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平三年(186年),汉灵帝在西园修建了一千间房屋。让人采来绿色的苔藓覆盖在台阶上面,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到处环流。渠水中种植着南国进献的荷花,花大如盖,高一丈有余,荷叶夜舒昼卷,一茎有四莲丛生,名叫“夜舒荷”。又因为这种莲荷在月亮出来后叶子才舒展开,月神名曰望舒,于是又叫它作“望舒荷”。在这个恍如仙境的花园里,汉灵帝命令宫女们都脱光了衣服,嬉戏追逐。有时他自己高兴起来,也脱了衣服和她们打成一片。所以,他就给这处花园赐名为“裸游馆”。这一点可以说和殷纣王的“酒池肉林”达到同一高度了。

  不过,昏君并不知道自己有多昏庸,也不知道自己的昏庸是导致国家衰亡的根本原因所在。但是后世子民可是知道的,也包括自己的继任者,就连汉灵帝也是知道自己的前任汉桓帝是一代昏君,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昏庸。

  于是有一天,汉灵帝从容的问侍中杨琦:“朕和桓帝比怎么样?”杨琦倒也胆子大,是个肯直言的忠臣,于是说:“陛下要和桓帝比,就像虞舜和唐尧比德一样。”意思就是你和汉桓帝那都是一丘之貉。汉灵帝听了,自然不高兴,于是说:“你还真是个硬脖子,真不愧是杨震的子孙,死后一定也会招来大鸟的。”

  张氏兄弟信奉黄帝、老子,以法术和咒语等传授门徒,号称“太平道”。他们有一个很特殊很得百姓感激的本事,就是会画符念咒、喷水治病。这在当时瘟疫蔓延的时期,可谓是很得民心。于是,张氏兄弟便以此为资本广收信徒,并引导鼓动老百姓相信这些年天灾不断,是因为老天也生病、将要死了,倘若能另有一个新的老天、新的上帝来代替这个生病的老天,那所有天灾就都会停止。

  而这个生病将死的老天是苍天,将要取代它的新的老天将是黄色的天。张氏兄弟于是就创建了一个组织,就是张家的黄巾组织。而被他们兄弟所蛊惑,加入黄巾军的人多达36万。这36万人遍布于当时中国12州中的8个州。为位于今天河北省的冀州、幽州。位于今天山东省的青州、兖州、徐州。位于今天河南省、湖北省和湖南省的豫州、荆州。以及位于今天江苏省的扬州。在现在看来,这其实就是一个邪教组织。不知道当时加入的民众是怎么认识的,但是但凡百姓有一线生机,张氏兄弟的这个黄巾组织都是不会发展到如此规模的。

  于是在张氏兄弟的领导下,一场几乎席卷全国的大规模农民起义即将爆发~!

  这时,钜鹿人张角信奉黄帝、老子,以法术和咒语等传授门下弟子,号称“太平道”。他以念过咒语的符水治病,先让病人下跪,说出自己所犯的错误,然后将符水喝下,有些病人竟然真就就此痊愈,于是,人们将他奉若神明。

  由于张角兄弟确实能以符水治病,而受到了百姓的信奉,因此张角借机派自己的门下弟子到各个州郡,让他们前去各地仿照自己的样子,边治病,边发展信徒、门徒。于是乎,经过十余年的时间,信徒发展到多达数十万,范围达8个州之多(青州、徐州、幽州、冀州、荆州、扬州、兖州和豫州),一时间发展成为当时的大敎,这八州的百姓纷纷将张角兄弟当成了希望,而加入“太平道”追随张角。更有甚者,还变卖了自己所有的家产,前去投奔张角。

  这些前去投奔张角的信徒们充斥在路上,竟然能塞满道路,而其中没能到达就死在半路上的人,竟然能够数以万计。郡、县的官员当时不了解张角的真实意图,看到张角也确实能治好温病,反而向朝廷汇报说是张角教民向善,因而为百姓所拥戴。

  即便是在当时昏庸之人如此之多,并且由这些人当权的情况下,也是不乏有智慧之人的。时任司徒的太尉杨赐便是其中之一,他上书说:“张角蒙骗百姓,而且其势力在逐渐蔓延扩张。现在,直接镇压,已经不是时机了,恐怕会加重局势的混乱,促使其提前叛乱。应该命令各个州郡的刺史、郡守清查流民,将他们分别遣送回乡,从而削弱张角党徒的力量,做到化整为零,然后再诛杀太平道中的那些首领。这样,不必劳师动众,就可以平息事态。”然而恰在此时,杨赐被免职,于是他的奏章就留在皇宫,而未能实行。

  xH看●正~版Hs章节C上*…酷k匠网e

  杨赐的司徒掾(掾,类似秘书)刘陶很赞同老板的见解,再次上书,重提杨赐的这项建议,说:“张角这帮人正在加紧策划阴谋,下面有秘密传言说:‘张角等偷偷潜入京城洛阳,窥探朝廷的动静。’其在各地的党徒暗地里遥相呼应。州郡官员怕如实呈报会受到朝廷的处分,不愿上奏,所以只是私下相互间通知,不肯用公文的形式来通报。为此,建议陛下公开颁发诏书,悬重赏捉拿张角等人,以封侯作为奖赏。官员中若有胆怯回避者,与张角等人按同罪论处。”

