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儿走后,凝雪走回到龙熙旁边,也没说话,默默的站在一边,秦宜智也从牢里出来,引导龙熙和凝雪进到牢中,这个牢房刚刚进去很黑很暗,走了几步,才看清些,这里的环境比想象中还是好了很多,并没有那种血腥,潮湿的场景,只是很黑,很凉。凝雪觉得他们是在往地下走,应该是地牢,这种地牢就好像现代用的地下室,也分了2层,秦宜智把他们领到一个比较宽敞的牢房,牢房里有一个大床榻,还有一个大石桌子。龙熙和凝雪走进去,看看周围,也不是太脏乱,应该是提前收拾过了。进来的时候也看到了别的牢房,比起来,他们这个属于最好的了。秦宜智和龙熙说了几句,就恭敬的退出牢房。

    凝雪走到床榻边,脱掉鞋子,坐在踏上,双手抱着膝盖,把脸低到双腿间。她觉得这样心里踏实,有安全感。

  说实话,刚才的事情太突然了,到现在还是无法在惊恐中缓过来。凝雪需要好好的冷静下。

  )-酷Gc匠☆网T永L久免Ry费~看小说S

  龙熙看看凝雪,知道她肯定还是在害怕,心里有些小小的内疚,自己当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没想那么多,只怪自己平时无法无天习惯了,小兄弟毕竟年少,怎么可能受得了那个场景。龙熙心里也挺乱的,这次他本来可以让凝雪先回去,让凝雪不参与到这件事情中,只是,他怕,怕凝雪因为今天自己杀人的事情害怕他,不理他,如果真的放凝雪走,龙熙担心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凝雪了。所以就算有风险,也把凝雪拉进来。龙熙心里还是有些底的,父皇对他就算再生气,也不会太重的处置自己,最多也就是禁足。那个周通本来就是罪有应得。只不过,自己在崇明城遇到他,杀了他,地方没有选对才会有现在的麻烦。

  这牢房真不是好地方,不过有凝雪为伴,在哪都是一样的。龙熙心里有些窃喜。

    他们就这样沉默了一段时间,凝雪心里安稳了一些,抬起头,看了看龙熙。龙熙正靠在被上看着自己,眼睛闪闪发亮。好像自己是美味佳肴。

  凝雪撇撇嘴。扭过头不看他,这个男人到哪都忘不了调戏人,那眼神可不是几天几月能够练出来的。心里鄙视了一下。

  凝雪心里这个地方有些排斥。听说哪个牢房里阴气都很重,到了晚上还有闹鬼的。现在又不能进入空间。也不能在储物戒指里拿出储备的东西,好像有武功也不能解决问题。凝雪越是这样想着,越是觉得后背发凉。牢房里好像很应景的刮来一股股阴风。更让凝雪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不喜欢黑暗,这还是第一次真实的住在黑暗阴凉的牢房里,这感觉太压抑啦。凝雪想起小学时学过的课文,里面的江姐,里面的小萝卜头。她内心真佩服那些渣滓洞的共产党员,怎么能在那么恶略环境里坚持那么多年。

  心里深深叹气!鼓励自己半天,还是越来越怕,所以直接爬到龙熙身边,紧紧抱着龙熙胳膊。早已经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反正龙熙这男人不矫情,更不会让她负责任!

    龙熙又一次全身舒畅。隐隐还闻到了凝雪身上传来的香气,这香气更加令他兴奋异常。凝雪并没有意识到危险,还沉浸在恐惧中。她感觉到龙熙呼吸有些粗重。抬眼望去,直接被龙熙吻到了唇上。嗯……别……

  龙熙本想离凝雪近一点,没想到正赶上凝雪抬头看他,两人本来是无意的举动却真的亲密接触了一回。双唇的碰触一下子点燃了龙熙的欲火。他开始加深了力度。凝雪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自己虽然年纪小,可因为修炼的关系,身材已经发育的很好,这段时间总是感觉胸前的小笼包在成长,吃的食物好像都被吸收了一样,有时候轻轻一碰就疼的很,凝雪走神的一瞬,龙熙已经开始对她上下其手,这手法还真是熟练。凝雪心里虽然吃惊,可理智还在。

  努力在龙熙的掌控中伸出一只手,使力点上了龙熙的穴位。龙熙一下子就定格在当场,无法动弹。凝雪往后退了退。红着脸低声说:二哥,我们不能这样的。我们都是男人,男人和男人只能做兄弟,朋友。你和我这样是不对的。对不起,只能委屈你了。龙熙觉得凝雪的唇又软又甜。胜过他碰过的所有女人,这时候的他终于明白,自己是喜欢上这个少年了。龙熙决定,就算世人无法接受他的这个龙阳之好。他也要得到凝雪,就算凝雪现在还小,不过龙熙不在乎,他可以等凝雪长大。现在他虽然让凝雪点到了穴位,不能动,不过他知道,凝雪不会伤害自己,而且这样在一起也挺好的。自己也有点怕一时控制不住,伤了凝雪。龙熙对凝雪可怜的眨眨眼。凝雪会意,对龙熙说:二哥,我把你的穴位解开,你不能乱动,你答应我就眨眨眼。

