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

  去往城南的路上,至云半开玩笑地问他:“毛豆咸菜好吃吗?”

  Y*酷$T匠IO网V)正h版首3发√)

  “很普通,真不知道你是如何吃得这样津津有味的?”清羽的语气里看似有些小小的埋怨,但其实注意力早就集中在走过的路上了,那个唐至云究竟要带自己去哪儿?路上走了也已经很长时间了,却仍没有到达目的地,清羽心中不免有些焦灼。

  “听说,我有个雅号?”

  至云在前面走着,清羽跟在后面,此时一下愣住了,完全不知他是何意。他的雅号我怎么知道?还是听说?

  至云转过头来,看到清羽一脸茫然无措的表情,好像完全不记得这回事的样子,竟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如同无尽的阳光,反倒让清羽放心了下来。

  “竹林君子是怎么回事?”

  清羽猛的想起来,原来他指的是这个,可是一想不对啊,这个绰号自己只在心里想过,从没有当着他的面讲过,他是如何知道的,这突然之间令清羽觉得有些诡异。“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晚上你亲口说的呗!你忘啦•••我可一直记得,我问你到底是为什么,你却已经醉倒了,可是自此以后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自己,到底哪一点和竹子像了,你若不说清楚,我可是会抓破脑袋,彻夜难眠的那种!”

  清羽听闻笑的合不拢嘴:“你倒是很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我当然可以告诉你,不过那得等你赢了我之后!”

  “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武功很高,我想和你一竞高下。”

  至云心想:大概有“打破砂锅”的精神的人是你吧,从头开始始终抓着这个目的一步都不肯放松,你这样主动,倒是也很好。遂慨然点头。

  “就是这里,是我偶然发现的一片小树林,树间的空地足够大,因为处于城郊,所以人迹罕至,练起剑来很是清静。”

  清羽看这四周,远处遥遥的能看到一条小河,这树林不是很茂盛,地上也没有太多杂草,确实是练剑的好地方,突然之间一滴水落在了清羽的脸上。

  今天出门时太阳就不是很好,但想着太阳还在,就没想到会下雨,没想到走的时间太长,太阳趁这段时间已经悄悄的躲了起来。现下的雨点还不密,一滴滴的,像是雨后屋檐在滴水,不过很快就有可能下大了,夏天的雨说来就来,一点也不跟你打招呼。

  “下雨了,可能会大起来,真是,我怎么会忘记带伞,我们赶紧找个地方躲雨去吧!”至云有些恼怒,这雨早不来玩不来,偏偏等他们到了这里它倒是得意地来了,真是把他戏弄了一番。他抓起清羽的手,正欲跑起来找地方躲雨。

  清羽却给了他一番阻力,仍停在原地不动。

  “不行,你答应过要和我切磋的,我们走了这么长时间才到这里,难道全是白走了,趁现在雨下的还不大,我们赶紧来一轮!”

  至云虽有这人莫不是疯子的想法,却也有正中下怀的惊喜。“既然青兄弟如此豪气,那倒也不妨来一次雨中比剑!”

  话音还未落,清羽已经拔出剑来朝至云冲杀了过去,至云急忙拔剑,两剑相碰,清羽感到一股热流朝里翻滚而去,身体发烫。

  那边至云则是一股寒流冲入身体,都有些发抖了。

  两人都不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比剑遭遇对手,谁都不能去想其他的事情,否则随时可能被对方抓住破绽,一下子击破。清羽的剑式虽然灵动,可以按至云的剑法随机而变,但至云的剑法更像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一盘局,很多都是虚招,引敌方上钩,而真正的招式往往非常凌厉,再加上他内功深厚,每一个剑招的杀伤力都足够强,清羽逐渐从攻势转为守势。

  雨是越下越大,至云一开始受到清羽剑端的寒流冲击,后来虽然这种冲击力小了许多,但大雨一浇,老实说,身体已经很是不适了,实在不宜再纠缠下去。幸好清羽并不知道至云的状况,心里已经有了畏惧,至云眼疾手快,一剑刺向清羽脖端,清羽跌落在地上,看着至云的剑已经在自己眼前了,不得不认了输。

  清羽抬头看着他,心里说不出的沮丧,本以为自己的武功已是桃花源外的高手了,没想到随便碰上一人就惨败,大概是之前那个富家公子的事增了几分自负之心,这几天也不怎么练习,输成这样实在丢脸的很,毕竟是自己先挑起的比赛。

  至云收起手中的剑,伸出手来扶她,二话不说拉着她就跑,清羽因为心中的沮丧,像一个木偶一样任他带着跑,却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雨打在身上竟没什么感觉,反倒觉得畅快!

