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娘!孩儿一定会手刃右丞相以及他的走狗的,定用他们的人头祭奠小镇所有死去的生灵在天之灵!”

  夜晚,在一处无名小镇里,一名黑衣少年手持一条钩镰枪站在一座被大火烧毁的房子面前,而周围到处都是尸体以及破屋,小孩和婴儿都不见了踪影。

  少年长发凌乱,随着冷风飘动,他神色冷峻,虽然说不是有着倾国倾城之貌,但是却是一个高冷孤傲的少年,虽然不算帅气,可是身上却有着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气息。

  至于为什么小镇会被大火烧毁?少年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不久前,朝廷得到消息,说夜心小镇的一名少年手上有着西凉铁骑的调令虎符以及他们消失不见的王者传承武器。自古以来,皇族为了土地的扩疆可谓是大杀四方。虽然说落月王朝和紫月王朝是合作关系,可是落月王朝却不止一次的暗杀西凉铁骑的高级将领。

  一听到这个消息,朝廷便让右丞相带着三万重甲兵前往夜心小镇找那个手上有着西凉铁骑调令虎符和王者传承武器的少年,也就是我们的男主角之一的夜离殇。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右丞相在路上又接到了国王他老娘的命令,得到调令虎符和王者传承武器之后,立马屠镇,一个不留!

  ''酷◎匠网唯一fC正{s版w,其|他都是r盗版

  不巧的是,夜离殇正好出去练习枪法了,不在夜心小镇。

  于是,就出现了前面我们说的那一幕:小镇上到处都是尸体,房子都被大火烧毁,小孩和刚刚出生的婴儿不见了踪影。

  小夜哥看了看周围的尸体,朝父母拜了三拜,然后又朝满地的尸体拜了三拜,随后拿起钩镰枪就朝右丞相的府邸走去。

  在夜离殇离开夜心小镇没多久,便有一队百人的军队走到小夜哥那被大火烧毁的房子面前。只见这些军人个个身穿银铠,手持一条银光长枪,胯下一匹血色战马。

  一名黑衣男子看了看周围,等看到夜离殇父母的尸体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恨恨说道:“落月王朝欺我紫月王朝无人吗?胆敢杀我紫月王朝的恩人!对了,你们不是说少主就在这里吗?他妈的人呢?这里除了尸体,就是被大火烧毁的屋子,连一个小孩子都看不到。你们逗我呢?”

  只见这名男子发型凌乱,衣服也没有整理,乱得不成样子,可见他还没有睡醒,便被部下带到了马上。可即使他的发型再乱,衣服再不整齐,也无法遮住他的那股王者之气。此人,正是紫月王朝的代理国主,也是西凉铁骑的老大——宇文星。

  一名士兵来到男子面前,吞吞吐吐的说道:“将军,这个......叶枫将军带着一百多兄弟前往魔龙谷一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们是不是......是不是应该派出一些士兵去寻找?”

  宇文星一听到士兵说的这句话,原本是睡眼朦胧的,顿时清醒了过来。他一巴掌呼向那名士兵的脸上,大骂道:“什么!一个月了!你他妈不早说!这样,你带着三十名速度快的兄弟跑回军营,赶紧把军营里的精兵叫出去找!找不到就别给老子回来!对了,把宇文拓(zhi,第二声)那小子也叫上,听说魔龙谷里的草药特别多。好了,赶紧拿着调令玉佩滚蛋,看见你就烦!”说完,就笑着把调令玉佩丢给那名士兵。

  那名士兵接过调令玉佩,叫上了三十名士兵,就骑上了战马,朝军营奔去。

  一名士兵看了看宇文星,想说什么,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

  宇文星看了看那名士兵,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刚刚好可怕,好凶?呵呵,不是我凶,而是对我来说,兄弟比什么都重要。即使是你失踪了,我也会带着精兵去任何一个地方找你回来。”

  那名士兵听了宇文星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宇文星看了看四周,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唉,虽然说夜心小镇是落月帝国的城镇,可是它却在我们紫月帝国的领地里啊!再说了,这些都是我们的亲人,可是我们却保护不了他们。唉!上官啸天,这笔账,老子迟早和你算!”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了出来:“想不到堂堂的镇国将军也有唉声叹气的时候啊,真是少见啊!”

  宇文星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觉得耳熟,便朝声源处看去。只见一名白衣男子立于夜心小镇镇口,手持羽扇笑眯眯的看着只有数百人的西凉铁骑。

  宇文星看了看男子,冷冷说道:“不知道六王子是不是在幸灾乐祸呢?上官云星,老子他妈的告诉你!这夜心小镇可是你们落月帝国从我们紫月王朝手里夺走的!怎么?夺走了就不管了是吧?出了事,就得我们西凉铁骑收拾烂摊子了是吧?他妈的看不顺眼就开始屠镇了是吧?”

  上官云星听到宇文星这句话,也不怒,依然笑眯眯地看着西凉铁骑,然后捏着鼻子说道:“谁放屁啊?这么臭!”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划破了天空的宁静。

  上官云星捂着脸,委屈的说道;“不就是以前把你们紫月王朝的调令虎符弄丢了嘛,至于这么狠吗?啊!别踢我裤裆,别踢我......”

