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弹新月白,数曲暮山青。)

  A2最新JH章},节上a酷_G匠1u网

  清羽终于一人踏上征程,挟着憧憬与希望走在通往尘世的木桥上。

  一袭素净葛布,别样男子装扮,一把心水神剑,一块通灵白玉,木桥下的湖水映出一个孤绝的身影。桃花已谢,今生再难见到这灼灼桃林,尘世间谁也不会明白,她是用一段记忆去寻找另一段记忆。

  繁华绽开处是心中四年来曾经的想象,可好像又不是,然而陌生携带着新鲜感,刺激着活跃的神经,什么都可以不顾,因为正是年少轻狂之时。

  这里叫做金陵。

  时间已近中午,清羽有些肚子饿,便来到了一家客栈前,上书“坠露客栈”四个大字,缀上一句玲珑的小诗:最是小酌独有味。

  繁华似锦之地欲追求这样一种恬淡的境界,孰不知却有仙阁之人拥着一颗蠢蠢欲动之心赶往尘世。

  清羽走了进去,“小二,来一壶烧酒,一盘花生,一碗碎牛肉。”虽然很想大吃一顿,好好尝尝世间的美味,奈何身上盘缠有限,晚上还要住店,刚出来还是一切有打算的好,要寻山珍海味,以后有的是机会。

  “好嘞。”

  “这些是多少钱?”清羽很谨慎的问道,深怕钱用得太快。

  “客官,我们这店可是金陵数一数二的名店,您放心大胆的先吃着,我们的规矩是吃完了再结账,这样中间还能继续添菜!”

  清羽即刻听到旁边一桌人的轻声议论:“一看就是个土鳖,哪有一上来就急着结账的,这越是有钱的人哪,就越是不紧不慢在走之前排出钱来,越是穷鬼就越是急着付钱,深怕自己付不起。”

  “付不起就别来这种地方咯!”

  “金陵的物价不是贵了一天两天了,他也难怪,看着从外地来的,没见过世面。”

  这一桌三个人一唱一和,像是唱戏一样,清羽只当没听见,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普通的布衣,是挺寒酸的,随便只是泛过一丝笑意,管他呢,他们爱怎说怎说。

  正等着上菜之际,清羽环顾客栈四周,皆是锦衣罗裙之人,果然自己成了一个异数。正懊恼自己走错了地方,忽瞥见左前方的一个男子正低着头惬意的喝着酒,桌上摆着一把剑,莫非也是剑客,都是行走江湖之人,顿生亲切之感,不免多看了几眼。

  可同为侠客,人家一袭材质柔滑的白衣,外面套着轻薄的天蓝色短衫,一看就和自己不是一路人。

  他抬起头来,朝窗外望去,眼神给人淡漠之感。清羽这才算是看清了他的相貌,虽是侧脸,但光华难掩。不仅没有对不起他的那身衣服,反而比那身衣服还要出众,或者说,那身衣服称得他越发神采奕奕。

  清羽不禁想到桃花源里那片竹林,竹林君子,这真是最贴切不过的比喻了,没错,倘若真的有化身成林的竹林君子这方神仙,那样子应该就是这样吧!

  诗经里有看到这么一段话: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看那弯弯的淇水岸边,是直直的翠竹林,那位光华灿烂的君子,他修养自己的德行就像用刀子切磋骨器一般,又像细心的琢磨玉器一样。多么鲜活多么雅娴啊,威仪多么显著焕发啊!光华灿烂的君子,真令人难以忘怀。)

  回想之前在桃花源的时候,总是幻想那片竹林是由一位叫“竹林君子”的神仙化身而成的。每每进入竹林,心中总有一分敬意,一份亲切——如今可以算是见着了他一面了,不管他到底是不是“如切如磋”的,光看着他这几眼,也使清羽心情一下子开朗了起来。

  唔,美的东西看起来总是赏心悦目的,这可真是万古不变的道理啊!

  “客官,菜来了,您慢慢用!”小二一声叫唤,清羽才从竹林君子的幻想之中抽身出来。

  酒的醇香配上花生牛肉,清羽又瞬间沉浸在美食之中,慢慢吃,回味啊。

  这时一个富家公子走进了客栈,他身后还跟了两个男仆,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像是一阵风吹了进来,客栈老板赶忙停下手里算账的活,用一脸堆叠着的笑意迎了上去,非常客气的说:“公子,您来了•••小二,好好招待•••啊,公子,不知您还记得您上次还欠小店好几十两银子呢•••哦,绝不是担心您•••只是小店也养着这么多人•••”

  话还未说完,已被截断。

  “怎么,你还怕我欠你银子吗,我是什么身份,长安的客栈我吃腻了,才来金陵尝尝鲜,你还怕我还不起你这么点钱!”那公子摆弄着他的腰间的玉带回答道。

  “不,不,不是这意思,我怎敢啊,只是小店最近周转不灵,那下面的人也要吃饭•••”话又没说完,他的衣领已经被那其中一个男仆揪住了:“你真他妈的活腻了是吧,敢跟我家公子要账!”

