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白洁!”芳姐挡住了正想拉住女孩的管军,给了他一个白眼,“白洁,你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呗。”

  白洁看向大家,微微笑了一下,这个微笑很甜,管军离得最近,看得最清楚,差点就把嘴巴张开了,只听见白洁用她略微宽厚、很磁性的声音说到:“大家好,我是一名警察。”

  刚说完,房间里就响起爆笑声。

  “大头,人家是警察!哈哈哈!”

  “刚才是谁说最不待见警察来着?”

  管军有点尴尬,兀自解释着:“绝对不是我说的!你有证据吗?”

  没人反驳他,谁也不会无聊的去录音,大家只是可劲儿的笑着,笑得管军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只好讪讪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嘴里还嘟囔着:“要是接待我的警察是这种的,我宁愿再在局子里再泡几天!”

  酷匠r“网q)唯$(一正版:,其他Z:都G《是^X盗#版\

  “好了好了!都告诉你们要收敛一点了!一个个都什么样子啊这是!”芳姐也笑了,但还是赶紧提醒大家,人家白洁还没落座呢!“来,妹子,坐我旁边!”

  白洁挨着芳姐坐下,芳姐开始给白洁介绍在座的人:“这是姜总,旁边的是刘处,刚才起身迎接你的是管总,你叫他大头就行,他就是一色棍!那边的是曹总、范总、胡总、李总……”

  芳姐每说到一个人,那个人就会朝着白洁点点头,能坐在这里的人都不简单,哪个都是高官子弟,唯一有官身的也就是那个刘处了,但跟这些高官子弟比起来,那就差远了,人家虽然没官身,可他们的家里人厉害啊,地位最低的一个也是地市的大市长!

  身为主家的姜宇铭不动声色的看着白洁的动作,他心里已经有了疑惑:不仅仅因为这个白洁出现的有点突兀,芳姐为啥要捧她?不过一个小警察而已,更重要的是白洁在刚进来的时候仿佛很在意他,好像本身就认识他一样,而在落座之后对待他却如同别人一般,根本没有多看他一眼,这并不是姜宇铭想要把这个女孩揽入怀中所以刻意关注她,结合今天那个领导没来,这个漂亮的女警,突然出现在他眼前,已经让他心中的警铃大作:这个女孩今天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与自己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服务员!上菜!”姜宇铭向管军示意了一下,管军便朝着门口大喊了一声,其表现一点也不绅士,嗓门大的跟在菜市场吵架一样,跟他的身份很不符,不过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底气所在,为所欲为、可以毫不掩饰的释放自己。

  一个女服务员从服务间走出来,轻声问到:“现在就上吗?”

  “对!赶紧上!还有酒,赶紧先拿上来!”这次说话的是另一个人,就是芳姐刚刚介绍的曹总。

  接下来,姜宇铭开始展现自己高官二代的不羁性格了,从表面上看起来,他不过就是一个与在座其他人一样的纨绔,只是在他暗地里,他一直在注意着芳姐旁边的白洁,白洁说的每一句话都被他的耳朵收集,每一个表情也被他的余光捕捉,他心中有一个预感:这个白洁就是冲着他来的!只是到现在,他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预感。

  这边白洁的表现再正常不过了,丝毫看不出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她有些腼腆,很少敬人喝酒,不过作为今晚唯二而且也是最漂亮的女人,大家是默许她这么做的,但默许她不敬别人可以,却没人默许不去敬她,男人们轮番的走向她,向她说着恭维的话,跟她喝酒,甚至想要在敬酒之际触摸一下这个美丽的女孩,就比如管军,已经敬她七八次了,每次都想要趁着酒杯相碰之际抓住白洁的手,但每次好像都会有个偶然事件打乱管军的动作,比如筷子掉了,比如白洁因为紧张手收回的有点快,比如突然有人说话提到白洁,让白洁愣了一下收回手、转头看过去,一切都是不起眼的事情,却让管军不能得逞。而结果更是让人跌眼镜:在一群男人的围攻中,男人们豪爽的将酒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这个叫白洁的女孩却每次都是淡定的抿上一口,然后向敬酒的男人们报以一个抱歉的微笑,并用她特有的磁性的声音说:“对不起,我酒精过敏的。”

  已经喝多的管军当然不会注意无法触摸白洁是否真的是偶然事件,坐在旁边一直没怎么动的姜宇铭却看得清清楚楚:那确实是天衣无缝的偶然事件!但偶然事件多了,也就变成了必然!

