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区里的四辆车相继在山路上开了几十分钟,估计已经开出了二、三十公里的路程,这里的光线更黑了,城市的灯光已经无法影响到这里,天边不再是暗红的一片,所有星星已经一览无余。

  在开进一个岔路后,四辆车拐进了一条小道上,这条小路不算很宽,但也能容得下一辆大点的车进出,他们把车停在了小道尽头的树林里,这是一片黑荆树林,属于入侵物种,因其耐旱、生命力强,90年代被我国从澳大利亚引入作为一种抗旱植物栽植,但是没想到,它来到中国后却因为没有气候天敌而疯长,更要命的是,它的树下,本土的其他植物根本无法存活!因此,四辆车在进入树林后,并没有被极深的灌木所阻拦,这里比一般的树林更显得宽敞。

  黑暗中,先下车的是为首那辆商务车的副驾驶,他跳下车,走到了后面那辆商务车跟前,敲了敲车窗,车窗摇了下来,一根管状物体伸了出来,顶在了他脑门上。

  那个副驾驶没有说话,自觉的举起了手。

  酷匠}网l^正_版首h)发x“

  “不好意思兄弟!这么黑灯瞎火的地方,麻烦你委屈一下!”车里的人说。

  “没关系,管子大家都有,我们车上有钱,你们车上有货,谁吃亏了都兜不了!”那副驾驶嘿嘿笑了一下说到,听不出有任何的恐惧,看来是个老手了。

  “好说!”车里的人仍然没有下车的意思,“你们老大呢?”

  前面的两辆车里的人都已经下来了,加上这个副驾驶,一共九个人。

  其中站在中间的一个人听到了这句话,笑了起来:“别他妈的觉得你了不起!老子有钱,想要钱了就自己过来!”

  “哥,你也听到了,我们老大就在那里。”副驾驶一直保持着举手的姿势,对着车里微微一笑,顶在他脑门上的枪管也终于缩回了车里。

  “兄弟们,下车会会!”车里人说了一句。

  如此,最后两辆车里的人才陆续的跳下车来,却只有七个人。

  “有胆色!”这边被称作老大的人拍了拍手,“这么点人就敢来交易。”

  “都是讨口吃的,总要讲个信誉!过分了谁都跑不了,辉哥,你说是不是?”刚才车里的那个声音说到,虽然树林里很黑,但大家依然能感觉到这个人的底气很足,甚至能感觉到他在说完话后还带着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彪子是吧?你这是说我不守规矩?”听起来辉哥并没有恼怒,但黑暗中看不见人脸,仅凭语气的话,很难琢磨辉哥的实际想法。

  忽然,那个叫彪子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人,对着彪子耳朵说了几句什么,黑暗中,彪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行,辉哥,刚才我老大打电话说怕我惹事,要我和气生财,咱呢,也别说废话了,各亮各的家伙吧!”

  辉哥笑了一声:“我林辉从来不强人所难,你要是觉得委屈,大可以掉头就走!”

  彪子听到这侮辱的话却没了言语,好一会儿,他才用咬着牙的声音说到:“辉哥!今天是我不对,我认栽,但你要是再苦苦相逼,以后大家怕是也不好见面了吧?”

  “哈哈哈!”辉哥大笑一声,突然说到:“柱子,你们去验货!”

  “慢着!”彪子听到这个突然发声,“最好是一手钱……一手货!”

  紧接着,就听到两方的阵营里全部响起了“哗啦!”的枪栓声。

  树林里一阵寂静!

  “上灯!”这是辉哥的声音。

  一把手电筒突然在黑暗中亮起,紧接着更多的手电亮了起来,树林瞬间被照亮了。

  只见所有的长枪上都挂着战术手电,而持手枪的人则是一手电筒一手持枪,当黑暗被驱散时,大家发现:自己以及对方,所有人都被瞄准了。

  “这么玩不好吧!”彪子笑了笑,他脸上有块很长的疤痕,在笑的时候更让他显得狰狞。

  林辉也笑了笑,说到:“好说,大家开始交易,这样谁也别想耍花招!柱子,上!”

  叫柱子的人就是刚刚被彪子顶着脑门的人,他倒是大大咧咧的无所畏惧,从车上拿起两个看起来非常沉重的大行李包就向两方人的中间走去。

  彪子这时才向手下人示意,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小个子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个小箱子。

  看见小个子来到了身前,柱子把行李包放在了地上,蹲下身拉开了行李包的拉链,里面全是已经捆好、码好的人民币,这么两大包,估计要有四五百万了!