  龙熙眨眼,凝雪伸手解开龙熙穴位。龙熙重获自由。把被子拿出,盖在凝雪身上,自己躺在枕头上。对着凝雪说:你现在点我的穴吧,但要我可以说话的。这样我就不会伤害你了。咱们还能聊天。我也怕自己会控制不了侵犯你。所以还是点上安全。

  凝雪嘴角抽了抽。这成王,还真是坦诚。伸手点了一下龙熙。龙熙就身体不能动了。凝雪说:二哥,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告诉我,我再给你解开。

    龙熙和凝雪开始聊天,聊了很久,大多聊的就是江湖传闻。牢门口传来声响,原来是秦宜智把饭菜送来了,还拿了三床很厚的被子。凝雪解开龙熙,龙熙走到桌边开始吃饭。凝雪先把原来榻上的被子平铺在踏上,又把新拿来的一床放在枕头边,拉长,弄成长枕样子,剩下的两床弄成筒状,铺好后,也走到桌边开始吃饭。

  秦宜智很识趣的站在一边,有时候还给成王倒茶,吃完后,秦宜智低声问龙熙:殿下,不知还有什么吩咐吗?今晚就要委屈殿下住在这里了,下官已经把这里的事情急报给了皇上,估计明天就能有回信了。

   龙熙看着他说:没什么需要的,有事,本王会招呼你们的。让你的人站远些,别打扰本王休息。下去吧。

    秦宜智拿起收拾好的食盒,退了下去。龙熙喝了一口茶,坐了一会儿,好像在想些什么,凝雪也不打扰他,自己喝完茶,就回到了床榻上。钻进靠里的被窝,这床被子很厚,很暖,看来这秦宜智还真是用了心了。龙熙看凝雪这样,自己也迫不及待的躺倒床榻上。低喃:还是有了被子比较舒服。刚才床榻太硬了。凝雪低笑出声,身体的抖动更加散发出幽香,又引得龙熙身子一僵。凝雪赶忙点了龙熙。没办法,这个男人太不安全!

   龙熙让凝雪给他讲江湖的故事。凝雪无奈的点点头,开始给龙熙讲起射雕英雄传,当然只是一些修改过得片段。龙熙听的津津有味。夜深了也毫无睡意。非要再听,没办法,凝雪又开始讲笑傲江湖片段。深夜的牢里很冷,这个还是地下牢房。阴冷阴冷的。凝雪觉得被子里温度越来越低,冷的发抖。看看龙熙也是一样,他一个养尊处优的王爷,估计没有受过这样的罪吧。龙熙委屈的对凝雪说,咱们都是男人,你干嘛离得那么远,我很冷,咱们一起盖两床被子吧,你离我近些,咱们都暖和,不然都会冻病的。凝雪觉得也有道理,起身把两床被子盖在两人身上,自己贴着龙熙的身子躺下,真的感觉暖和了许多。

  龙熙很喜欢凝雪的接触。凝雪经不起瞌睡,讲着故事沉沉睡去。龙熙感觉到凝雪的呼吸平稳起来,知道她睡着了。自己运气,冲开了穴道。其实龙熙武功也不弱。从小他母妃就给他找了一个隐士高人做师傅,教他兵法,武功。龙熙也从小就知道大智若愚。韬光养晦。人前,他卖弄风流,人后他经商,打通各种渠道。他还喜欢结交江湖朋友,外面都知道他冲动,好斗,其实都是做给别人看的。龙熙武功不错,他自己就有兰陵国最大的杀手组织。他并不想要那个龙椅,只是想有自保的能力。

   冲开穴道,他点了一下凝雪的睡穴,让凝雪进入深度睡眠。龙熙很好奇这个少年,到底为什么这么吸引自己。他轻轻解开凝雪的衣服。当中衣解开后,他惊讶在当场!凝雪的里衣内,竟然是粉色的肚兜。虽然凝雪岁数不大,可是胸前还是很有料的。那若隐若现的浑圆,粉嫩的皮肤,因凝雪的呼吸,上下的起伏着,彷佛马上就会跳出来。龙熙感觉一下气血混乱,鼻里涌出湿意,赶忙伸手一摸,竟然流鼻血啦!赶紧用另一只手把凝雪裹在被子中,自己跑到一边把鼻血处理干净,龙熙深呼吸N次,下腹还是绷得很紧,低声咒骂:真是折磨人啊,能看不能吃!龙熙整理好后。躺在凝雪身边。稳定了几次心神,才帮凝雪把衣服穿好,盖上被子,睁眼看着牢房房梁,心里泛起巨浪,怎么会这样!她竟然是女人!不过心里又松了口气,是女人这事就好办了,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