  因为在张角的徒众之中竟然有人是宫中的常侍。然而汉灵帝并不知道事态已经发展到如此严重,所以对这件事根本不在意,完全没当回事儿,反而下诏让刘陶去整理《春秋条例》。

  而张角则放心的开始了更进一步的部署和下一步行动,在这8个州分别设置了一个36个方,方为一个单位,每个方设置一个将军,由于各个州所拥有的徒众情况不同,又分为大方和小方,大方统率一万多人,小方则统率六七千人,各立首领(也就是将军)。

  同时张角宣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然后用白土在京城洛阳各官署及各州、郡官府的大门上都写上“甲子”二字。这实际上就是划定了攻击目标。其实这么明显的划定目标在于现在看来是十分荒诞的,因为这就好像是明目张胆的宣布叛乱了。但是考虑到当时的情形,这么做对于张角来说还是很有必要的,原因很简单,太平道的组织当中,徒众虽然是社会各个阶层都有的,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农民等社会底层的穷苦百姓,这些人的文化水平实在有限,所以必须通过标记出攻击目标以方便行动。

  按照张角等人的计划,由大方的首领马元义等先集结荆州、扬州的徒众数万人,约期会合,在邺城举事。马元义曾经多次前往京都洛阳,竟然吸收了灵帝身边的中常侍封谞、徐奉二人加入了他的太平道组织,并愿为他作内应,约定于次年(甲子年)的三月五日,京城内外同时举事,举事时徒众一概以黄巾裹头为号。这也就是为什么要在攻击目标上写上的标记是“甲子”二字。

  第二年,也就是中平元年(甲子,公元184年),正当张角兄弟在等待三月五日举事时,他的一个姓周名唐的济南人弟子突然做了叛徒,上书告发了此事。

  他的告密直接导致了负责洛阳地区的这位大方(大帅)马元义被捕,并受以车裂之刑(非常类似于五马分尸的刑法),也使得皇宫内外有多达一千多名的徒众被捕、被杀。这一千多人都是皇宫内院各个阶层的人,应该说张角的势力已经延伸发展到了极致。倘若没有这位周唐的告密,等到了三月初五这一天,洛阳很可能在一日或者一夜之间被马元义所率领的徒众占领。

  肃清了皇宫内部,汉灵帝下令让冀州的官员捉拿张角等人,同时也发布行文到各个州郡,抓捕太平道的所有徒众。张角等人得知计划已经泄露,也是十分紧张,于是不得不在二月份的某一天提前举事,他派人昼夜兼程赶往各地,通知各方首领,一时间各方全部起兵,他们个个头戴黄巾作为标志,因此当时人称他们为“黄巾贼”。

  举事那一天,张角在其家乡冀州巨鹿郡自称“天公将军”,弟弟张宝称“地公将军”,弟弟张梁为“人公将军”。

  起事以后,黄巾军的目标很明确,早已事先都标记好了,于是发动进攻,攻击村庄和市镇的官府衙门,汉朝的地方官吏很少有敢于抵抗的,原因很简单,黄巾军人太多,事先又没有准备,一时来不及组织调动军队来对抗,大多弃职逃跑。不到十天,就“天下响应,京师震动”。安平国和甘陵国的人民则更是直接生擒了安平王和甘陵王,来响应黄巾军。很有点席卷天下的意思。

  南阳,黄巾首领是张曼成。张曼成进攻并杀死南阳太守褚贡,而后又率众围攻宛城,驻军宛城城下一百多天。六月,继任南阳太守秦颉进攻黄巾军,将张曼成斩杀。

  而洛阳朝廷派出平叛的主要是三个中郎将,派遣他们统领军队到冀州、豫州讨伐黄巾军。分别是派“北中郎将”卢植去冀州征讨张角,“左中郎将”皇甫嵩和“右中郎将”朱俊(儁)前往豫州征讨在颍川地区活动的黄巾军。

  不过扯淡的的是卢植还没把黄巾消灭殆尽,就被贬谪回乡,而皇甫嵩和朱儁心灰意冷之下也跟着卢植一起去了。

  所以才给曹操,袁绍他们留下了一个厚重的大礼包。

  有道是自作孽不可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