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8k新最Bm快6f上@Q酷●匠网x●

  不一会儿,这个姓田的男人就走进了姜宇铭的办公室,他拿着公文包,穿着很正式,但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是政府里的人而高傲随意,反而显得有些恭谨,他是站着跟姜宇铭说话的,甚至都没有询问是否可以坐下,而姜宇铭的表现则更像是视若无物。

  “姜总,您好!”姓田的男子没有等着姜宇铭问自己,而是先开口说话。

  “田秘书,有什么事吗?”姜宇铭的语气显得很温和,好像是对来人充满了尊重,而他本人却根本没有离开过他的大班椅。

  “是这样,书记说,明天是清明节了,想要约着你一起去西山,你看……”田秘书小心翼翼的看着姜宇铭。

  姜宇铭也看着田秘书,与田秘书不同的是,姜宇铭是盯着他看的,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情,姜宇铭似乎不是很待见这个田秘书,又或者说,他很不待见田秘书背后的那个书记。

  “嗯,我知道了,不过我明天有些事情,不一定去得了,”姜宇铭淡淡的回答,“你去告诉姜书记,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有自己的方式。”说完,姜宇铭长吐了一口气,又换了一个语气说话,这次不仅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还露出了些许笑容:“就这样吧,麻烦田秘书又跑了一趟,其实一个电话就解决了,下次就不用这么跑了。”

  说着,姜宇铭还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只小盒子,递给了田秘书:“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我知道田秘书的文笔了得,这支钢笔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希望能够助力田秘书,能够给田秘书锦上添花!”

  田秘书接过了小盒子,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惊喜,反而叹了一口气,带着一种忧愁的味道说:“唉!姜总这又是何必呢?你们总是……”

  姜宇铭一摆手打断了田秘书的话,盯着田秘书说:“田秘书,你不用再说了,我知道您也忙,我这也有好多事,改天我单独约您吃饭吧!”

  田秘书不说话,长叹了一口气,摇着头离开了房间,而姜宇铭则站在原地看着他一步步离开,脸上竟然显出一丝后悔,但很快表情又坚定起来,看着自动闭门器关闭了房门,姜宇铭踱步到巨大的落地窗旁,目光幽深的看着窗外极远处。

  外面已经阳光灿烂,道路上的车流不息,几处未完工的工地正在热火朝天的加紧建设,人们都是行色匆匆,那些普通人坚信:未来是美好的!也正是这些普通人集合起来的巨大信心,让整座城市充满了活力,也让这座城市飞速的发展起来。

  然而,飞速发展带来的不仅仅是美好的未来,这种快速的膨胀也带来了一些无法顾及的空缺地带,那里是善良人们不愿触及的黑暗之处,那里有着原始的罪恶,那些罪恶也都是因利而存在,巨大的利益会让罪恶不断的扩张,让罪恶根本不顾忌任何道德和法律条例,就像马克思所说:当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存在时,他们会藐视、践踏人间任何法律……

  一阵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让姜宇铭停止了观望,他回身看着房门时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再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他说了一句:“进来!”

  门打开了,进来了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裸露的脚踝看着很娇嫩,腿很直,不胖也不瘦,看着就给人一种想要抚摸一下的冲动,从正面看,髋部的凸起曲线刚刚好,可以直接想象到在它后面的屁股一定是那种浑圆而且上翘的,小腹很平坦,看不出一点赘肉的痕迹,腰部很细,完美的衬托了下身的曲线,上身的西服只有一个纽扣,胸部把衣服完全撑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花边衬衣,可以断定,这衣服里面一定是一具让人疯狂的胴体!

  当看清来人时,姜宇铭愣了一下,这不是白洁吗?这身材!啧啧!这要是被管军那货得手了还真有点可惜啊!

  “姜总,这么快就不认得了?”白洁见姜宇铭盯着自己几个敏感部位发呆,不得不出声提醒姜宇铭,“我们昨晚可是聊了好久啊!”

