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那漂浮在空中的桃木人已经消失了,我知道那桃木已经成为了京巴的骨头,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气喘吁吁的对着京巴说:可以了,京巴,你现在可以起来了,说完这句话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经过了两天两夜的睡眠,直到我的嘴巴很渴,一直渴到我醒来,我浑身无力的呢喃:水,水,这时候我感觉到还有人在我的旁边,我吃力的扭过头去看,发现是已经有了身体的京巴,京巴睡着了,但是他的脸色还是很苍白,虽然给他一个临时的身体,但是也耗尽了我所有的法力,想要恢复法力,就必须要多多的吸收阳气,我身体没有办法动,只能对着京巴竭力的喊着:水,京巴给我水,我喊的声音很小,京巴还是听到了;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我的嘴一直动:藏獒,你说什么?他把耳朵贴近我的嘴边,听清了我要喝水,然后立马从饮水机那里接了一杯水,然后一只手把我扶起来:藏獒,来,喝水。我就像是在沙漠里走了好几天,突然从天上下起了雨一样,将杯子里面的水一饮而尽,有了这点水,我恢复了点体力,虚弱的对着京巴说:水。接着京巴又接了一杯水,还没等京巴递到我的嘴边,我一把抢过水杯喝光了水。我询问了京巴的事情,原来当时京巴的下半身在爆炸当中炸毁,救援人员到达现场,只找到京巴的上半身,所以京巴的下半身还在那里,而他的舌头是因为当时被炸成两节的京巴,当时并没有死,但是巨大的痛苦使他不得已咬舌自尽。我虽然看到比这还要凄惨的景象,但是京巴的遭遇却是我最心痛的,地府有明确的条例:身体后天残缺者,如果在百天内续接可以投胎转世,但是超过百天就会失去一次投胎的机会,那投胎只能等上一年,如果一年内没有续接,那要等上十年的时间才能投胎。当失去五次机会投胎的时候,那么就会变成游魂野鬼,直到魂飞魄散为止。当然要是在期间修炼出了鬼力的话,那么生存几率就会高很多,从而地府也有鬼魂的等级制度,一级为魂魄,就是普通的魂魄,二级魂师,就是指刚刚修炼出鬼力的鬼魂,三级魂士,指修炼鬼力有小成,可以临时在太阳下走动,四级魂王,可以长时间在太阳下行走,并且和常人没有区别,除了体温,五级为魂皇,这一级别的鬼魂相当于黑白无常的一样的鬼力,六级魂先仙,这一级别有着和阎王一战的实力,七级魂圣,就已经拥有和大罗金仙一样的鬼力,至于八级的魂祖,只有传说中的上古时代又拥有过又睡了三个小时到了晚上才醒了过来,发现京巴还在我的身边陪着我,我坐直了身子,后背靠着墙,用手推了推京巴:京巴,醒醒,你醒醒啊,京巴也就刚睡着,被我一推就醒了,京巴看着我已经醒了过来,脸色也好了不少激动地用手抓住我的肩膀:藏獒,你醒了就好了,我看着京巴的脸微微一笑:没事了,京巴我睡了多久?京巴放开我的肩膀,改成拍我的肩:藏獒啊,你睡了三天两宿啊,你这一觉睡得可真是长啊。我笑了,京巴也笑了。

  由于昨天第一次耗光了法力,所以恢复起来会很难,但是在我下山前法外道人送给我一颗补气丸,告诉我说这补气丸是在我法力不足的情况下使用的,原本我想着近期使不上的,没想到竟然在下山没几天就用上了,在经验方面我还是有所欠缺。但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法外道人竟然将药丸搞混了,把天九赤血丹给了我,我不明就以的将误以为是补气丹的天九赤血丹吞了下去。天九赤血丹是天九子自己配制的药材炼成的,只有十颗,天九子自己拿着五颗,把另外五颗交给了当时的大弟子天阳子,后来到了第114代的时候,天九赤血丹只剩下唯一的一颗,原本这颗天九赤血丹在了然道长的手里,可是不知道法外道人用了什么手段将这颗天九赤血丹给骗到了手,而后由于时间太长,竟然忘记了哪颗是天九赤血丹,而现在到了我的手里,当我吃下这颗天九赤血丹后,发现自己的法力正源源不断的涌上来,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颗天九赤血丹需要配合天九神功才能发挥作用。

