玥撅起了嘴巴。

  “万事都要从头做起,至少你应该知道那些基层的员工都是怎么生活、怎么工作的,没有这些基础工作,公司可不就是高屋建瓴了?”姜宇铭的话倒是很有道理,书玥一时也无法去反驳。

  看了看身旁的母亲正和强哥说话,书玥轻声问姜宇铭:“哥,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能原谅我爸吗?”

  听到这话,姜宇铭便把脸转到了墓碑那面,盯着墓碑半天才说到:“你以后会明白的。”

  姜宇铭的二娘听到这话挺不是滋味儿,当然,个中缘由她是清楚的,而且,她也知道姜书玥所不知道的一些内幕,于是她说:“铭儿!二娘知道你的想法,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可我总觉得心里不安!有些事情咱不要去做了,行吗?”

  “二娘,我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我不能不去做,不然,我一辈子也无法心安!”姜宇铭说。

  二娘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姜宇铭身边的强哥,说到:“林强,你可要把铭儿看好了啊!”

  “二娘,书玥,我还要去看看我妈,你们先呆着吧。”还没等林强说话,姜宇铭就插嘴进来,姜宇铭知道,二娘对着林强可就有话唠了,虽然对他并无大碍,但看时间估计他二叔也快到了,于是出声挡着二娘的话头,拉着林强离开了。

  看着姜宇铭的背影,二娘无奈的摇摇头,轻声说到:“跟你大伯一样的倔啊!”

  “妈,哥他在做什么啊?”书玥问。

  二娘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帮她理了理额头上的乱发,说到:“先给你大伯磕个头吧。”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