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坐而论道

  “这天下,将要大乱,乱世之中将星涌动,咦?这什么情况?”,“元放兄,怎么了?”一个身着紫袍,挽着道暨,手里倒提拂尘的中年男人对着一个白须飘飘,眼放精光,的干瘦的老头说到。

  “这天象,不知为何竟混乱不堪,我掐指演算一番竟无甚结果,怪哉怪哉。”干瘦的老头说到,“哦,竟有这事?容我算算。”紫衣中年男说着就把指头一掐,开始验算天机。

  什么?你问这俩逗比是谁啊?那我告诉你,这两位在三国中也是赫赫有名的神棍,一个叫左慈左元放,一个叫紫虚上人。他们二人和于吉,南华,并称为f4。

  南华信仰力量,所以他给了张角《太平要术》。左慈信道,所以他修道。紫虚信命,所以他隐身于这个时代。而于吉,就整天无所事事,得过且过,所以他被孙策干死了。

  “这天机不知为何被扰乱了,而扰乱天机的那个人,我没发现他的一点蛛丝马迹。”紫虚一脸平静的对左慈说。“唉,本就乱世将至,如今却被人扰乱天机,不知是福是祸。”左慈悲天悯人的说到。“好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想那么多了。我先走了。”紫虚对着左慈一摆手,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他把紫色的衣袍一抖,化为一道紫色的云气,消失了。

  左慈默默的收好紫虚用过的茶杯,心里想:“这天下终生,生路在何方啊?”

  洛阳,曹操和袁绍在一家不是特别对的地方喝酒,“孟德,你可知吾这一生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袁绍醉醺醺的拉着曹操的手,如同抚摸一块羊脂白玉似得抚摸着。“本初,这你对吾说过岂有千万遍了,不就是成为一名游侠儿吗?身挎三尺剑,行走天地间。还有,本初,你放开我的手,你丫的牵错了,歌姬在那边。”身材微胖的黑脸曹操用力的扯回自己的手,对袁绍说到。“吾只所求,乃征西大将军。”曹操和袁绍醉的一个趴在桌子上,一个躺在地上。躺在地上的曹操似是入梦,他大吼道。

  袁术抚摸着脸上被袁绍曹操打出来的淤青,咬牙切齿的要报仇,张角还在分发符水,宣扬教义,准备积蓄力量一举掀翻大汉。

  (发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大小乔被她们的父亲托付给曹操,结果被孙策周瑜截胡了,然后曹操表示一开始他没意思,后来大小乔嫁给周瑜,他有意思了。就有了后来的铜雀春深锁二乔。东吴爱萝莉,曹魏爱人妻,蜀汉一堆基。)

  而我们的主角,吴忌,他在颍川开了一家酒馆,酒馆的名字叫黄董乱酒馆,不过人们没注意到这个酒馆招牌在黄董乱之后有一个淡淡的小字,国。连起来看,这个酒馆的名字叫黄董乱国。这幅招牌是吴忌想好的,如果有人明白,招牌的意思,那就是可用之才,如果有人明白黄董乱国的真正意思,那就是世家之才,如果懂黄乱国的意思,那就是寒们之才。(因为明白黄巾之乱的只要有心就能查到,因为张角不掩饰自己想要干什么,所有的意图很明显,但是被十常侍给把消息盖住了。而董卓之乱,这个不仅要大开脑洞,还要有出色的情报网。)

  =酷匠$p网M}唯一正版K,,其*他$都7是i&盗版

  酒馆内吴忌正和两个人拼酒,其中一个剑眉星目,留着一撮小胡子,头发不羁的四散着,十足的美男子。另一个平平无奇,只是双目之中不时闪过的一丝精光,透露了其主人的不凡。他们一个叫郭嘉郭奉孝,一个叫戏忠戏志才。

  这几天郭嘉拉着戏志才,(戏志才三国演义中没有,三国志中出现。)跑到街上新开的一家很奇怪的店,一家名为黄董乱的酒馆,酒馆?根据这间酒馆的主人解释酒馆主要就是用来喝酒的,喝酒?那我还不如去青楼呢!戏忠想到。根据郭嘉对戏志才说的“这家主人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学识挺渊博的,与这家主人边喝酒边论道也是不错的。”戏志才不信,因为他认识郭嘉这么多年了,郭嘉不是那种老老实实能坐而论道的人。

  后来在戏志才的一再追问下,郭嘉说出了实情,他被酒馆的主人吊打了,除了军略方面略微胜过吴忌,其他的像内政,吏治,治国,什么的都被吊打了。没办法只好拉着戏志才来找会场子。

  于是就出现了三人拼酒的那一幕。戏忠被郭嘉带到了酒馆。只见一个扎着奇怪的短发的人出门迎接。(虽然来到三国这几天头发长长了,但是在三国时期的人看来,还是有些短。)“哟,我说小嘉子,你说不过我还拉着救兵来的呀。”吴忌对着戏忠一拱手说“这位公子,在下吴忌字月生。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其实作者也有字,月生是我的字,我们家到我这一辈是月字辈,而我呢,是五月初二出生的,所以我叫五月生。)“在下戏忠,戏志才。”戏志才对着吴忌回礼到。吴忌打量着戏志才心想:“又是一个名人,戏志才啊,果然郭嘉的朋友没有凡人,就是不知道这个戏志才的水平如何,我且试他一试。”戏志才被吴忌看的心里发毛,心想“这不是个有龙阳之好的吧。看人的目光太可怕了。”

  吴忌请戏志才和郭嘉喝了一杯自己调的鸡尾酒,让彭倩端给他们,而自己给自己到了一杯纯正的牛二(牛栏山二锅头)。

  在吴忌明白戏志才的来意之后让彭倩退回后屋,而他自己留了下来陪郭嘉戏志才喝酒。喝了两杯郭嘉坐不住了,他问吴忌:“这天下如此是谁之过。”吴忌端起酒杯淡淡的说道:“是帝王和朝中大臣之过。”,戏志才问:“为何?”吴忌说:“帝王之过在于宠幸十常侍,买官卖官。大臣之错在于只知自保,没有一个考虑架空十常侍。”郭嘉和戏志才仔细想了想说:“这如何架空十常侍?”吴忌说:“一,拥兵,有兵才能自保。二,结交世家重臣。三,强行架空十常侍,如若不服,杀之。四,减税,减少苛捐杂税。”

  郭嘉和戏志才惊呆了,因为拥兵架空帝王的话,这属于大不敬,在这个君权大于一切的社会,这么做无疑是被天下口诛笔伐的。“这,这不合常理。”吴忌说“乱世将至,只有用猛药才能除恶疾。而百姓只要有一点活路,就不会造反。最怕的不是百姓造反,最怕的是百姓教会世家豪强游戏规则,一群泥腿子造反不怕,怕的就是世家豪强跟着造反。”

  吴忌和郭嘉戏志才,喝多了,为什么会喝多呢?因为郭嘉戏志才看吴忌喝牛二喝的津津有味,就抢过来尝了一下,结果就上瘾了。这三国时期的酒都是粮食酿的,没有蒸馏提纯的水酒,度数不高。而牛二是我大天朝工业酒精兑的酒,这度数相当高,吴忌喝习惯了没什么。而郭嘉戏忠这俩初次喝,还喝的如此之多,当场就倒了。

  而吴忌被郭嘉和戏志才发酒疯之下灌了一斤牛二,所以他也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