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大人,少主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啊?”

  帝尊刚刚从屋子里出来,就被在外面等候的西凉铁骑围住问道。

  帝尊看了看他们,并没有说话,只是径直走向宇文星四人。

  宇文星看到帝尊朝他们兄弟四人走过来,便从树上跳下来问帝尊道:“不知道帝尊大人找我们有什么事?”

  帝尊看了看宇文星四人,又看了看小夜哥所在的屋子,叹了口气道:“唉,想不到夜离殇居然是罕见的极阳极阴的九阳玄冥血脉之体。本来我还有办法救他,可是我却想不到他在受伤的时候突破了,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了,听天由命把。”

  宇文星四人和所有的西凉铁骑一听,立马跪在帝尊面前乞求道:“大人,我求求你救救少主吧!少主,不能有事的!”

  西凉铁骑可以不知道什么是罕见血脉体,但是他们一定得知道这极阳极阴的九阳玄冥血脉之体。因为九阳玄冥血脉之体是紫月王朝的国主必须拥有的,不然就无法驾驭那极阳的血魂火焰和极阴的寒冰残魂。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九阳玄冥血脉之体必须在十八岁的时候找到一个九阴玄冥血脉之体的女子,然后二人以血相互交融,即可破除。不然轻则昏迷不醒,重则爆体而亡,当然也有好好的存在,不过极少人而已。

  “啊!我的头!我的头好痛!”

  一声惨叫声划破了魔龙谷的宁静,打断了众人的乞求。

  众人随着声源处一看,发现声源处居然是小夜哥的屋子,而惨叫声也是从屋子里传出来的。

  众人一惊,知道肯定出事了,便连忙跑向屋子。

  还没等叶枫他们跑到小屋子,小夜哥就从屋子里出来了。

  只见夜离殇缓缓地走向众人,手持钩镰枪看着帝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夜离殇那乌黑柔亮的发丝,发丝的光泽比星空的光芒更幽,随着冷风飘舞,手里的钩镰枪也发生了改变,颜色不是火焰的颜色,而是紫蓝色的,散发着阵阵刺骨的冷气,眉飞入鬓万分张扬,眼睛是黑夜般的黑色的且为狭长,并且在眼角有着两抹掉尾红显为妩媚,他的鼻子高而挺,他的唇呈黑色。他这般妖魅倾城,却偏生有霸道绝世,妖媚和霸道,两种极端的气质在他身上却体现得那名淋漓尽致。

  他整个人可以用八个字形容:邪异妖媚,霸绝天地!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小夜哥看了看帝尊等人,说出了这极为张狂的话语。

  “少......”

  叶枫刚刚说话,就被帝尊捂住了嘴。他看了看众人,叹了口气道:“他现在已经不是你们的少主夜离殇了,他现在是一代魔主冥畀(bi),也是死神的一丝精魄,名为‘夜’。宇文星,你带着你的人先撤,他的事情我来解决!所有翼龙兽听令,你们也撤!”

  宇文星看了看帝尊,叹了口气道:“好吧,那帝尊大人保重!兄弟们撤!”

  说完,宇文星和翼龙兽便带着部队撤出了魔龙谷,因为他们知道即使不撤,他们也帮不了帝尊什么。

  帝尊看着远去的西凉铁骑和翼龙兽,又看了看已经化魔的夜离殇,叹了口气便冲向夜离殇。

  夜离殇看了看冲过来的帝尊,只是冷笑:“师尊,你想杀了我不成?想杀了我,那要看看你够不够格了!浮光掠影九重天!杀!”

  只见夜离殇挥着寒冰残魂直刺向帝尊的胸口,而夜离殇的身影也变得更加的模糊。

  帝尊看到这里,知道自己肯定会死在夜离殇的手里了,也不做如何抵抗了,宇文任何抵抗在浮光掠影面前,都是徒劳,除非偷袭。帝尊闭上了眼,淡淡说道:“小夜,麻烦你下手快一点,我不希望有如何痛苦。”

  说完,帝尊嘴里露出了一丝微笑。

  夜离殇看到这里,不由得大笑:“师尊啊师尊,你也太让我失望了!我原本只是想让你陪我练练手而已,你为什么就不愿意完成我的这个愿望呢?你想死?好!我成全你!”

  说完,夜离殇一枪刺向帝尊。

  “嗤!”

  一声闷响之后,只见夜离殇仰天而倒,而他身后则站着一个女子,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

  一袭素白的衣裙衬得她纯净而优雅,发如垂瀑,用两根蓝色的丝带随意束起,流行几缕碎碎的刘海在额前,添上一丝别样的美。只是她那深邃得胜似大海的清澈眼眸,在这白皙的脸上有些奇怪,却又是那么和谐。手里的长鞭正滴着鲜血,使得那原本就深红的长鞭别的更加妖艳。

  帝尊看了看少女,大惊道:“雪欣雅,你干吗?他可是你的冷月啊!你干嘛伤他?”

  雪欣雅看了看帝尊,淡淡说道:“我知道他就是冷月,可是如果我不伤他,你就死在这里了!放心吧,他死不了!估计被蛇影的这一击后,他就恢复正常了!好了,我先走了,保重!”