  又休息了几天,在期间我将我所学的基本功传授了京巴,京巴很聪明,几天下来竟然将我所传授的天九阴阳决的前三决都学会了,但是由于他的眼睛是普通人的眼睛,只能修炼到前三决的阴阳眼。我问了问京巴以后的打算,京巴回答:我的命是你给的,所以你去哪我就去哪。

  这天我和京巴来到了地藏特种部队的大门口,给比特打了个电话,不多久比特就昂首阔步的来到了我们的跟前,当看到京巴的时候,比特很是热情的特例将我们请到了接待室里,在来之前就给比特说了京巴的事情,比特又惊又喜的说:他娘的,早知道老子就去当道士了。

  正当我和比特聊得正开心的时候突然进来一个模样长得很帅气的年轻人,我看着那年轻人大概有20多岁的样子,我看到在他的头上正有一撮火,但是那火虚弱的好像随时要灭,人有三把火,肩膀两把,头上一把,那年轻人看到我,突然身体打了个颤,我看向比特,比特向我示意了一下,我立马想起在部队里有一个奸细,那年轻人看向比特打了军礼,然后向着比特走去,就在这时我突然出手,在那年轻人还没有逃离的时候一手将他头上的那一撮火抓在手里,然后看向京巴说:京巴给我鬼葫芦,京巴经过金丹改造,在那年轻人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我用传音法向京巴说:别轻举妄动,我一会叫你,你就把鬼葫芦给我。此时听到我要鬼葫芦他立马从他的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葫芦,葫芦底部画着阴阳鱼,这是我临走时了然道长赠给我的,他说这个鬼葫芦是在游历的时候一个佛家高僧送给他的,能收百鬼。我接过京巴给我的鬼葫芦我用嘴叼开葫芦嘴喝到:收,只见在我手里的那团火顺着我的手被吸进了鬼葫芦里。那名年轻人由于在没有那团火的支撑,软软的瘫倒在地上。

  Y◇更新C;最!i快A4上5酷◎h匠网

  比特刚要问我,就被我打断了:今天上我家里来,一切就都知道了。到了晚上我和京巴吃了饭,就让京巴准备些做法时的装备,晚上刚过七点,比特,司令官和沙皮他们几个都来了,虽然沙皮他们听到比特说京巴没有死的消息时很不相信,但是看到了站在我身边的京巴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我对着司令官他们惊了军礼,然后向他们解释说:今天我看到的那个年轻人,其实他不是人,而是鬼,由于时间很长那只鬼已经很虚弱了,所以才能这么容易抓捕。司令官看着我:看来你已经学到法燃道长的真传了,我今天看看你学的如何,我点了点头,告诉他们不要说话,然后让京巴将鬼葫芦拿到桌上,双手结印嘴上说:天九阴阳,天阳地阴,摄魂于此,速报真相,敕,说完用手指指向了放在桌上的一碗水,只见那鬼葫芦里面的那团火突然从葫芦里冲出,射到碗里,只见在那碗里那蓝色的火竟然慢慢的消失,接着在水面上就显现出了图像,然后,我招呼了比特和铁公鸡,顺势把手机调出录像的功能,只见在那碗水里显现出两个人。

  这个人我认识,就是山川,这时候在我身边的比特突然开口,他是特别行动组排行第六的山川,听说他来自一个小山村,他可以控制方圆一里的土地,他...我打断他的说话:比特,先看完在说,只见那两个人一个是山川,另一个叫大海,他们说的都是日本话,大体的意思是:大海君,这是我在中国拿到的武器制造图,可是这个图只有一半,他们有点怀疑我了,所以这两天我准备回国,说完将一包东西交给了那个叫大海的人,大海接过包裹问:那另一半在哪里?山川不确定的回答:据我所得到的情报,另一半就在地藏特种部队里,具体在哪就不知道了。

  看了半天,才知道原来山川回国后,大海执行这个任务,也就是今天看到的年轻人,可是令我震惊的是,竟然有人能将灵魂打入死人的身体,并让他的身体保持成长状态,这不是一般的高手,而是高手中的高手才能办到的事情,大海将一半藏在了距离地藏部队不远的座废弃的房屋墙壁的夹层中,而自己则混入了地藏部队,只可惜在日本的卧底传出的消息暴露了这个日本间谍。

  第二天我晚晚的睡了个懒觉,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昨天在看完影像后,铁公鸡第一时间联络了特别行动组,我把我手机交给了铁公鸡当证据0,说过几天就会来看我。问了我回不回地藏部队,我说我已经习惯了这种自由,所以选择当个道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