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的桃花开得漫天的粉色,远远望去,朦朦胧胧,水汽氤氲,好像一直延伸到世界的尽头,这样灼灼其华,再普通的人也会勾起心里的一种悸动,一份潮涌,一点诗意。来这里的人一日比一日多起来了,文人墨客,街井市民,都是有的。只是为了欣赏桃花吗?

  几年之前这里还是一阵落寞的,只是因为如今多了那样一个传说而已。那个传说究竟是如何流传出去的,阿绰也没能弄清楚,不过是越传离真实越远了。

  阿绰坐在旧木船的船头上,夕阳把江面染得如血般红透,粼粼的波光混着夕阳的柔华一同照在她的身上,真暖和啊。

  傍晚了,人都散了,阿绰空闲起来,刚把鹅赶上岸,把青草剪好,鹅们满意的嚼着青草,现在轮到她休息了。她将鞋子脱去,挽起裙角,心里忽然一阵激动,想起自己以前那件湖绿色的轻纱裙,裙摆层层铺叠,裙角处用细线绣着一只只绿色的蝴蝶,站在桃花丛里,真是明亮的色调。

  只是想想罢了,眼前这身青布鱼裙,江南江北,依水而住的年轻姑娘都有这样一条裙子,它使她心里踏实平静。

  双脚荡入沁凉的江水里,银色的光撒布在她的脚上,她轻捣水面,看见水淌过脚踝,觉得心也被濯净了。

  两年了,其实心灵早就愈合了,能不愈合吗?人是要往前走下去的,命运这个东西,想想也不过如此。它能捉弄你,可是能怎么捉弄你呢,最坏的结果无非是让你离开这个世界,除此以外,它还能怎么左右你的人生呢?如果连最坏的结果也能接受的话,命运便成了一个好朋友。

  阿绰最近的思念变得很深,也许是因为春天桃花复又绚烂的缘故吧,她时常想到的是活着的人,她想着他究竟过得怎么样?

  她常梦见他在蜀山上的竹林里等她,像她伸出一只手,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轻轻告诉她:“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那时候,她一定愿意握住那只手,她也想给他快乐。

  但那只是个梦,不可能是真的。有时候,她也会有一点后悔,当时为什么她把自己和他的人生交给了缘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而他,没有拒绝,但一瞬,她觉得已选择的便是最好的,当时的情境还有更好的选择吗,在自己的性格之下?

  思念是甜的,这才是真正的思念。

  对岸的桃花果然开得更繁茂,果真是因为与世隔绝、依山傍水的缘故吗?(江岸两面均有桃花林,对岸的桃林后面是座座环绕的高山,因此要想看对岸的桃花,要乘船度过江去,别无它路。)

  看着对岸的桃花虽然相隔遥远,却仿佛能嗅到桃花的清香,那清香带着暖意。因为颜色而感知到清香,唯一的途径便是通过心了。

  酷匠Jd网首发+

  阿绰将脚提了上来,湿漉漉的水滴在船头,她用手指蘸了蘸脚上的水珠,在船头开始无聊的画了起来,直到一只暗黄色的小脚猛的出现在她眼前,无声无息,她一惊,果然是一身雪白的羽毛。

  “喂,你怎么过来啦,吃饱了就来找我啊,我都还没吃呢!”她嘴里是责怪的语气,心里却一阵欣喜,手指抚过它的羽毛,滑而软。

  “你晓不晓得,你踩烂了我写的字,我写的这样认真•••”

  她低头一看,鹅掌旁边是个•••“云”,另半个字,她将鹅抱起来,已经踩烂了,她眼中忽的蓄满了水,唇边却绽出如含苞桃花一样淡然的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静夜说:

倒叙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