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林下之风(2)

  之后的每天清晨,庄御便带着清羽去旁边的竹林练剑,这套剑法以灵动著称,入门之后便没有固定的招式了,必须物我合一,才能领略个中精髓,招式随心而发,因而变化多端,一时让人无法抓住其弱点。

  }◇看O_正1版章$节上酷7R匠gV网

  “练剑之人一旦心有旁骛,就会暴露弱点,容易受伤,切记。”

  “此外,练剑达到一定水平,就可站于水上,只要没有杂念,就不会下落水中,最高境界便是运剑如叶,重量全无•••”

  庄御在一切开始之前先讲了这些要诀,因为抓住了剑法的核心,虽则并不明了个中意味,但在以后的练习过程中迟早能逐一参透,而不至于走弯路,走火入魔。好比目标和方法已然确定,剩下的就是如何朝着目标走完全程的事了,那需要的便是恒心和悟性了。

  清羽仔细听着师父的这一长串解释,像听天书一样,没有固定招式还叫什么剑法呢,法门何在?一把剑再怎么轻也不可能和叶子的重量相等啊,最可笑的是人怎么能立于水上呢,除非他踏着一块巨厚的木板,那也不容易啊。而这一切要想知道真假,倒是简单的很,只消开口一问便知。

  “师父可能飘于水上,运剑如叶?”

  “飘于水上尚可,运剑如叶从未达到,我的父亲也未达到•••”庄御说着便走向竹林当中的荷花池,这荷花池正是村里人打水的地方,竹林本就很大,这荷花池地处竹林中央,占了约莫五分之一的地方,可见是大的很。

  池水清澈见底,只是现在正值隆冬时节,荷花早已枯败,不然仲夏之际,满目竹林郁郁葱葱,翠色欲滴,中间又有白色、粉色莲花盛放,竹林又能遮挡住炎热的太阳光,投下一片阴凉,这里便宛若仙境了。不过此时,池面上只零星飘着几片枯黄的竹叶罢了。

  庄御的脚步慢慢靠近池水,清羽的心也揪紧了,当然不是因为怀疑师父究竟行不行,而是期待一场精妙绝伦的表演而已。

  庄御的双脚清点池水,飞到了池水中心,他轻功了得,这种事情对他而言丝毫没有任何难度,一袭白衣,飘逸极了,看的清羽目瞪口呆。

  庄御在池中站定之后,双眼微闭,两手握于身后,一副淡然悠远的样子。清羽此时觉得,庄御不愧是庄子的后代,不,他甚至比那庄子还要了得,庄子最多只是心遨游,师父却能做到身心俱逍遥。“列子御风而行”不过也是这般感觉吧!

  清羽的悟性很高,四年之后她便领悟了大部分要诀,能够在荷花池上站立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当然她也亲见了竹林里四季的变幻,见到了夏日荷花池那醉人的颜色,见到了竹叶黄绿之间的微妙变化,听到了榕树上天牛叫声的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

  这些东西像是不断在变,可给人一种从未改变过的幻觉。如果四季不是四个部分,而是一个整体的话,它何尝在改变呢?改变的只是匆匆的岁月所带来的,嵌在这竹林间一份抓不住、看不清的苍白罢了。

  真正不变的也有,好比师母每天晚上给师父泡的的一杯碧螺春,好比师父隐在眉宇间的那份关怀,好比姚婆婆和哥哥看望她的固定的时间。

  四年过的惬意非常,她还向师父学了古琴,一曲《雨碎江南》,感人至深。庄御房间里的古籍她能看的都看过了,只是大部分都看不懂,譬如《周易》、《南华经》之类的,清羽对这类书不怎么感兴趣,是因为实在没事可做,才勉强翻看的,谁让师父不允自己跑下坡去找小风哥哥玩呢,除非自己学成全部武功。

  但是大人论机敏又怎么比得过小孩呢,只要一逮到机会,清羽和小风就去找源内的小孩疯玩了,但这毕竟有风险,料不准庄御何时会来竹林里检查清羽的武功练得怎样,那就只能让小风多多受累了。

  今日清羽一人在竹林练了会剑,又在水上站了半个小时,实在觉得无聊,这么大好的一片竹林,这大热天的,还要练剑,真是糟蹋了竹林君子的一番美意。

  师父在这种天里,估计也是懒得出屋门,便将心水剑扔到一旁,兀自躺在了荷花池边,头枕在自己交叉的手上,双目仰望着竹林上方那竹叶间隙里透出的一抹蓝色,心也像是飞上了云端一样,嘴里不自觉的便哼起歌来,只是并没有歌词。

  “咧—咧—咧”,每一个音符里都透射着生命的活力,它不是具体的词所能表达清楚的,身处无语之境,废词失调才是真实生命的展示,才是心灵无拘束的驰骋。

  忽然,天牛“舅舅,舅舅”的异样叫声响了起来,打破了清羽的畅想,歌声戛然而止。

  “知道是你,别装模作样了!”

  只见坡沿竹林外的杂草丛里窸窸窣窣的一阵响动,小风身上沾着杂草叶子爬了出来。

  “不像吗?”

  “哥哥•••一点都不像,天牛才不是这么叫的呢!”

  “不过你的歌,真好听!”小风并不生气,反而称赞清羽。

  “你躲在那里很久了吧•••你每次都这样,来就来吧,到了还要躲在那边偷看一会儿才进来,真搞不懂你,那草丛里舒服的很吗,你恋恋不舍的,不愿出来?!”清羽佯装嗔怒的数落道。

  “才不是咧•••”小风欲言又止。

  小风看到清羽头枕在手上,一条腿伸直,一条腿则蜷着,总算找到了她的一个把柄,可以狠狠回敬她一番了:“你不看看你自己,躺的一点都不淑女,毫无风范可言!明明当年来的时候还是彬彬有礼的,现在是什么形象也不顾了!”

  “别扯开话题,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小风也躺了下来,并未做声,也呆呆看着竹林上空。隔了许久,小风的声音才又荡漾在竹林间:“清羽,你真的要走吗?”

  清羽听出那竹林的风声里挟着一丝湿润,滴在自己的心上,引来一阵无言的疼痛,一份莫名的不舍,还有那湿润荡开而去的无数歉疚。

  自己终究是不属于桃花源的人,终有一天是要离去的,没有太多悲伤,这是桃花源里人所固有的豁达,虽然这意味着永诀。

  桃花阵法守护着这个古老的村落。

  清羽的一声允诺,从此将“桃花源”这三个字封存。

  对于庄御来说,一切重归于零,然而又不是零,他之所以教清羽武功,并不图什么特定的目的,一切只是缘分罢了。

  对于桃花源人来说,和之前误闯进入的人不一样,他们已经把清羽当成是这桃花源中的人,对于小风来说,这是他的妹妹,是一段在岁月光华里不会褪色的记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静夜 说:

  清羽的"哥哥"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