  脚步缓了下来,清羽抬头一看,是一个茅草棚子,有些漏雨,不过总好过没有。

  “本来近些的话,可以随便躲在大树下的,可是看这样子,会有雷电,才跑这么远到这儿来。”

  至云说的很有道理,事实证明在他们后来躲雨的过程中,闪电来了。那个雷电在这郊外看起来就好像是朝他们劈来的一样,那声音震耳欲聋,清羽害怕极了,以前来雷电的时候躲在家里,不是姚婆婆在,就是师父在,而今和这个不怎么熟的人在这么荒凉的郊外,这么小而破的茅草亭里。

  那一声雷电劈来的时候,清羽眼看着那道歪歪扭扭的银色曲线将天空撕成两半,好像就要打到这个茅草亭子里来,清羽被那声音吓得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这才觉得身上有些冷。

  “你怕打雷?”至云看她脸色不是很好,显然是被雷声吓着了。清羽没有回答,至云把她拉到自己面前:“你害怕还盯着它看干嘛,你看着我,别去看它•••堂堂一个男子汉,还害怕打雷吗?”至云朝她微笑,清羽看得出来他并没有嘲笑自己的意思,是啊,他认为我是一个男的,可是居然会害怕打雷。今天和他出来是彻彻底底的完败,完败!

  至云看清羽说不讲话,自己也不再说什么,亭子里人声寂静。

  两人面对面站着,至云看着外面的雷电,清羽也不敢直看他的脸,只盯着他的衣服看。真的很神奇,因为有人在自己的视线中,好似心里有了依靠般,后来雷电再来的时候,心里平静多了,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雨点从头上茅草的缝隙里滴在头发上,微凉,却冷极生热,微暖。

  一个闪电劈来的时候,清羽无意抬头看了一眼至云的脸,天色昏暗,闪电来时,清羽才发现至云的脸色不是很好。

  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小二被他们下了一跳,衣服、头发几乎全是湿的,可以说是狼狈不堪,活脱脱的两只“落汤鸡”。清羽和至云住在正对面的两幢房子里,于是便分开各自回去了。

  至云的脑袋晕晕的,从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头重脚轻了,好不容易勉强走回客栈。一进房间门,换了身干净衣服往床上一躺,又觉不妥。便又打开衣柜鼓捣了一番,把衣柜里所有的被子全拿了出来,那可都是冬天的厚棉被,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用两条棉被和原本夏天的一条薄毯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好比裹粽子一般,把自己的头深埋在里边。

  现在至云意识到那个剑上的寒流绝对不是自己的错觉,而且还很强,又被这该死的雨一淋,情况真是很不妙。那个青宇,可是把自己害的够惨。

  第一次在客栈里,自己本想出手,这个人却先了一步,武功粗看不低。明明是个女的,却要女扮男装,却俨然一副涉世未深的模样?

  不得不承认,那一刻起,自己对这个人发生了兴趣,反正师父交代的任务不急,可以干些自己想干的事!

  自己故意和她住同一个客栈,本是想用笛声引起她的注意,可是她竟然还会古琴,还与自己合奏。可见她的性格很是热情,但更令自己惊讶得是,她竟主动邀他喝酒,那天晚上过的真是•••!

  今天早上偶然遇见了她,故意说自己要去练剑,其实自己很想和她比剑,这样就能知道她的武功到底怎样,是什么哪一武功派别的,因为知道她的性格,所以故意装得满不在乎,果然她主动开口要和自己一起去!

  “竹林君子”自己想了很久没想明白,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于是很自然的给了她提要求的机会,原本全在自己的成功计划之中,可是天公不作美,偏偏下了雨,还好她没有作罢。

  但是很不幸的是,虽然知道她武功几乎和自己相当,自己差一点就可能会输,可是完全不知到底她的武功是哪一路数的,出招都没有固定的套式,很多招竟是连看都没看过。

  等一下,这里边最重要的是那把剑,为什么会有寒气,而且•••为什么这么眼熟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