  小个子也打开了自己的箱子,里面是一袋袋面粉一样的东西。

  “我数一二三,你俩把东西扔给对方。”辉哥说到。

  “听辉哥的!”彪子说到,已经到了交易的最后时刻,没必要再斗什么了。

  “一、二、三!”辉哥的话音刚落,柱子和那个小个子就把各自的东西扔到了对方面前,双方接到东西后,很快的打开了箱包,各自开始检验起来。

  过了一小会儿,柱子回头看着辉哥点点头,小个子则是拿着一个发着紫光的东西对着每一捆钱仔细的照射着。

  “小子,你不是要数到明天早晨去吧?”辉哥有点不爽了,出声催促。

  彪子觉得有点挂不住,对方的柱子验看时间不超过一分钟,而自己这边都三分钟了还没验完,于是彪子说:“钱太多,我也得回去跟老板一个好交代,这已经是最新科技了,很快就完!”

  辉哥冷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又过了两分钟,小个子终于验完了,回头看了看彪子,点头示意。

  “行了!多谢辉哥了!知道辉哥这么仗义,以后的生意都是你们的了!”彪子看着两大包的钱,对辉哥拱了拱手。

  “好说!”辉哥点起了一根烟,说到,“回!”

  一声令下,辉哥和彪子的人走了个干净,全部都回到了车上,辉哥的车先调过头来,等彪子的车让出位置来后,一个大油门便冲了出去,等彪子的车回到了公路上时,辉哥的车已经只剩下闪闪的尾灯了。

  “彪哥,咱们的人怎么还不来?”彪子坐在副驾驶位上,他的司机突然开口一问,。

  “这帮傻X!咱们先往回走!”彪子骂了一句,但他对司机的态度却是相当的好,料想这个司机应该是这帮人里比较有背景的人了,司机听到彪子的话后把方向打到与辉哥相反的方向,一踩油门,汽车不快不慢的跑了起来。

  彪子则打开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大哥,事成了,正在往回赶呢,不过老邓这货到现在还没来,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这点事你也打我电话!跟你说过多少次,在外面不要打我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一阵吼声,彪子赶紧对着电话认错起来,电话那头的人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件事,而是回答彪子的话,“老邓刚才给我联系过,他那边因为修路堵着了,估计再有几分钟就能遇到你们了,你小心这点!别他妈的阴沟里翻船!事情做不好,老爷子可是要杀人的!”电话里传出的声音让彪子本来有点疑惑的心踏实下来,但另一个疑问又从心里冒了出来:这不是条新路吗?还修什么?不过,他转脸又想到:不修路哪来的钱呢?反正这些路桥公司没事就是修路!

  彪子就挂掉了电话,然后对司机说:“老邓他们就在前面!”

  司机听到这话便猛踩一脚油门,汽车便开始在山道中狂奔。

  约莫走了四五公里,前方出现了一束车灯,却开着远光,刺得彪子和司机几乎睁不开眼。

  “老邓我草你M!停车!”彪子用手挡住了射来的光线,心里却在想:老邓的车灯怎么会这么亮?

  司机踩着急刹车把车停了下来,彪子在强烈的光线下,看到了对面车旁有一个与老邓身形相似的人,高大、长腿、宽肩膀……好像还带着墨镜?这大半夜的!丫装什么酷?

  “老邓!你干什么!开什么的远光!”彪子把脑袋伸出窗外大喊了一声,却听见车里什么东西响了一声,好像是有什么掉进车里了,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中控台上的那个圆柱体的东西,驾驶位外边站着一个同样带着墨镜的人……这是怎么个意思?

  突然,那圆柱体的东西亮了一下——非常亮,亮到几乎可以跟太阳相媲美,在这黑暗之中,那种突然迸发的亮度简直让人心悸!所有盯着它的眼睛都在一瞬间失明了。

  “啊!”彪子捂着眼睛大喊了一声,他意识到自己遭到了闪光弹的袭击,长久以来他已经养成了遇到袭击第一时间就要自卫还击的习惯,他的手快速的向腰间摸去,那里有一把枪,但很明显,他遭到的是有预谋的袭击,在彪子还没摸到枪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脑袋上顶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彪子的手马上停在了半空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