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省委,田秘书正在向省委书记汇报:“姜书记,姜总那里还是……”说了一半,田秘书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嗯,我知道了!”田秘书面前那个威严的男人点点头,眼神中却透露出别人无法察觉的无奈。

  “姜书记,姜总送了我一支钢笔,还说要单独请我。”作为秘书,有些事情还是要提前跟老板打好招呼的,更何况这是老板的亲戚?于是,田秘书把姜宇铭跟他说的话又向姜书记复述了一遍。

  姜书记点点头,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到:“他请你,你就去吧,把关系维持好,能挽回一点是一点,这孩子是个要强的人,跟我哥一样的倔!唉!”

  田秘书也是一阵无话,只是点点头,末了又抬头问到:“那明早……”

  姜书记又叹了一口气:“我不仅仅为他才去西山的!明早你跟我一起去吧!”

  “好的!我跟小刘一起来接您。”田秘书点点头。

  “跟书玥也说一声,明天让她带着她妈也去。”姜书记说完,示意田秘书先出去,待田秘书走出了办公室,姜书记站起身来,走到了屋子里的沙发边,坐了下去,背靠着柔软的沙发,姜书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慢慢的闭上眼睛。

  ……

  》酷*x匠cZ网t首/,发T

  豪庭大酒店,顶层包间。

  姜宇铭的跟班把门推开,姜宇铭昂然走进包间,而他的跟班则下了楼。

  “姜哥,你又迟到了!”管军坐在大圆桌后面,正无聊的打着电话,见到姜宇铭走进包间,赶紧挂了电话,站起来迎接姜宇铭,原先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也跟着他一起带着微笑来到姜宇铭面前。

  “迟到就迟到呗,你还能把我怎么样?”姜宇铭笑起来,“要不我三个你一个?”

  “得!算我没说!我这酒量,分分钟儿就趴下!”管军不接招,一笑而过,“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永固建筑公司的老板孙亚东,他哥哥在省里工作。”

  “哦!”姜宇铭点点头,看了管军身边的孙亚东一眼,然后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却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傲慢,“幸会!”

  姜宇铭伸出手,跟孙亚东浅浅的握了握手,然后自顾自的走上了首位。

  “两位哥,咱这人太少,要不我叫两个姑娘上来?这样也热闹一些。”孙亚东并没有对姜宇铭的傲气产生不忿,相反,他认为这才是姜总应有的矜持,姜宇铭来之前,管军简单的把姜宇铭介绍给了孙亚东,关键的东西没有说,但那些不关键的已经够让孙亚东产生敬仰了,开着一家大型贸易公司,控股两家大型传媒公司、一家金融公司,还投资了一个超大型的旅游地产,今年已经开始盈利,虽然管军并没有说姜宇铭背后有什么大神,但这样的巨无霸,已经让孙亚东无法望其项背了,而且以孙亚东的眼界来看:姜宇铭背后必然有什么大人物!更何况,这个姜总跟省委书记是一个姓!

  于是,孙亚东认为:姜宇铭即便是再傲慢一倍,那也是应该的,这样的人,本身就不是自己能够轻易接触到的!

  不过,姜宇铭对孙亚东这话并不感冒,你一个搞工地的见过几个美女?

  于是,姜宇铭看了管军一眼,管军心领神会,马上拿着他那大嗓门说到:“得了,你那几个美女能有几个意思?我来吧!我知道姜哥喜欢什么类型的!”

  “那是!那是!”孙亚东陪着笑,不住的点头,像极了电影里面对皇军的汉奸。

  管军也没看孙亚东,直接拨了一个电话:“芳姐,来几个呗……豪庭顶包……我跟姜哥在一起呢……什么?我问问”管军捂住了电话,小声对姜宇铭说:“芳姐想来……”

  “来呗!这事也问我?”姜宇铭白了管军一眼,管军赶紧给芳姐回话:“芳姐,你知道找啥样的啊!”然后管军又背着姜宇铭悄悄的说了一句:“芳姐,上次你让姜哥很不开心了,这次你知道怎么做了吧?”

  挂了电话,管军对着服务生喊:“上菜!赶紧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大,跟他的身份完全不相称。

  姜宇铭品着服务员端过来的普洱,砸吧砸吧嘴,说了一句:“味道还行,入口还算润,比上次在这里喝的好多了,你们这么好的酒店,怎么也得弄点五六千的茶叶来喝嘛,上次弄的那是什么?街边摊啊!有没有一百块?”

  女服务员赶紧解释:“这个普洱的味道因炒制手法不同,味道也有差别……”

  “行了行了,你别白活了,咱什么茶没喝过?”管军听见服务员的解释有些恼火,但也是适可而止,到了他们这个层面上,怎么会跟一个小小的服务员计较?“姜哥,你真有闲心,真要品茶,明儿个来我家嘛!这里能有什么好茶?”

  “对对对,我家里也存了一些茶,姜总看啥时候也光临寒舍鉴定一下?”孙亚东倒是个会插话的,接着管军的话头就上来了。

  “哦?”姜宇铭看了看孙亚东,却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你做建筑的,这可是个大生意啊!”

