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师傅,这么晚还练剑,吃过晚饭没?”婆婆朝竹林里喊了一声。庄师傅停了下来,一只手微拭额上的汗水,走出竹林:“吃过了。”

  “殷妹妹呢,怎么没见她人?”

  “她近来身体不是很好,早早就上床休息了。”庄御一身白色轻衣,眉宇之间丝毫看不出来是不惑之年的人,反而好像如他所舞的剑一般充满活力和灵动之气,一袭白衣衬得他皮肤如雪般光洁,说话的声音也有如空谷般深沉浑厚。这时他望见了清羽,心里一惊,严肃的说:“这是谁?”

  姚婆婆并没有窥见庄师傅的警慌,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庄师傅一语不发,表情凝重,姚婆婆这才意识到庄师傅的担忧,便赶忙说:“她已经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我想着让她现在出去,她找不到父母,一定活不下去的。”

  清羽抬头望着庄御,她被刚才那竹林里的舞剑之景感染了,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简直就像仙人一般,也许他就是个仙人也未可知,这桃花源莫不就是天上的一处仙境,清羽越想越迷糊,不知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一双眼睛只是盯着他看,却不发一语。庄御心中正迟疑不定,忽而低头望见清羽的一双眸子,心中起了波澜,有种说不清的感觉,自己内心生出一个念想:这倒是个可造之材。

  一个人的模样可以掩盖她的内心,可是那个人的眼睛却能不经意展流露出她内心的真实状态。

  姚婆婆见庄御迟迟不说话,心中不免担心道:难道这事要黄了,可是我都答应这小姑娘了,若最后没能让她留下来,岂不太对不起这姑娘了,自己的脸又往哪儿搁呢?

  于是,使出浑身解数,极度渲染清羽的可怜身世,又畅想了清羽孤身一人出桃花源后的悲惨境地,甚至还想到了许多种清羽的凄惨死法。庄御耳边虽传来姚婆婆不绝的嗡嗡声,却一句都没在意听,心中另有一番盘算。

  桃花源先祖留下的遗训:决不可让源外之人进入桃花源里来,这一条倒是早就破了,自先秦以来,桃花源虽处风水宝地,外面又有数千株桃花阵法重重掩护,然而时间过了这么久,总有那么四五个人机缘所致,误入了进来,可是都是一番逗留了之后就送他们出去了,此后就算他们一路桃花树上做好标记,想再进来确是绝无可能了。

  因为这桃花阵法是没有一刻停止变化的,只是那些凡人察觉不到而已,这才确保了桃花源数千年来不受外界叨扰的平静生活。

  可此次却是要将这女孩留在桃花源内,从未有过先例。庄御本该断然拒绝,可是不知道这次为什么,自己却极想把她留下来。这大概就是人们对从未尝试过的事而生出的一种蠢蠢欲动之心吧。

  姚婆婆见庄御眉头紧锁,心中正觉得了无希望:“庄师傅,难道真的不能考虑看看吗?”却没料到庄御斩钉截铁的回答道:“不必考虑了。”

  姚婆婆霎时想钻到地下去。

  “她可以留下来!”

  姚婆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结果和自己所想的完全不同,可见这世间的事都是没有一个定数的,估计是自己刚才说的口都发渴的功劳吧,不觉心中一片欢愉。

  清羽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庄御只当她是怕生,却不曾想到在清羽的脑海里只留下了那幅竹林舞剑图。

  庄御同意清羽住在姚家,并查看了清羽的伤势,“是撞击到了尖物,部分记忆一时半会儿无法恢复,要慢慢记起,不用担心。”庄御觉得这样也是极好的,想不起源外之事,便可以将桃花源作为一个真正的起点了。

  庄御没有料到,刚把清羽头上的伤上完药后,这个一语不发的小女孩竟然开口了,而且一开口就是这样的话。

  “庄师傅,清羽可以学你的武功吗?”虽然庄御本就打算要传授她武功,可万没有想到她会自己提出来,当然一旁的姚婆婆也惊得目瞪口呆。

  庄御假意婉拒道:“这里的村民是不准学武功的,而且学武功是要吃大苦的。”

  清羽急着说道:“我方才看庄师傅的剑法,出神入化,我真是膜拜之至•••何况•••学了武功之后,我寻起亲人来也更方便。”庄御听到前半句话,身心倍感舒畅,可是后半句话却使他的这份感觉一扫而空,面露难色。他沉思了一会儿说:“过些时候再看吧。”

  清羽不好再多说什么,便和姚婆婆回家去了。

  清羽的高级闺秀陶养随着记忆的远去而远去,她变得更活泼且不拘小节,姚婆婆和小风都很喜欢她。

  小风带着清羽结识了不少源内的小伙伴,他们一起玩捉迷藏,放风筝,清羽和小风玩的最熟,因为毕竟是一家人了。

  小风在夏天的时候带着清羽去田野的大树上捉天牛,天牛的声音像叫着“舅舅,舅舅”一样,两人为此笑了好半天,小风用细线绑住了天牛的腿,将它养在房间里,两个人就这样听了一个月的“舅舅”叫声。

  刨蚁洞也是小风常常带清羽去玩的乐事之一,小风煞有经验的说道:“大的蚁洞都是在这种枯枯的树洞里的,别看这树好像已经死了,里面一定寄居着一个很大的蚁洞,你看那树根多粗啊。”果然小风很快刨出了隐藏着的蚁洞。

  小风无比兴奋的对清羽说道:“你看那个最大的就是蚁后,唔,它可轻松啦,什么事都不用干•••”语气里带着些许的自豪。那个时候,清羽觉得哥哥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因为他懂得要比自己多多了!

  转眼间到了冬天,天气变得凛冽起来。桃花源人是习惯串门的,庄御在一天傍晚来姚家串门之际,清羽忍不住再次提起学武之事。虽然时间隔了很久,清羽却始终把学武之事放在了心上。

  “想学就暂时住到我家吧,如果吃不了苦可就不能怪我了。”

  清羽听到后,一双眼睛笑的像月牙儿一样,信誓旦旦的说绝不会半途而废。

  第二天,桃花源飘起雪来,清羽别了婆婆和哥哥,走到了庄御家。具祭礼,正式拜师,跪下认庄御为师父,殷鱼为师母。

  看Ax正版章n节|上VD酷匠!b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静夜说:

  桃花源中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