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哥看了看身后的铁骑,疑惑的问道:“你们到底想干嘛?没事做的话那麻烦你们替我找几株止血的草药呗。没看到我受伤了吗?咳......咳......”

  叶枫一看,立马对身边的身为说道:“听到了吗?还不快去找?没看到少主受伤了?”

  “是!”

  叶枫身边的几名士兵答道,行了一个军礼就朝黑暗处走去,而其他没有事情做的士兵则手持武器立于四周,以防有生物入侵。

  叶枫看了看小夜哥,笑眯眯地说道:“我们真的是紫月王朝的西凉铁骑,我们现在的代理国主是宇文星,军师是宇文拓(zhi)。”

  小夜哥听了,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是西凉铁骑,这我知道,我还不是怕仇家冒牌西凉铁骑取我的姓名吗?呵呵,我死了无所谓,可是如果西凉铁骑的调令虎符被他们取走了,那不就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乡亲们了吗?”

  叶枫听了,还想往下问,却被小夜哥的眼神制止住了,便不再问什么了。可是他依然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少主会出现在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八岁的少年身上?而且这少年还非常的冷酷,他可以带领西凉铁骑走出现在这个三雄割据的时代,走上王者之路吗?而这一切,都将是未知的。

  看正版章节‘上#、酷G,匠网

  夜晚的魔龙谷异常的寒冷,不少的铁骑被冻得发抖,叶枫也不例外。

  当叶枫颤抖着看向夜离殇时,却惊奇的发现他正在用元力融化止血草替自己止血。

  元力,和修为差不多,都属于人体内的一种潜在力量,可用于战斗,比如把元力与空气相结合成兵器来攻击对手,这也就是我们说的化气成刃。把元力与空气相结合成铠甲保护自己,这就是我们说的化气成甲。也可以用于提升自身属性,比如把元力和修为相结合羽翼来提升自己的速度,也可以用元力翼威慑对手。(第一等级:白色元力翼为武者,最为普通!第二等级:绿色元力翼为武神,比较常见!第三等级:黄色元力翼为武王,比较难见!第四等级:蓝色元力翼为武圣,相对难见!第五等级:紫色元力翼为武尊,战皇或者云王,神一般的存在!至于第七等级:黑色元力翼为驯兽师,紫红色元力翼为武帝,无色元力翼为云帝,超越时空的存在!)

  为什么叶枫看到夜离殇是就惊呆了,不是夜离殇用元力止血,因为用元力止血的这个功能,只要武者都可以。而是夜离殇的元力翼居然是第五等级的云王,虽然说云王在洪荒时期还很多,可也是神一般的存在了!而且十八岁就达到云王修为的是少之又少,可说是万里无一,洪荒时期就出现过一个在十八岁就突破云王等级的,那就是雪欣雅。

  “噗!”

  一声闷响打断了夜离殇的止血,小夜哥正想爆粗口,可是回头一看却呆住了。

  只见四五名铁骑倒在地上,胸口中了一箭,早已成为了亡魂。而叶枫和其他的铁骑则围住夜离殇,不让他受到伤害,恨恨的看着不远处的一支部队。

  这支部队成员个个身穿重甲,头戴钢盔,手持大刀和弓弩。而身后则是百辆弩车,弩车早已上好了弩箭,就等他妈的首领一声令下。

  叶枫看了看对方,冷冷说道:“不知道对面的队伍是哪个部队的?我们西凉铁骑是不是有人冒犯了诸位?”

  这时,对方走出来一个络腮胡大汉。他身穿皇家禁军铠,身穿一支银铁长枪,背后插着数支铁戟。

  那名大汉看了看小夜哥一眼,冷冷的对叶枫笑道:“你们没有人冒犯我们,只是我们接到了落月皇族的命令,说那名黑衣少年杀了他们的几名大将,所以派我们来杀了他。刚刚误杀了你的几名部下,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很抱歉。这样吧,作为赔偿,我给你们一个舒服的死法把。兄弟们,准备放箭!”

  叶枫听了,心里早已将这个络腮胡大汉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他姥姥的一个不小心,你他妈的一个不小心能箭箭中胸口?不就是仗着人多和装备好吗?有什么好得意的?大不了老子带着兄弟们和你们拼了!

  小夜哥斜着眼睛看了看络腮胡,冷冷说道:“切!你们不就是当初被夜心小镇的村民打得哭爹喊娘的那支破匪队嘛,瞎显摆什么呀?还想被打一次吗?西凉铁骑所有士兵听令!找掩体!”说着,自己连忙滚到一块巨石后面。

  叶枫他们听到夜离殇的话,连忙跑到树后面躲起来,不过一想起个个自己少主的话,都忍不住大笑起来。当初夜心小镇的剿匪行动,就是他带着数千铁骑联合夜心小镇的村民把山匪打得哭爹喊娘的。不过可惜的是,虽然全歼了山匪,却让一个络腮胡跑了,当时络腮胡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喽啰,他们也没在意。

  络腮胡不听这话还好,一听到这话立马大怒道:“兄弟们,给我放箭!给老子放箭杀了他们!谁杀了那黑衣少年,老子回去就让国主封他为大将军!”