  说完,雪欣雅便径直走向魔龙谷的深处,幽风把她的长发吹起,一滴泪水吹到了帝尊手里。

  而在另一个地方则集结了十万大军,这些大军个个身穿黄金重甲,手持长枪利刃和盾牌,胯下一匹飞龙马。

  一名锦衣男子看着这些士兵,大吼道:“魔主重现人间,我们作为天神应该怎么办?”

  “杀!杀!杀!”

  天兵的吼声响彻云霄。

  锦衣男子看到这里,一般的大吼着说道:“好!不愧是天兵!果然勇敢!众军听令!随我进军魔龙谷,消灭魔主!”

  “是!”

  话音刚落,十万天兵已不见了踪影。

  而此时的雪欣雅也发现了不对劲,便转身跑向帝尊的住处,尸体多处被刮伤也不在意,运用元力修复伤口之后又加速奔向魔龙谷核心。

  可是当她到了那里之后,彻底惊呆了,傻傻的站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

  只见魔龙谷核心躺着大量的尸体,有翼龙兽的,也有天兵的,可就是没有看到夜离殇和帝尊的影子。

  看到这里,她连忙大喊道:“离殇!帝尊!你们在哪里啊?有没有活的!有就吱一声!”

  “吱!”

  就在这时候,一名士兵从死人堆爬了出来,听到雪欣雅的话,就吱了一声。

  而雪欣雅听到有人吱声了,立马转过身往那名士兵走。

  m》看c正版章节G上酷QF匠网!

  只见那名士兵身穿黄金掩心甲,头发可能因为经过战争的缘故把,原本是三千烦丝集成冠,结果变得乱糟糟的,随风飘舞,拄着一杆银枪就站了起来。而身体多处受伤,有的地方则深到见骨,稍微一动就痛得那男子呲嘴。

  雪欣雅看着男子,不由得大惊道:“冥天,怎么会是你?你不是离开魔龙谷立马?你师父和我未婚夫去哪里了?”

  冥天一听到雪欣雅这么说,大哭道:“怎么不关心关心我啊?我都快死了!”

  而雪欣雅的一句话则让他欲哭无泪,差不多要寻死了。

  “放心吧,如果你死了,我管埋!现在告诉我,帝尊和我的离殇在哪里!”

  冥天听到这里,不由得大叹道:“重色轻友啊!交友不慎啊!我也不知道,我也只是听说天帝带兵攻打魔龙谷,我也只是刚刚带这护卫队回来就遭到了天兵的袭击。你看看我,我连铠甲都没有来得及换啊!”

  冥天说完,还喷了一个鼻涕泡,让雪欣雅的嘴角抽了抽,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懂还和我装可怜,找抽呢!要不是有急事,我一定一巴掌拍死你这个二五仔!

  雪欣雅看了看浑身是血的冥天,叹了口气便扶他起来。而不少士兵也挣扎爬了起来,大约有十几名士兵存活。

  在魔龙谷的另一个地方,数百万重甲军围着百名黑衣人,其中一个还手持着血色钩镰枪。

  一名身穿黄金锁甲的男子看着这名黑衣少年,冷冷说道:“魔主夜离殇,你已经被我包围了,还不投降?不然他们可是会因为你而死的!”

  夜离殇看着身后的这百名化为人形的翼龙兽,不由得大笑道:“哈哈哈哈!投降?笑话!我投降了,你会放过他们?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为人!天帝,要么战斗!要么滚回你的天宫!咳......噗!”

  说完,夜离殇吐了一口血,捂着胸口直勾勾的看着天帝,一字一句说道:“卑鄙,玩阴的!”

  原来就在刚刚,天帝趁夜离殇说话的时候,化气成刃刺向夜离殇。可是天帝怎么也没想到夜离殇居然身穿冥王铠,打不穿心脏,可还是重创了夜离殇。

  “啧啧啧。想不到堂堂的天宫领导者也会玩偷袭的这些下三滥的手段,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只见一名白衣男子身穿玉箫从黑暗处走了出来。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银色柔亮的发丝,发丝上的光泽比月亮的华光更美,比星空的光芒更幽,无法言喻地动人,发丝一直拖到脚底,他穿着一身白袍,袍子十分轻盈,彷佛没有重量,袍子上的花纹十分复杂美丽,但这袍子穿在他身上,只是体现了他的美,他的手指莹润有光,十分地有力,但是却别具美感。这一切都只是铺垫,只要看到他的脸,就能忘记一切,只余下叹息。他的脸是上天的最高杰作,他眉飞入鬓万分张扬,眼睛是如夜般的黑色的且极为狭长,并且在眼角有着两抹掉尾红显得极其妩媚,他的鼻子高而挺,他的唇呈银红色,他的额头有着黑色的五星芒纹。他这般地妖娆倾国,却偏生又霸道绝世,妖娆和霸道,两种极端的气质在他身上却体现得那么淋漓尽致。

  他整个人,可以用八个字形容:邪异妖媚,霸绝天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