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两年的都市,我又回来了。

  站在曾经没住过多久的别墅,心中回想起在遇到法外道人的时候,当时的我真是幼稚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啊。在山上的两年中经历的事情,比我二十年经历的事情都要多得多,甚至更加的不可置信。迈步走进别墅,别墅里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很久没有打扫的缘故,房子的里里外外都是一层尘土,来到我的卧室发现竟然还躺着一个人,不对;准确的说是一只鬼才对,只见那鬼上身一件军绿色的军装,而这只鬼的下半身却不见了,在那只鬼的半腰处还不停的流着鲜艳的血,这件事要是搁在两年前的我身上,准给吓得魂丢了不可,但是经过法外道人的“特殊”训练,今日的我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我平静不带一丝感情的问:天属阳,地属阴,为何不去地府而是在人间游荡?那只鬼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还是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回话,见那只鬼没有回话,我迈开脚步向那只鬼走去,渐渐地看到了那只鬼的样子,我全身都颤抖起来,赶忙坐在床头把他的脸牛向我:京巴,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为什么不去投胎?就在这个时候那只鬼发现我能看到他,激动地用双手拥抱我,抱得我很紧,直到我快喘不过来气的时候赶忙喊道:京巴,你快放开我,我快出不来气了。京巴听到这话赶忙放开手,但是没有了下半身的京巴,由于惯性整个上半身直直的掉在了床上,眼睛直直的盯着我,嘴里啊啊的叫着,我很是纳闷,按照道术的理性来判断,就算是只剩下头的话,也还是可以说话的;可是京巴却只是啊啊的叫,仿佛要和我说什么,这时候就在京巴啊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舌头竟然让人割掉了,我立马急了对着他说:京巴,这是怎么回事,你的舌头呢?还有你的下半身到哪里去了?但是京巴还是啊啊的叫着,什么也说不出。

  ☆看正#版\章节上Kq酷\C匠;网s

  在人急到一定的时候反而会冷静下来,而我当时的心情就是这样。我令静下来对着京巴说:京巴,我先让你的舌头临时恢复,然后你就可以说话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不能动,不管你有什么感觉,看到什么,都不许动,不许说话,不然你就魂飞魄散了。

  京巴看着我点了点头,然后用双手撑起身子,好让自己的上半身放平,然后啊了一声示意我可以开始了,我再次嘱咐:京巴,一定要记住,不要动,不要说话,等到我说可以的时候你才可以说话,明白吧?京巴点着头啊了一声,我看京巴准备好了,就从客厅里搬了那个茶几当桌子,在茶几上摆上了三炷香,一对蜡烛,一打空白的黄纸,金钱剑,朱砂,黑狗做的毛笔,用手从桌上拿起一张黄纸撕成的纸人,摆在了蜡烛的跟前,接着从背袋拿出特质的符酒,在纸人的面前摆上三只酒杯;然后倒满,我看一切准备就绪就对着躺在床上的京巴说:京巴,我要开始了,一会给你续上舌头的时候可能会有些疼,你要忍耐住,京巴听到这话,双手攥成拳头重重的点了点头,这时候我集中精神,双手掐诀:天阳地阴,万法归阴阳,阴阳合一,听吾号令。只见桌上的酒杯里的酒竟然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压力一样竟然流了出来,一直流到纸人的腿才停止,只见那纸人将酒吸收然后竟然慢慢的跪了下来,就在酒刚到纸人的腰上的时候;突然,那刚刚跪在桌上的双腿竟然直直的站了起来,我看着纸人嘴里继续喊道: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为吾听令;请太上老君速到坛前。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个纸人竟然一分成了十二个人影,然后竟然开始自己燃烧了起来,在火光的照射下,原本阴冷的卧室竟然像是受到了十多个火炉烧烤一样,温度骤然上升,只见在茶几前面的白墙上竟然显现出一个影子,那影子渐渐地清晰,接着从黑色的影子慢慢的变成了白色的人影,然后脸型也渐渐地清晰,不多时那白色的人影已经完完全全的显现出来了,只见那白色人影身穿白色的道袍,白花花的胡子长到胸口,双眼炯炯有神,眉毛也是花白的垂到了嘴角,仙风道骨的模样让人不自觉的敬畏,那白色道人手拿拂尘向前一挥,将拂尘搭在了胳膊上,单手掐诀缓缓说道:无量天尊,何人召唤老夫?我看着那老道诚心鞠躬激动的说:老君尊上,弟子天九阴阳第115代传人混天见过尊上,太上老君看着我怀疑的问:你是天九阴阳一派的传人?为何你的法力如此之低?难道天九子没有传你天九神功?我一听很纳闷:尊上,我派祖师已经失踪上万年,所剩天九阴阳诀一部,并无其他功法。太上老君听到我的回答竟然笑了出来:哈哈,天九子还真是顽皮啊,竟然只留下天九阴阳决,自己出去玩。待老夫找到他定要教育教育。