  上官云星还没有说完,宇文星便一脚踢向他的裤裆,大吼道:“我去你妈的!多大的事是吧?别这么狠是吧?别踢你你的蛋是吧?老子他妈的差一点兵变被杀!你他妈还好意思和我提这事?我不踢死你,我就不是紫月王朝的代理国主!”

  这时,一名士兵走了过来解围,他看了看宇文星和上官云星两人,淡淡说道:“将军,六王子,你们的事以后在解决吧。我发现了一件好奇怪的事情。夜心小镇虽然说很大,可是全镇只有三千六百人。你们看看这些尸体,是不是少了好多?”

  上官云星和宇文星听到那名士兵的话,便看向满地的尸体,果然发现少了好多尸体。虽然尸体遍地,可是数起来才三千人。

  这名士兵看了看发愣的宇文星二人,不由得笑了笑道:“我还发现了一个疑点,你们看看那枪印,觉得是谁的?”

  “夜离殇!”

  “对,夜离殇手里的那条钩镰枪的枪印!”

  宇文星和上官云星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来的。

  那名士兵点了点头,笑道:“不愧是老大,真聪明!”

  宇文星看了看那名铁骑,又看了看众人,然后问上官云星:“你为什么这么确定就是夜离殇呢?”

  上官云星看了看宇文星,冷冷笑道:“天机不可泄露,以后你就知道了。”

  宇文星看了看周围的西凉铁骑,淡淡说道:“兄弟们,打!”宇文星说完,便走向夜离殇父母尸体的面前。

  那名士兵看了看被围殴的上官云星,又看了看宇文星,便朝镇西方向吹了一个口哨。

  只见数名铁骑带着几百个孩子从镇西方向走了出来,而他们身后则是几具落月禁卫军的尸体。那些孩子冷冷的看着上官云星,然后大吼道:“就是他,就是这个大坏蛋!就是他带着好多大兵杀了小镇里的人的!”

  西凉铁骑一听,立马看向上官云星。

  上官云星看到这里,不由得大呼道:“等等,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啊......别踢我蛋......啊!”

  西凉铁骑才不管这么多,抡起拳头直接招呼过去。那些小孩子看到这里,也加入了打上官云星的阵营中。

  宇文星看到这里,不由得摇了摇头道:“这是误会,绝对是误会,兄弟吗,别打了。”

  众人听到这里,才停手。

  宇文星看着昏迷的上官云星,不由得摇了摇头,然后对身边的一名军医说道:“把他叫醒。”

  “是”

  再说我们的小夜哥,他刚刚出镇子不远,就遭到了一群黑衣人。而这群黑衣人跟二逼似的,直接操起大刀就砍向小夜哥。

  看到这里,夜离殇拿起紫月王朝的王者传承武器——血魂火焰,就刺入了黑衣人的中间,开始了黑夜的杀戮。

  兵器相撞声,惨叫声划破了夜晚的宁静。

  “嗤!”

  一声闷响过后,只见夜离殇被一名白衣少女刺中了左肋。

  只见这名白衣少女五官精致,长发如瀑,两个小酒窝显得她那高冷的性格中带着一丝可爱,一袭白衣把她那妙曼的身材给勾勒出来。(不好意思哈,好像又跑题了,别在意这些细节,继续往下看。)

  夜离殇看了看那名白衣少女,淡淡笑道:“雪......雪欣雅,人称冷雪,果然名.....名不虚传!呵呵,在你......你手上败北,本少服......服了,噗......”

  夜离殇吐了一口血,看了看周围的黑衣人,便身体一倒,握着血魂火焰坠下了山崖。

  这时候,。黑衣人群中走出一名男子。他拍了拍雪欣雅的肩膀,笑道:“欣雅,好样的!谢谢你替我杀了他,回去我就让父皇为我们举行婚礼。”

  雪欣雅一把拿开男子的手,冷冷说道:“大王子,我请你注意点自己性格,我对你不感兴趣,别烦我!六王子上官云星我已经替你杀了,所以你别来烦我!我们两个已经没有交易了,我不欠你什么!”说完,雪欣雅就朝远处走去。

  上官黎看到雪欣雅远去的背影,不由得骂道:“妈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再玩胯下承欢!兄弟们,走!”

  上官黎看着雪欣雅远去的背影恨恨道,扭曲的脸庞让原本俊俏的他显得非常狰狞。

  远处的一棵古树上,雪欣雅望着圆月说道:“为什么刚刚那名手持钩镰枪的黑衣少年会知道我的名字?除了冷月那小子,根本没有人知道我的代号啊?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他手里有西凉铁骑的调令虎符和紫月王朝的王者传承武器?算了,不想了。妹妹,姐好想你啊,姐很快就可以带着姐夫去找你了,等着姐。夜,雪儿好想你啊,你在哪里啊,你有没有想雪儿啊。”

  只见雪欣雅手里拿着一张画着一个女孩的图纸,图纸里的那个女孩和雪欣雅一模一样,只是少了雪欣雅的冷酷,而旁边还有几个字:爱妹伊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雨夜星辰说:

雪欣雅和冷月曾经是杀手学院的学生,冷月,又叫冷心,字无心,是她学长。冷月为了方便保护她,不惜打伤一名弟子。他们曾经约定毕业之后就结婚,可是在毕业的那一天,冷月却神秘消失了。雪欣雅为了等最爱的冷月回来,所以一直一个人单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