  “嗯,昨晚聊了不少!就是……不够久啊!”姜宇铭听到这有歧义的话突然笑了起来。

  白洁也反应了过来,瞪了姜宇铭一眼。

  姜宇铭装作没看见白洁瞪他的那一眼,自顾自的坐在自己的大班桌后面,翘着二郎腿,仰着身子,摆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说到:“白女士此来有何贵干啊?”

  “姜总好忘性啊!”白洁微微笑了一下,“这么快就忘记昨晚我们的约定了?”

  “约定?”姜宇铭直起身,努力的想了想,然后又拿手抚了一下额头,“唉!昨晚喝多了啊!我就记得昨晚那俩小妞还行。”

  白洁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仿佛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司空见惯了,她轻笑一声:“那点酒还对您造不成这么大影响,还请姜总行个方便,至于您跟哪个小妞的事情,我这个人不喜欢倾听别人的隐私。”

  “这个不是隐私啊!可以公开的。”姜宇铭一本正经的说,脸上仿佛还带着一丝回味,紧接着看向白洁的眼神也变了,好像能用目光直接剥开白洁的衣服一样,这让白洁的脸上显出了一些不自然。

  但白洁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她走近大班桌,两手撑着桌面,身子前倾,对姜宇铭形成了俯视,她的衬衣最上面的扣子并没有扣住,在这样的角度下,姜宇铭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白嫩的肌肤,甚至能隐约的看到那条深不可测的深沟。

  “姜总,你觉得这样好玩的话,我可以陪你。”白洁嘴角微微上翘。

  “白警官天生丽质,我这也是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啊!”姜宇铭眼睛盯着衬衣打开的小口子,那表情十足一个色狼,说出的话仿佛也没了逻辑连贯性。

  “我希望我的工作能够尽可能的接近张立。”白洁不管姜宇铭怎么看自己,仍然保持着这个姿势。

  “哦!这样啊!我想想,你是警察学院毕业的,嗯,什么合适呢?”姜宇铭偷偷瞄了白洁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悉听尊便,只要利于查案,我没什么问题。”白洁紧紧的盯着姜宇铭的脸,保证他的每一个表情的微小变化都落在自己的眼中。

  “倒是有个职位挺合适。”姜宇铭终于把目光恋恋不舍的从白洁的领口移开了,看着白洁的眼睛,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

  “什么职位?”白洁问。

  “清洁工。”姜宇铭回答。

  “什么?”白洁的眼睛瞬间睁大,瞪了起来,自己一早就开始打扮,穿着自己最讨厌的职业装和高跟鞋,没想到姜宇铭竟然来了这么一出,这是在玩人吗?

  看着姜宇铭玩味的笑容,白洁慢慢直起身,眯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已经紧绷、想要瞬间挥拳出去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我想来想去,只有这个职位你才可以悄无声息的接近张立,白警官,你不会说不行吧?那我可就没什么办法啦!”姜宇铭收起了自己的笑容,换作了一幅无可奈何的表情,这让白洁本来已经放松的身体又绷了起来——这家伙实在是太欠揍了啊!摆明了就是来玩自己!

  白洁狠狠的捏了一下拳头,又慢慢放松下来。

  “行!你的公司你说了算,不过,我需要可以进入任何房间的权力!”白洁眯着眼说。

  “那可不行,很多科室都是不能随意进入的,这关系到商业机密!”姜宇铭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哪些科室?”白洁并不在意,只是继续追问着。

  “多啦,像财务啊、营销啊、投资啊、行政啊等等,都是重要部门,这些都可能会把我们公司的商业机密泄露出去的,你知道,我们是公司,是挣钱的,机密都给了别人了,我们也就挣不了钱了,你看公司上上下下好几百人,没钱养活不起啊!”姜宇铭的表情显得很沉重,仿佛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企业家。

  “行政也不能进,那就是说我只能去扫厕所了?”白洁并没有生气,这么一会儿的对话中,白洁已经清楚了姜宇铭的为人:你越生气,他就越开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