  我听得是冷汗直流;但是还是把这些事先放下办正事,我弓着身子对着太上老君说道:尊上,弟子有一事相求,望尊上一定帮忙。太上老君将思绪拉回现实:你将老夫唤来所谓何事?我将下山回家看到的一切如实的上报给了太上老君:尊上,要续我兄弟的舌头必须要三枯叶才可以,但是在人间三枯叶已经千年不出,弟子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请尊上怜悯赏赐弟子一粒金丹,望尊上施舍怜悯,救我兄弟脱离苦海,。

  老君看了看躺在床上已经快要透明的京巴,又看了看我,或许是我的虔诚让太上老君很感动:老夫见你为人仗义,可以将金丹施舍给你,但是老夫有一个条件,不知道你可否答应啊?我一听心叫有门:尊上,请问是什么条件?太上老君看着我问:如果老夫没有看错的话,你的眼睛应该是轮回眼吧?我回答了声是,又听太上老君说:老夫希望你在人世间找一个人,这个人和你一样也是轮回眼,当你找到他将他交给老夫,他还有一个特征,就是脸上有一块漩涡型的胎记。切记切记,说完太上老君的影子慢慢的变淡,接着直至消失,然而就在快完全消失的时候,那影子突然蜷缩,越来越小,最后小道了只有一个手指肚的大小。接着一道金光在我眼前闪烁,一抬手我拿在了手里,这时候茶几上的蜡烛已经烧到了一半,而香也快要烧完了,之前的纸人已经变成了一堆灰,只是时不时地闪烁着红红的印记。我赶紧拿着手里的金丹来到京巴的面前,用手抬起京巴的头,让他把金丹服下,然后我嘱咐着:你千万别说话,要是疼也要忍住,不然就前功尽弃了。只见京巴那透明的身体慢慢的浮现出了金色的光芒,这是金丹发挥的作用,原本我以为金丹的妙用只是像法外道人说的可以让濒死之人起死回生,让鬼魂吃金丹会让鬼魂的形态更加稳定。

  大概过了三个小时,从京巴身体上浮现出来的金光慢慢的变浅变小,直到有一刻钟那道金光已经消失不见,这时候的京巴不仅身体变得凝实,舌头和下半身也竟然恢复了,我趁热打铁对着京巴说:京巴,你先别动,集中精神,我先给你做一个临时的身体。也不知道京巴有没有听到我的话,我知道现在一刻也耽误不得,如果能让京巴起死回生那我心中的愧疚也就解开了,我走向茶几,又从背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桃树做的木头人,我将还没有用到的朱砂粘在手上对着桃木人画了一个定魂咒,接着集中精神转向京巴:天阳地阴,万法归阴阳,阴阳归一,摄魂于此,外阳内阴,阴阳交错,鬼精听命,说完用手一指京巴:玉皇大帝颁发旨,各路神兵来相助,桃木生则魂生,桃木灭则魂灭,然后拿在手中的桃木人竟然漂浮在空中,我看到这赶紧闭上双眼,心中默念:魂死往生极乐至,唯有坛前魂破生,灵魂生出凡人体,灵魄生出凡人目,识得天上众神面,听得地府恶鬼魂,法道坛前显威力,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身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