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这个世界有永恒吗,那究竟是什么?)

  仪式毕,庄御带清羽去了内室,那内室和庄御的卧室用一幅画暗连着,清羽跟在师父身后,眼睛略扫了扫师父的卧室,果然格调高雅,和他的身貌很是相配。

  雪光盈盈透过窗棂充斥在卧室的木桌上,上面轻摊着一本薄薄的古书,书页已经泛黄,但是丝毫没有褶皱,明明是旧的,可是看起来比新的看上去还要令人舒服。

  书旁一只透明的玻璃花瓶盛着新鲜的腊梅花,在外面雪光的映衬下,比画里的美人还要华丽矜贵,清羽看到这些,几欲心醉神驰,心中默默赞叹。

  转眼庄御已将画取开,双手使劲一推,那门便笨重地移开了,几缕灰尘落了下来,可见这里不是经常出入,光线也暗了许多。

  那里除了有一把剑放在中央,其它空无一物。那剑看起来也不是凡物,清羽对剑之类的武器不是很懂。可是从师父看来,他每一处都不像一个凡人,这剑想必也应该是不同寻常的好剑吧!这剑是古铜色的,周身镌着一些图腾的纹理,虽看起来小巧轻便,但那精细的图腾和那深沉的色泽却让它看起来不失气势。

  “你试试看,把它取下来。”

  清羽伸手去拿,微出剑鞘之时一阵寒气袭来,然而正值隆冬,天气本就凛冽,清羽并未发觉什么异常。只是快抽离剑鞘之时,她不由得伸出另一只手来帮忙了。清羽的力气不算小,然而还是觉得十分的重,和它看起来的样子完全不符合。

  “一只手拿。”庄御的声音严厉异常,清羽心中一颤,只得遵命,半个字也不敢说出口。

  清羽用尽全力一只手握紧它,脸上竟已渗出汗来,手也抖了起来。

  “放下吧!”

  ◎u酷m;匠/》网fO首C发

  清羽如释重负,长吁一口气,心里暗自埋怨道:这什么破剑啊,还以为是什么轻巧灵动的好剑,没想到竟是这般重,这跟拿着把斧头有什么区别,莫不是要拿着你去砍树吧!

  庄御伸手从清羽手中拿起剑来,和拿普通的剑并无差别,轻松自然,清羽又一脸惊奇,怎么师父拿的这么轻松,他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大力士啊?只见庄御在剑刃上轻轻一抚,若有所思道:“这把剑叫心水剑,是祖先传下的,因为阴寒,所以男子不适用,但确实•••是•••‘独一无二’的好剑啊!”

  “只有经日积月累才能运用自如,那时它的重量将变得和竹叶一样轻,那便是登堂入室之境界。”清羽听师父这么一说,再不敢看轻这把剑了,且不说是师父的祖先流传下来的,听师父的语气也知道师父对于不能用这把剑是多么遗憾呐。

  庄御望向窗外,雪已经积了起来,这正是自己所希望的,这日子挑的果然不差,便转头对清羽说:“要想练此剑,你今天晚上去外面跪一夜方可。”

  “什么?”清羽愕然。

  “你不是什么苦都能受吗,这剑是阴寒之物,必须经得住寒气才能驾驭它。”

  清羽朝窗外望去,今晨刚下的雪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反而是越下越大之势,想想就寒意袭来,这可怎么是好,又不能拒绝,师父能要她就不错了,她好不容易才有这次机会,可•••难道真的要•••

  眼前忽瞥到那一抹木桌上的红色,心中一团火悄然燃起,鬼使神差般坚定有力地回了一声:“是,师父!”

  入夜后,清羽如约跪在了屋外的大水缸旁,起初只是有点寒意,膝盖和腿沁凉沁凉的,但一个小时后,便渐渐撑不住了,雪虽然比白天要小了一点,可她还是已经被雪花覆盖,头发都变成了银白色,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水缸中的水早就结起了冰。

  她感觉自己快要倒下去了,身体发麻,四肢都没什么知觉了,头也晕的很,可心里却很明白师父是什么人,这不过是师父对她的一个考验罢了。

  性命自然无忧,磨练的是意志,他现在必然在监督着她,一旦她放弃,没有通过考验,她就无法学那深深吸引她的武功了。

  她咬紧了牙,无论如何也要撑下去才行,临阵逃脱岂不亏大发了,之前的一个多小时也岂不是白跪了?