  “哪里哪里!”孙亚东赶紧谦逊的说,“瞧您说的,我这就是个小本生意,比不得姜总!如果啥时候能跟姜总合作,才是我的荣幸啊!”

  姜宇铭无声的笑笑,这人倒是爽快,说话也算得体,还会顺杆爬,又不乏豪爽,最重要的是脑子转得快,如果要合作,千万记得找一个聪明人,找一个小聪明的或者根本是个笨蛋的人合作,那会让人少活十岁的!更有可能自己的资金就此打水漂了。

  “说吧,找我什么事?”姜宇铭也不绕圈子了,话都点到这里了,再装就不是高傲了,而是跌份儿!

  孙亚东反倒有点不适应,稍稍的愣了一下,本来他以为要绕好几个圈子才会到这个程度呢,不过他的那一愣也只是一瞬间,以他的经历,断不会明显的表现出来。

  孙亚东脑中一想,人家这是什么身份?可不就是想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

  就这么一愣的功夫,管军就对服务员说到:“你们先出去一下,茶水放这里就行了。”

  “姜总快人快语,我也不藏着掖着了,”看见服务员走了出去,孙亚东搓了搓手,“是这,我这边是接了个大点的工程,并不是我技术上做不到,建筑这行,其实也简单,就是时间长了一点。”

  姜宇铭点点头,这年头大兴建筑,房地产又这么火,以他们的层面,总要对建筑了解一二的,但同时姜宇铭也听出了孙亚东想要表达的意思:技术上没问题,那剩下的就是资金和关系了,但一个建筑项目成不成,并不完全取决于技术,更重要的还就是资金和关系,看来这个姓孙的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孙亚东话没说完,姜宇铭已经了解了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但姜宇铭并没有出声,而是听孙亚东继续往下说:“项目确实有点大,一共一百万平方米,是个城市综合项目,主要产品是精装别墅和花园洋房,我跟开发商的关系还算不错,只是我一个人拿不下来,您知道,我这是小生意,即便是吃下一半也是有点那啥,我哥在省里工作,关系么,也一般,所以我这就……”

  孙亚东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着管军和姜宇铭,姜宇铭也看了看孙亚东,他当然明白孙亚东的意思,那就是要钱要关系呗!

  “是云上人家城市花园吧?”管军出声问到。

  “对,是这个项目!”孙亚东赶紧回答。

  “你缺多少钱?”姜宇铭不动声色的问到,眼睛却紧盯着孙亚东的脸,丝毫不放过他表情的每一丝变化,但在心里,姜宇铭对这个孙亚东已经有了好感,敢于在他面前直言不讳的说自己缺点的人并不多!

  “他们一期开发四十万平米,我能拿到二十万的总包,包括售楼处和会所,总共需要二点五个亿,我这身家实在是不厚实,东凑西凑勉强能拿出一个亿,真要接了项目,不用半年就得停工,”孙亚东摊摊手,又继续说,“所以……我这一直在四处找投资,但不靠谱的我也不敢随便开口,前阵子认识了管总,所以就跟您开口了。”

  “事成了呢?”姜宇铭继续问到,他倒没怪孙亚东没提这事,实在是谈生意不宜提前说出收入和分成的事情,这会让别人觉得非常不稳重,收入高了,会给人一种假象的感觉,收入低了,会让人觉得无利可图,也就不用往下谈了,但合作方自己提出来就不一样了,这往往意味着合作方对这个项目已经产生了某种程度的兴趣。但姜宇铭并不是有太大的兴趣,钱是挣不完的,他只是对孙亚东这个人忽然感兴趣了,想继续试探一下这个人。

  孙亚东喝了一口茶,继续说到:“按说我应该给您一个大份的,但我实在不知道您真实的需求是什么,不敢贸然提出来,如果您要钱,按投资比例分成,如果您要其他的,我给您想办法!”

  姜宇铭笑了起来,这孙亚东是个人精啊,把皮球又踢了回来,还是让姜宇铭自己选,说多说少都是自己说,即便是得罪人也怪不得对方!真的是人精!不过呢,姜总能差钱吗?所以,钱不钱的,自己不差这一点,要钱似乎有点跌份儿啊!这姓孙的能提供其他什么东西呢?按管军的说法无非就是一些不上台面的小手段了,那没意思,但也不能不要啊!即便是两方真的开始合作,这事情也不能也不能让孙亚东觉得自己是个钱多人傻的凯子!

  相比之下,管军的眼神就热烈的多了,他可没姜宇铭这样的身家,这是个别墅项目,不同于普通的房地产,利润是相当可观的,升值空间也大,投资两亿五千万,回报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他虽拿不出一个亿,但拿出五千万还是没问题的,用五千万闲钱再挣回个五千万,对他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啊!

  于是,管军看了看姜宇铭,姜宇铭看到了管军的热切眼神,就知道自己这位兄弟是意动了,或者这个项目根本就是管军想要插手挣点钱。

  “我给一点五个亿,剩下的你自己找去,利润我要80%!”姜宇铭说出了自己的期望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