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芳姐的幽怨

  白洁把姜宇铭的表情一收眼底,心里却不免有些失望,因为她认为姜宇铭继续表现出淡定才应该符合逻辑,但姜宇铭偏偏表现得很惊愕,仿佛一个小老板听到工商局要查他底细一样的惊恐,明明在姜宇铭身上这是一种不符合逻辑的事情却又让旁人看起来是那么自然,白洁终于开始正视面前的这个人了,这绝不是普通的对手!

  “其实也没什么,”白洁又抚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没有再试探下去,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意图,“我们正在怀疑你的一名手下与我们正在调查的一起抢劫杀人案有关。”

  “抢劫杀人案?”姜宇铭的表情没有再惊愕下去,而是紧皱着眉毛,低着头,又突然抬起来:“我们的员工可都是有过审核的,你可不要胡乱冤枉人啊!”话完,姜宇铭又舒展了眉头,微微抬起下巴,又说了一句:“搞不好就把人心搞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姜总不愧是军人出身!”白洁赞了一句,却并没有说明她到底称赞姜宇铭哪句话,而是接着说嫌疑人的事:“还是那句话:没有证据前我不会胡来的,这只是调查,那个人也只是被我们怀疑而已,毕竟调查取证也需要依据事实。”

  “嫌疑人是哪一个?”姜宇铭看了看白洁,话说的很直白。

  “能不能先不透露?”白洁没有回答,却试探着反问。

  “那我怎么给你安排工作呢?安排一个远离嫌疑人的工作,你一天也接触不到他一次,怎么调查取证?”姜宇铭哼笑了一声。

  “那就是姜总同意了?”白洁的脸上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看起来就像一个刚刚开始工作却完成了一件大事、就等着领导夸赞的小员工一样。

  “嗯,你先告诉我是谁吧。”姜宇铭点点头。

  “张立!”白洁回答。

  “唔,你确定这个人是我们公司的?”姜宇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仿佛在想这个叫张立的人到底是谁,而他的眼睛却盯着白洁,仔细的看着她每一个表情的变化。

  “姜总的公司那么大,您也不可能记得每一个员工不是?”白洁笑了笑。

  姜宇铭斜着看了白洁一眼,然后看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行,你明天去报道吧,我给你安排工作。”

  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芳姐豪放的声音:“你俩亲亲我我的还没够啊?走啦!”

  “芳姐,我就不去了,喝得有点多,我得先回家了!”白洁突然之间又变成了一只腼腆的小白兔,变化之快,让姜宇铭都咂舌,关键是这种丝毫没有障碍的变化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

  “芳姐,你这是摆我一道?”会所里,姜宇铭手里把玩着一个高脚杯,色迷迷的看着芳姐,芳姐喝了酒,更是放浪形骸了,胸前的衣服也耷拉下来,把那两个圆滚滚的球体露出了一半,那球体上的红色似乎马上就要呼之欲出。

  “一个小女孩,也让姜大少紧张成这样?”芳姐笑了起来,那两个白色的半球跟着她的笑声颤动起来,让人看着头晕目眩。

  “紧张?我当然紧张了!”姜宇铭把目光锁定在那白花花的半球上,嘴角上翘,“只是,芳姐不打个招呼就玩这一出,我总不能白白紧张吧?”

  H^更◇j新n最un快上酷m匠☆V网

  “那你说咋办?”芳姐一个媚眼飞了过来,还故意把胸部挺了挺,白色的球体的中间已经露出了那一丝红晕。

  “好说,晚上跟我回家。”姜宇铭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我无所谓啊!早就想尝尝姜大少的金箍棒了……”话到这里,芳姐忽然停止,挑逗的看着姜宇铭。

  姜宇铭毫不示弱的看向芳姐,突然间又大笑起来:“哈哈哈!行了,芳姐,以后这种玩笑不要给我开了,我身子板不够结实啊!”说完,姜宇铭又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静静的看着芳姐,这句话本身就有着很大的歧义,这个玩笑到底是指白洁的事?还是说两人晚上的事?当然,身在局中又对姜宇铭有足够了解的芳姐是知道姜宇铭到底在说什么的,根本就是两件事全都说了!心中的不快已经达到了极致!

  “不会碍事的。”芳姐幽幽的说,话里充满了惭愧,但表情中却有着很多幽怨,“我这也是身不得已。”

  “嗯,”姜宇铭点点头,又忽然展开了灿烂的笑容,只是那笑容让人看着有些心悸,“芳姐,你是知道我的,也不用跟我解释,仅此一次哦!”

