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练习天九阴阳决过后,我和京巴商量一起去一趟峨眉山,因为我私自将天九阴阳决传授给了京巴,我虽然是天九阴阳一派的预备掌门人,但是一些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和消燃道人他们商量的,而且去峨眉山的原因还有另外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太上老君说的那本天九子没有留下来的天九神功,以及需要找一些特殊的药材来让消燃道人炼制一副可保百年的身体,毕竟当时给京巴临时炼制的身体只能保证一年的时间,一旦时间一到,京巴还没有合适的身体的时候,那么他还是会和当时我看到他的那样,灵魂随时会消散,而且因为有了身体的缘故,京巴目前还是可以再阳光下行走,一旦时间越久,他的灵魂会渐渐的感觉到慢慢的消失。

  我给比特打了电话,说能不能给我点资金?因为我现在并没有生活来源,而比特曾经也说过,国家每个月会给我补助,可是在上峨眉山的两年里,我并没有和外界有任何的沟通,哪怕就算是每个月补助我两千块钱的话,我两年的补助就有四万八千多块钱,而这四万八千多块钱就已经足够我和京巴两个人的开销到峨眉山了,给比特打电话的时候,是他身边的守卫替他接的电话,我没有细说,报上了身份后就告诉守卫员等比特回来一定要给我打一个电话。

  由于现在没有资金的补助,还不能去峨眉山,而京巴他说:我现在还有私房钱两万多,而大队长也对我说过补助的事情,由于我现在还活着的这件事情,不能有太多的人知道,所以铁公鸡告诉我说,我也会有补助,并且给我了一个一星以下的调动指挥权交给我,并且希望我当你的你的助手,并且一旦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就会联系我,然后去解决,解决之后还会有相应的报酬,所以,现在咱们是属于地下的工作者,表面上是道士,实际上是跟清理工的工作是一样的。我点了点头说: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咱们现在还是和无业游民一样的,因为道士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只有少数的人会相信,而且现在没有什么办法来接生意赚点外快的话,我们根本就无法生存,现在什么东西都是用钱来买的,所以咱们需要想个办法来挣外快,这样也有移动资金。

  我和京巴商量了很久,也没有商量出什么赚钱之路,京巴提议说等着也是等着,倒不如上外面转转,看看外面的人都在做什么。我同意京巴的想法,所以和京巴的妈妈杨秀娟说了一声问她有什么要买的,好让我们一起带回来,原本杨秀娟对我没有多少好感的,但是直到昨天京巴和她说了怎么救他,让京巴复活的事情,杨秀娟听京巴说的我跟神仙似的,所以对我的好感度以每秒百公里的速度增加,并拜托我帮她看看家里的风水格局,我委婉的拒绝:伯母,不是我小气不给看,而是我师父只是传授给我一些招魂和驱鬼的道术,而风水,测字,看相这一类的并没有传授给我,对于风水我也只是七窍通了六窍而已,真的是很不好意思。杨秀娟听我不会风水秘术,也只好说等我学会了风水这道术后一定要给她家看看风水。我笑了笑:你放心吧伯母,等我学会了风水秘术后第一个就上你家看风水。

  我和京巴离开了公寓后,京巴就说要带我看看这里的建筑物和风景,活海市虽然人口不多,但是规划的非常好,这里经常可以在路边看到一些外国人来这里旅游,但是他们来到这里后,基本上有很多人都被敲诈,因为中国人对这些外国人没有什么好感,甚至防小偷似的防着外国人。

  不多久,我和京巴来到了一座名叫天华棋社的国棋馆,这里的人非常多,建筑也很宏伟,但是当我看到这座天华棋馆的整体时,总是感觉很别扭,哪里别扭却说不上来,只好压在心里,等到峨眉山后向法外道人请教。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在我和京巴的身后传来一声声的惨叫,我转过头去发现在马路中央有一个身穿护士装,满身是血,的倒在了一辆卡车的前面,我仔细一看,那是个女人,只是蓬头散发的模样,挡住了脸,不知道长成什么样子,我拍了拍身边的京巴,示意他看后面那护士,京巴也回过了头看向护士,一脸的疑惑:藏獒,你让我看什么?我听到他的问话,这才意识到,虽然金丹给他一双阴阳眼,但是当时的他是灵魂状态,当时给他这副身体的时候,很不合适,因为他的眼睛是阴阳眼,但是身体却不是,所以不给他开眼的情况下,除非是一些鬼魂特意的让京巴看见,京巴才能看到。我从随身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用朱砂画满符文的符纸贴在了他的太阳穴,然后又问他:你看到了么?

  看到护士的京巴,已经目瞪口呆,结结巴巴的问我:藏藏藏獒啊,你你说你说的是在马路中央躺着的那护士大姐?听到京巴的问话我点了点头:是的,那个护士是一只死识鬼,京巴第一次听到这个陌生的词:死识鬼?为什么要叫这名字?它属于什么级别的?我组织了一下语言对京巴解释说:其实死识鬼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死识鬼的由来还是由我师傅的师父“花天道人”传下来的。听我师傅说,这死识鬼不分等级,只有一种,这是人在死了之后意识产生的死亡现象,而这种意识只会重复这个人在死之前的动作,换句话说就是。人死后身体入土,灵魂被黑白无常带到地府交予阎罗王,而一些在生前罪大恶极。或者有未了心愿的时候,就会躲避黑白无常的抓捕,躲到阴气极重的地方修炼吸收阴气,让自己的灵魂得到补充,而死识鬼就是这种意识套住了灵魂,魂魄无法被黑白无常带走,只能任由意识的操控,不知道的是,花天道人是如何收服这种鬼魂的,因为法外道长也只是听他师傅说过这种鬼的描述,让法外道人没有在高深的功力的时候,千万不要去招惹这种东西,要是没有死识鬼的意识强大的时候,就会被死识鬼的意识强行剥夺你的灵魂,而你的灵魂就会成为这股意识的食物。第二年的时候,花天道人就俩眼一瞪去找阎王斗地主了。

  `更E新Rh最!N快8J上酷e|匠1网6H

  京巴听我这么一说很是同情的说:那也就是说,那股意识除非遇到比它还要强大的意识或者力量才能将这股意识里面的灵魂给救出来?要是一直遇不到的话,岂不是这里面的灵魂还会依然如此一直重复临死时的动作吗?这也太惨了,想不到人死后还要受这样的罪。

  我知道京巴很善良,但是这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至少现在改变不了。我和京巴看了一会,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看了来电显示,原来是比特打过来的,我现在用的手机是诺基亚1208,以前的手机拿去当做了证据,到现在还没有送回来。我接听了电话,果然,比特刚刚完成训练,听到守卫员的报告后,立马就给我打了过来。我我跟比特说了现在的状况后,他说我和京巴的钱已经派人送过来了,说让我等到明天就差不多能拿到钱。又嘘寒问暖的聊了几句,我和京巴去菜市场买了菜后,就回到京巴家里让杨秀娟做菜。这顿饭没吃几口我和京巴就都吃不下去了,因为今天看到的事情,给我们的冲击力太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