  这一幕,当然是聚集了此时店内所有的眼睛,只不过有些是惊恐,有些是惊喜。

  坐在一旁的“竹林君子”拿起了桌上的剑,紧握在手中,他正踟蹰,欲静观变化之时,一弯水流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过客栈上空,一道奇异的弧线,众人皆不知发生了什么,直到水花溅地,同时伴着那两个仆人的一声尖叫,众人方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那位公子的手霎时松了开来,可客栈老板的脸色却反而吓白了。

  时间略顿了一会,终于又到了有声的阶段:“哪来的小白脸,敢管老子的闲事!”

  那两个仆人赶忙献上自己的衣服帮着那公子的脸上一阵乱抹,真是风态尽失,憨态尽现。于店内的其他人来说真不愧是花钱也看不到的一场精彩好戏,可于清羽来说,那真是众目睽睽,万般讶然里虽夹着一丝敬意,可全被那公子的一个凶狠目光给压了下去。

  那握剑的男子本欲拔剑,没想到却发生了这么一幕,有人替他出手了。

  而且此人年纪和自己差不多,武功却甚高,头未转,背对着,却能准确辨别方向,不偏不倚,那一杯酒全撒在了那个纨绔子弟的脸上,此时那人依然端坐着,丝毫没有任何紧张和恐慌,正襟危坐的姿势里透着一股全然不在意的洒脱。

  虽是缟衣素服,衣料里还夹着不纯净的淡灰色,腰间只用了一根普通的暗绿色布条束着,怎么看也像是一个寻常老百姓,可是那张脸却是清扬温润,加之他的义气之举,不免对此人产生别样的关注,且看他怎样应对。兀自拿起一杯酒沉默的喝着,眼睛却和店里的所有人一样望着那个方向。

  庄御曾告诫清羽不要轻易和别人过招,冷静从事。清羽觉得这次不算是违反了师父的嘱咐,毕竟是那个公子太过分了,此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不是一个侠客该做的事吗?虽然看到众人惊愕无比的唏嘘声,意识到自己可能得罪了明智之人都不会得罪的权贵,不过有自己的武功打底子,有什么好怕的!

  清羽第一次觉得四年来学的武功好像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了,师父难怪会传授我武功,想也是高处不胜寒,空有绝世武功却无人对弈,真乃憾哉!

  清羽虽然正襟危坐丝毫不动,那个吃亏的人却不可能愣在原地不动,清羽还未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揪住了清羽的衣服,一个攥紧的拳头眼看着就要挥过来,众人静静等待一场血腥的画面铺开,只有“竹林君子”知道这一切不会发生,那个少年绝不只是什么胆大包天的小老百姓。

  果然,清羽不慌不慢的伸出了右手,将那个拳头握在掌心,虽然那只手显然比他小的多,不过却让那个拳头没办法再下行,只是悬在空中,只听得那公子“哇”的惨叫一声,左腿瞬间软了下来,手抚着腿,眼中怒意转为被欺的无辜之意。

  清羽的脚正是踢在了那人左腿的关节处,看见自己轻易得胜,满声狡黠的说道:“我只是倒了一口酒而已,谁知公子这么倒霉!这可真不是我的错啊。”

  众人哑然,继而大笑了起来。

  手下的两个仆役见自家公子被一个黄毛小子欺侮成这样,虽有惧意,然均朝清羽扑了上去,清羽左躲右闪,并未拔剑,只用剑柄自护,那两个人已经自己弄伤了自己了。

  站在一旁弯腰舒着大腿的公子见是这样的情景,自知今天不是硬碰硬的时候,一头灰头土脸,丢尽面子的窘样,留下一句:“算你狠!”,正欲踏出客栈门。

  清羽赶紧拦住,转瞬已到了那人的前方,一只脚踏在门槛上,两只手呈交叉状握着剑,说道:“公子忘了刚才客栈老板的话了吗?”,便空出一只手放到那人面前。

  那人做了个眼色,一个仆人便胡乱掏出了几十两银子,清羽也不知道到底是欠了多少两,还是多要点好,那只手仍旧放在那儿。

  “全给他!”那人大吼一声,但却是朝着清羽怒目而视,于是自己手上又多了十两银子。

  看着那群人搀扶着离去的样子,清羽忍不住笑着加了一句:“多•••有•••得•••罪,万•••望•••海•••涵!”

  清羽将钱交还给客栈老板,老板一脸感激,手抖抖的接了那几十两银子,好像还未从惊吓中缓过来,“小兄弟,你要住店吗•••这样,你住店的费用小店全包了,一定给你最好的房间!”客栈老板见那少年给了他多出二十两的银子,心中又满是感激之意,不如做件好事。

  清羽没想到客栈老板如此慷慨,大概这就是做了好事的回报吧,也不推却:“那就多谢老板美意了!”

  转头看客栈里吃饭的人,全都盯着自己看,满是敬意,心中不觉飘飘然。也有人向他拱手致意,清羽微笑而对,继续坐下吃酒。

  心中正因为刚才的事而自我欣赏陶醉中,忽有人经过他的身旁,“小兄弟,提个醒,你要当心那个恶霸不会轻易放过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静夜说:

  男主出场,加上神秘人物一号: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