  无论怎么看,那些确实是偶然事件,你又能如何说明这一切都是白洁故意的?甚至有别人说话提到白洁,这肯定不是白洁安排的,但如果仅仅一两次也就算了,但每个想要有一亲芳泽的男人都被这些不起眼的偶然事件挡了回去,这就不一般了!于是,姜宇铭心里的迷惑越来越重,警惕性也随之攀升!

  又经过芳姐的刻意为之,毫无疑问,这场宴会最终的结果就是:只有三个人是清醒的——八面玲珑的芳姐,以及两个根本没怎么喝酒的姜宇铭、白洁!

  管军在大醉后大声嚷嚷着要去会所唱歌,其他人也附和着,他们的司机或手下纷纷进入这个豪华包间,把他们的老板带了出去,芳姐忙着照顾他们,仿佛是无意间丢下了姜宇铭和白洁,偌大的包间瞬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姜宇铭冷静的看着白洁,而白洁此时也不再是那个略带腼腆的小女孩了。

  “姜总,久仰!”白洁主动向姜宇铭问好。

  “哦?”姜宇铭尽量让自己显得漫不经心:“怎么个久仰法?”

  “姜总这样的名人,谁会没听说过呢?”白洁注视着姜宇铭,但她的回答却让姜宇铭并不满意,因为姜宇铭总觉得这个女孩来到这里是带着什么目的,她很漂亮,是个警察,刚才的表现看起来像是涉世不深,但实际上确实步步为营,而现在的说话更是不露丝毫破绽,与其说她是个警察,不如说是一个拥有极其丰富社会经验的商人。

  “呵呵,我就是一个粗人,算不得名人!”姜宇铭笑了一下,打了个哈哈,眼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只是紧紧的盯着白洁的脸,不得不说,这个女孩长得很漂亮,甚至超过了昨晚上的那个,姜宇铭不禁上下打量她起来,眼睛里流露出很不一般的侵略性。

  感受到姜宇铭的目光,白洁表现得毫不在意,与刚进门时腼腆截然不同!

  她看了姜宇铭一眼,然后轻笑了一下,但这笑容在姜宇铭看来竟然充满了妩媚!姜宇铭的心脏不禁狂跳了一下,酒是色媒人,这话没错,两个没有喝醉的人,即便是清醒的,也无法抑制住沸腾血液带来的原始冲动,姜宇铭不禁又高看了这个女孩一眼——这是个厉害的人!如果是敌人的话,需要全力去应对!

  “明人不说暗话,咱们也不要兜圈子了。”女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抬起她的脸看向姜宇铭,将她白玉般的脖颈展现在姜宇铭面前。

  姜宇铭看了看白洁的脖子,又看了看她的脸,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她的眼睛上,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微微动了动眉毛:“嗯……我之前并不认识你,有什么明暗呢?”

  白洁笑了一下,却并不纠缠与明暗这个词:“姜总不用担心,没有证据前我肯定不会乱来的。”说完白洁还停顿了一下,看向姜宇铭,但姜宇铭的表情显得很正常:仿佛完全不明白白洁到底在说什么,一幅懵懂的样子。

  “我这次来,是希望姜总给个方便!”白洁继续说,微笑依然挂在她的脸上,只不过现在看起来更像是公式化的微笑。

  “能来的都是朋友,白警官尽管说,有需要的地方我姜某人肯定不遗余力。”姜宇铭一边笑着,一边把身子向椅背靠了靠,显得有些志得意满。

  “我需要在姜总的公司上几天班,查个案子。”白洁也跟着姜宇铭笑起来,这个笑容就有点甜甜的、恳求的味道了,白洁不愧是一名优秀的警察,将自己学到的心理学运用的淋漓尽致,一些微动作、微表情都表现的那么自然,毫不突兀,让人心中充满了好感,如果是一般人的话,一定会渐渐生出想要与她近一步接触的想法,但她面对的是姜宇铭,一个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经历过风风雨雨的高官二代!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其在商业上的成功,你可以归功与他的背景,但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是靠自己一步步走出来!当过兵、上过战场、干过泥瓦匠、跑过长途货车……这样的人,即便没有心理学培训的经历,又有几个人敢说他对此没有一定的造诣?

  “案子?”姜宇铭惊愕的问到,“什么案子?要在我的公司里查?我的公司出了什么事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