  山匪嘛,本来就是为了钱财而来的,他们一听到只要杀了夜离殇就可以做大将军,一个个把弩车瞄准小夜哥的方向。这支部队本就是一些亡命之徒和一些逃犯组成的,再就是和紫月王朝有仇的部队相结合起来的杂牌军,当然里面还有不少无辜的老百姓。除了武器好以外,基本上都是一些武者和武神,再高级一点就是有一两个武王在里面。

  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宇文拓(zhi)大军,都只顾射杀夜离殇他们。

  可是叶枫他们早已经听从夜离殇的话,早已经找掩体躲起来了,所以基本上没有人被射杀,除了几名躲在树后面的士兵被贯穿树干的利箭射伤以外,都没有什么大碍。

  而魔龙谷的动物就惨了,不少出来看到底怎么回事的魔兽均被利箭射杀。

  一时之间,魔龙谷遍地都是魔兽的尸体和弩箭。

  “嗤!”

  一声利刃入肉声让山匪停止了对叶枫他们的攻击,纷纷转过头看看身后发生了什么。

  只见十几具尸体倒在地上,个个背后都插有数片翼龙兽的鳞甲和西凉铁骑的羽箭。而不远处,则站着数千名金甲铁骑,他们个个手持长枪,全副武装道牙齿,胯下一匹赤血龙马。

  一名白衣男子看了看对方,冷冷笑道:“小小山匪,也敢杀我紫月王朝的士兵!要不是我们及时赶到,谁知道有点少生灵死去!今天不灭了你们,我就不叫宇文拓(zhi)!”

  络腮胡看了看对方,不由得惊呆了。只见他深褐色的眸子时时刻刻都隐约带着一丝孤傲,长发随风飘起,鼻子坚挺,好似从中透露出一种倔强的性格,手持羽扇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叶枫刚刚从大树后面出来,就大哭道:“拓哥,他杀了我们好多兄弟,你要为我们报仇啊!”

  宇文拓(zhi)朝叶枫点了点头,便大吼道:“兄弟们,听到了吗?我们的兄弟都被欺负成这样了!要不是夜离殇带我们过来,人家还指不定怎么欺负枫哥呢!兄弟们,我们要怎么办?”

  “杀!杀!杀!”

  铁骑手举长枪大吼道,然后就冲向敌群。

  除了老百姓站到一边以外,其他人均被铁骑攻击。毕竟老百姓是无辜的,不能杀!

  宇文拓(zhi)看到这里,点了点头,他朝天空大喊道:“你们替我谢谢帝尊!就说我宇文拓(zhi)如果可以活着回去,一定陪他喝个够!”

  “吼!”

  天空的翼龙兽听到宇文拓(zhi)的话,吼了一声便飞向魔龙谷的核心。

  “啊!”

  “嗤!”

  “噗!”

  惨叫声,利刃入肉声,吐血声响彻整个魔龙谷,不少魔兽都不敢出来,唯恐殃及池鱼,那些倒在地上的魔兽的尸体就是好奇的下场。

  凌晨之后,地上都是尸体,有西凉铁骑的,有魔兽的,更多的还是那些山匪杂牌军的尸体。鲜血染红了大片魔龙谷,也染红了生者的衣服。夜离殇则坐在络腮胡身边,身上多处枪伤,至于那络腮胡,则被夜离殇的血魂火焰挑断了双手双脚筋脉。

  宇文拓(zhi)和叶枫来到夜离殇身边,笑着说道:“少主,现在相信我们是西凉铁骑了吧?”

  小夜哥看了看他,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宇文拓(zhi)朝几名士兵喊道:“过来两个人,把这小子扛回军营,其他人,把装备带回王城!”

  “是!”

  铁骑说完,便跑到络腮胡身边,把他扛起来就朝军营走去,其他士兵也把弩车和装备拿去王城。

  叶枫看了看那些老百姓,对着士兵大喊道:“众将士听令!把这些老百姓带回王城!我不希望他们可以为铁骑做什么!但是我希望他们可以好好的活着!”

  这些老百姓一听叶枫的话,立马大呼道:“将军,我们要参加西凉铁骑!哪怕让我们修城墙也好!”

  这些老百姓都是遭到官府的压迫才不由得成匪,现在叶枫说把他们带回王城只是让他们好好地活着。所以他们都要参加西凉铁骑,而也正是他妈的这个选择成就了他们的未来。当然了,这是后话。

  夜离殇看到这里,点了点头。

  “噗!”

  一声闷响,夜离殇吐了一口血,仰天而倒。

  “少主!少主!来人啊!快来人!快叫军医!”

  本来宇文拓(zhi)和叶枫打算扶起夜离殇的,可是看见夜离殇仰天而倒时,立马大喊军医和其他医护人员。

  一时之间,魔龙谷乱成了一锅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