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果然警察什么的才是最厉害的(标题个正文无关)

  洛阳,将军府,大将军何进在跟自己的幕僚团商议着。

  “这十常侍,对我越来越苛刻,要求也越来越过分,孟德,你机智过人,你能告诉我怎么限制张让他们吗?”何进对着在何进手下当小吏的曹操说。这时的曹操不像后期,是个枭雄,这时的曹操还是个小人物。他虽然知道怎么做,但是他没对何进说该怎么做。何进很失望,他挥手退下了曹操。

  在曹操走后,一个猥琐的秃头道士从何进背后的小门中出来了,“嘿嘿嘿,看来这曹操还挺聪明的,看来发现不对了。”于吉说道。何进问于吉:“这曹操真的如你所说是一位雄主吗。”于吉嘿嘿笑到说“当然了,你可知这位曹操在许子将的月旦评上是什么评价吗?”“乱世之枭雄,治世之能臣。”“没错,虽然许子将在咒术一道不如我,但是这算术一道,这世上没有谁敢说稳胜许子将的。”“那这般奇人可为我所用?”“不行,曹孟德,你的气运压不住他,如果硬要把他收在手下,你反而会被他反噬。而许子将时日无多,他近年来泄露天机太多,已经没几年活头了。”“唉,就这样吧,那道长,这十常侍。。。”“你让你妹妹多吹吹枕头风,你的性命最起码无忧。不就是破财免灾吗。”“唉,只好如此。”

  是夜,一个身着破烂不堪的人急匆匆的跑到大将军府。“将军,将军,小的有要事禀报。”在将军府守门的士兵看那人衣着如此不堪,就不让他进府,那人无奈,只好在府门前大声叫喊起来,守门士兵当时就急了,心想你“丫丫的,你在这大喊,万一府中那个尊贵人物被你给惊醒了,那我们哥几个还干不干了,这看守将军府可是个肥差,要是就这样被请辞了,那还得了。”所以守门士兵架着衣着破烂的男人就要往外扔。

  而何进叫了一堆人,像什么站在自己这方政治盟友了,什么名流雅士了,什么青楼的清倌儿了,总之一群人喝的正嗨,就打算开一场无遮大会什么的。这时门外就传来了唐周的大喊声,原本何进不想管的,可谁料门外的唐周大喊有重要消息禀报,这就把何进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对着下人说了一声,“何人说有要事禀报,你去把他带过来。”下人回了一句“喏”,这就把这唐周给带了进来。

  “就是你说有要事禀报?”“是的,这位将军,小人却有要事禀报。”“哦,你有何事?要说,可尽管对我说,我乃朝中大将军。”“喏,小人是大贤良师张角的弟子,大贤良师派小人来通知封胥,徐奉大人,三月五日他们在宫里杀害皇上,而我师……张角在外起兵造反,而小人知道张角要造反之后,小人就来给朝中报个信,内个希望能许小人一场富贵。”何进听唐周讲完,一惊之下酒也醒了大半。

  后来何进想明白了,这不是一个拿下十常侍最好的机会吗?十常侍里面的人要造反,而我把这个消息给皇上这么一说,那这样十常侍不就完了吗?不过我手里没兵,怕就怕十常侍狗急跳墙,来个玉石俱焚,还得想办法弄兵。何进愁眉苦脸的思来想去,不知谁提了一嘴西凉。何进一琢磨,西凉,那不是董卓的地派吗,董卓自己见过,是个不错的小伙。自己也挺欣赏他的,找个理由把他招入洛阳好像也不错。起码有个领兵的人了,而皇帝命不久矣,上朝都是病殃殃的,或者根本不上朝。可见皇帝命不久。

  一张诏书从洛阳出发,很快的就到了西凉,董卓看着这张诏书,把自己的女婿兼头号军师李儒叫到了自己府中议事。“文优啊,你看何进这事,你看我该如何行事?”“岳丈大人,领兵入洛阳,就以清君侧的名义入洛阳然后,奉天子以令不臣。”董卓此时还没有日后入洛阳之后的沉迷酒色,董卓现在还是西凉被异族人敬佩,害怕的董魔王。(董卓在当时在羌族,名声可止小儿夜啼。)

  董卓走在准备入京的路上,而洛阳,大将军何进在何皇后那里跟汉灵帝刘宏说了十常侍要造反,刘宏第一反应就是不信,他说:“我待阿爸,阿妈甚好,阿爸阿妈怎会害我呢?”

  在何进苦苦劝慰下,刘宏信了一部分,刘宏决定把封胥,徐奉叫过来问一下。但谁料当天一个路过的小太监无意间听到了唐周说的话,然后这个小太监就通知了封胥。而封胥和徐奉是教友,就告诉了徐奉。而在黄巾军准备造反之前,封胥和徐奉就准备了一支只听他二人指挥的太监军队,准备随时造反。

  最新vk章$节F上《}酷O"匠j¤网^

  当皇帝的传令官找到封胥和徐奉时,他二人就知道自己的事发了。他俩一刀砍死了传令官,就往宫外跑,而他俩慌不择路无意间跑到了张让所在的地方。张让看到他们气喘吁吁,慌不择路,就很好奇啊,就问:“诶,我说,你们这是干嘛呢?跟被狗撵了似得。”封胥说,“让哥,你看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放我们一条生路,日后必有重谢。”“你们干啥了?”“胥哥,干脆我们弄死张让得了。”徐奉恶狠狠的说道。张让一听,这完了,自己都五十多了,怎么能比得上四十多岁的封胥和三十多岁的徐奉呢?张让转念一想,能让此二人跑路的罪,肯定是大罪,干脆想办法弄死他们得了,反正他们刚才也想弄死我。

  张让呵呵一笑,说到“我们几人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了,这样吧,我今天没看见你们而你们也没碰见我。如何?”封胥和徐奉一听这好啊,不是怕打不过张让,而是怕过一会追兵追上来怎么办?所以二人对着张让一摆手,转头就跑。而后面的张让捡起一块板砖(别问怎么来的。),一砖就把徐奉拍倒了,而封胥听到响声之后跑的很快了。跑啊跑,张让在后面追啊追,结果二人被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大盖帽给拦了下来,警察制服一敬礼,一吹哨把二人拦了下来,然后超速行驶,罚款扣分。。。就是这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