  她为了支撑住自己,把心水剑插入积雪中,用手握着剑柄,背轻倚在那水缸上,苦苦坚持着。

  “这是不是有些太严苛了?”庄御正在灯光下翻阅古籍,一缕青雾挟着恬淡而熟悉的清香飘然而来,庄御眼眸往右一转,一杯滚烫的碧螺春已出现在桌角,殷鱼正微笑的看着他。

  “你认为呢?”庄御端起茶杯暖了暖手,向妻子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

  殷鱼顿了一会,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自以为是甚了解你的,可是这次你实在做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你怎么会同意让一个来路不明的源外之人留下来呢?而且我最不能理解的是,明明知道将来她要离开桃花源的,你居然还要将自己的武功倾囊相授,连你最心爱的心水剑都拿了出来?可你若是这么爱惜着孩子,为什么现在反倒让她受这样的苦呢?”

  庄御看殷鱼一脸迷茫和责怪他不说清楚的嗔怒样子,倒是觉得自己无意竟挑逗了妻子一番,让她的好奇心饱受煎熬,不由得有自得和满足之意,心中只觉有趣,故意不正面回答殷鱼的逼问。

  “你不是不知道,要练心水剑,自身不经历足够的寒气,将来练剑时就会被心水剑的寒气所伤,这是她必经的一个阶段,怪不得我严苛呐!至于我为什么要留下她,又为什么要交她武功,这件事我自己也说不清,你以后自然就会明白的。”

  殷鱼见庄御丝毫没有要告诉她真相的意思,也不想勉强什么,心中赌气,一身不吭兀自往床上躺着假寐去了,口中轻声嘟哝道:“有本事你一辈子也别告诉我!”虽是准备假寐的,可心中知道庄御为人的分寸,是不会让清羽有什么意外的,并无担心,闭着眼睛便很快入睡了,任由庄御爱坐到几时坐到几时去!

  清羽开始迷迷糊糊的睡了起来,等到她疼痛的惊醒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她发现雪地上淬染着斑斑血迹,原来是自己睡着时手不经意在剑刃上划出了一道口子,但奇怪的是剑刃上竟然看不到血迹,只留手上的一道印子,殷红殷红的。她的身体有些发麻,但意识却非常清醒,觉也睡得和平时并无多大区别,不过是略冷了些,醒来之后人倒很有精神。

  不过心中很是埋怨师父的无情,本以为他过几个时辰就会出来让自己回屋去的,早晨醒来自己该是躺在床上才是,可没想到一夜过去了,自己非但还留在屋外,师父也并未出来看看自己,心中感觉比清晨雪化时的温度还要低,一阵灰暗,师父毕竟是没有婆婆对我好。

  正黯然伤心之时,庄御的身影已经落在眼前,她抬起头来,看见庄御一脸不同往日的笑意,目光柔和,丝毫没有严厉之意,心中不悦已去了大半。

  有时候,一个温柔的笑意往往可以弥补和改变很多。

  庄御一夜都坐在木桌前,看书倦了便微闭双眼养神,但始终没有定神入睡过,一旦清醒,就揭开窗纱朝外望去,心中便安定了不少。他最怕看到的是清羽落荒逃回姚婆婆家的场景,那自己简直是输的一败涂地,见不得人了,尤其是殷鱼。

  这是他和自己打的一个赌,这个赌注从留下那个女孩的那一刻便押了下去,不过还好,自己的第一步并没有输。他暗自惊叹这个十几岁小姑娘的忍耐力,自己的眼光果然还是可以的,因为欣喜,所以昨夜的疲累都一扫而空了,眼中满是如鱼得水的惬意,自然少了之前因害怕担心而表现出的严厉之色,当然他自己并不自觉。

  “起来吧,你已经通过了第一个难关。”

  清羽正欲站起来,但双腿因昨夜跪了几个时辰而发麻,一用力,牵动神经,一股痛意袭来。“师父,我站不起来!”

  “知道你为什么能通过吗,因为心水剑帮了你,否则你早就已经在鬼门关了,一旦心水剑感应到用剑人的诚意,便会帮助她渡过难关。现在你也可以凭借它站起来了。”

  清羽不大明白师父的意思,但还是尝试着站起来,她握住剑,靠着那心水剑的支撑,用尽全力,果真站了起来,而且似乎没有那么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