  “姜少,”芳姐的幽怨更加重了,“晚上……”

  “昨天那个妞还不错,我还没尽兴。”姜宇铭微笑着说,语气虽然软绵绵,但打断芳姐的话时却是毫不犹豫。

  “唉……”芳姐叹了口气,幽怨又深情的看着姜宇铭,“我知道,我以后也不会了,我已经很久没让赵强碰我了。”

  姜宇铭把弄着手里的高脚杯,眼神丝毫不离开这个杯子,仿佛这个杯子是一个绝色的美人。

  好久,姜宇铭才出声说到:“离了吧,过个什么劲啊……有什么事情,等你离了再说吧!”

  ……

  第二天,姜宇铭办公室。

  办公室不小,有近八十平米,但布置的不算奢华,看起来很简洁,空间上给人一种刚刚好的感觉,色彩上也不是那么沉重,有种轻松的感觉,又透着一种积极,进入到这里,会让人心情比较愉悦,有人说看房间的布置就能知道一个人的性格,但来过这里谈事情的人都知道,这里的主人姜宇铭并不是一个轻佻、活泼的人,反而是那种很沉稳的人,姜宇铭的性格与房间布置给人的印象之间有如此大的反差,实在让人琢磨不透。

  姜宇铭此时正窝在他的大班椅里,左手手肘撑着扶手,支着下巴,表情严肃,他正在思考。

  敲门声响起,把姜宇铭从思考中带回现实。

  “进来!”

  门打开了,外面的人走了进来,这是一个穿着普通的男子,上身是一件普通的夹克,下身是一件普通的西裤配上一双还算光亮的皮鞋,再加上他那张大众脸,他的整体形象实在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可以这样说,把他扔进人群中,你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几率无法找出他来。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进了姜宇铭的办公室后,丝毫没有卑微和懦弱的心态,他径直走向姜宇铭对面的软椅上,很自然的坐下来,只是他的坐姿很端正,让人觉得他应该是出身行伍。

  “有个警察要来公司查案,说是要查张立。”姜宇铭看着眼前的男子,语气很平常,就像是在唠家常一样。

  “张立?有意思!”男子笑了起来。

  “她应该是来查我们的,”姜宇铭点点头,语气依然平常,“我找人查了这个女人的底细,公安厅派下来的,刑警队副队长,很厉害。”

  “女人?”男子稍稍惊讶了一下,但也仅仅是稍稍,他接着又说,“嗯,我知道了,女人会有点麻烦,不过也不是能牵扯到我们,我回去布置一下。”

  “这是她的资料,”姜宇铭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扔给了男子,“今晚小心一点。”

  男子拿起纸袋,并未打开,看着姜宇铭说:“不行……你晚上就别去了吧!”

  “强哥!我好久没运动了啊!”姜宇铭眉头一皱,露出了一张苦脸。

  “说实话,我是不想让你去!”强哥的表情很严肃。

  “哥!”姜宇铭直起了身子,瞪着眼看着强哥。

  “行!你去吧!反正都布置好了!”强哥软了下来,“不过我先说好,白天听你的,晚上都得听我的!”

  “强哥!我有过违纪吗?”姜宇铭的嘴角笑的很奸诈。

  “我懒得跟你说!”强哥挥了挥手,“我先走了。”

  “嗯!”姜宇铭点点头,在男子站起身就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又想起什么来,又开口说到:“强哥!”

  这个叫强哥的男子站住了,转身看着姜宇铭,“什么?”

  “我说,你下次来我办公室好歹穿得正式点,把你放人群里是没人找到你,但我这是公司啊!全公司就你一个这么穿。”姜宇铭无奈的笑笑。

  强哥也笑了,指着姜宇铭说:“你小子!行,我知道了!看来我得准备个箱子,随时换衣服,跟超人一样啊!”

  “强哥,你开辆车不就得了?”姜宇铭说到,“给你车,你也不开。”

  “不开,那玩意更显眼,”强哥摇摇头,“行了,不跟你磨叽了,我走了,以后我会注意着点,如果不方便,我们还是老套路联系!”

  “行!”姜宇铭看着强哥走出去,又若有所思的开始在桌子上写写画画起来。

  忽然,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姜宇铭顺手接起来:“喂!”

  手机里传来前台女孩的声音:“姜总,我是前台,打扰您一下。”

  “嗯,说!”

  “这里有个自称是政府的人说要见您,您是否有空?”

  “谁?”

  “姓田。”

  听到前台女孩的话,姜宇铭的眉头皱了起来,但他还是很快同意让这个姓田的人上来见他:“你让他上来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