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从距离别墅远处的栅栏处,晃晃悠悠的走出了一只举旗僵尸,这位僵尸兄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僵尸抬起腐烂,并且生出蛆虫的头颅,用早已发黄,浑浊的的眼珠,看着远方的戴夫的别墅。他举起了自己那洁白如墙灰的手臂,十分缓慢的,用力的,仿佛要打破这世间一切枷锁的姿态落下,只听“啪叽”一声,僵尸兄那洁白如玉,光滑如新的手臂断掉了。。掉了。。了。

  吴忌和戴夫用颤抖的双手,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互相脉脉含情的一对视,仿佛他们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对方对自己爱慕之情。(吴忌:"口胡”)事实情况,是吴忌和戴夫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笑的在地上打滚。

  "艾玛,这僵尸太萌了,把自己的手给晃断了,也是没谁了。”吴忌一边笑着,一边拍着大腿,只听啪啪啪的声音。吴忌笑了好一会,他回头看了看戴夫,只见戴夫的双眼饱含泪水咬着说:“污基兄弟,你丫的拍死咯老子了。”戴夫抱着腿哭了起来(戴夫擦了擦眼泪,:“口胡,老砸是会哭的人吗?”作者:“不是,我写错了,我对不起你。”“这就对了么。”戴夫说着,放下了手中的刀),吴忌看着戴夫讪讪地笑着。

  从僵尸君的身后冲出来一波一波,如蝗虫一般的僵尸,举旗的僵尸心想,老子的兄弟们都来了,那边两个小婊砸就等死吧。谁曾想那一波一波的僵尸踩着僵尸君就踩过去了,不一会就成渣了。

  很快的,僵尸们就遇到了,吴忌放下的第一排植物,火焰地刺。只见一排排的僵尸被火焰地刺捅成了僵尸串,还是烧熟的,绝对熟了,都成碳了。不过僵尸们虽然都成碳了,但是他们带的东西(反光锥子,铁桶,门板,什么的。)依旧把地刺给淹没了。

  戴夫看着远方的地刺君,问到:“乌鸡,那种植物好像是地刺吧,为什么能燃烧它上面的东西呢?”吴忌拿出了合成机,并解释了一下合成机的作用。戴夫看着合成机眼睛都红了(好像是之前哭的。),戴夫看着合成机闪过了一丝贪婪的光芒,很快就闪过了,不过都被吴忌看到了眼里。

  戴夫看着合成机说道;“污兄弟,我可以拿我的珍藏换这一台机器,可以吗?”吴忌“真诚”地说道:“这恐怕不行,这台机器是我奶奶留给我的遗物,不可以给你的。”吴忌边说便做出了数钱的动作,戴夫咬咬牙说道:“两件。”吴忌斩钉截铁的说到:“四件。”戴夫脸上闪过一丝不甘的神色,吴忌还口说道:“那就三件,谁让我们是好兄弟呢?”戴夫咬咬牙:“好就这样了,污基兄弟,我带你去。”

  酷。匠j网正@:版首9发…

  吴忌跟着戴夫来到了车库,他无语的看着戴夫从裤兜里掏出了,传说丢失的车钥匙。吴忌愤恨的说道:“你的车钥匙不是丢了么,这是个什么玩意?”戴夫挠了挠头说道;“这个是备用的。”吴忌敏捷的躲着漫天的白雪。

  “叮咚,蹦沙卡拉卡。”吴忌听到主神传来的系统信息,心中默默的吐槽:“这谁设置的,乡村农业重金属非主流铃声(混够字数了。。),太难听了。”吴忌边吐槽,边打开了任务面板。只见上面最后一条任务已经被完成,成功找回戴夫的钥匙,由于这个任务的奖励重复,所以取消任务。吴忌对于主神这种黑心商店的姿态已经被震惊了,不过还能说什么呢?主神拳头大,所以主神有理,社会也是如此。

  现在我们先不管吴忌和戴夫的风花雪月,我们先看看植物君们的努力吧。

  虽然说地刺君被僵尸浪潮无情的淹没了,但是地刺君有一群的志同道合的同伴,比如说风扇君,风扇君努力的吹出寒风,虽然说僵尸不怕冷,但是风扇君可不止会吹风,风扇同志的风还能减速。比如说坚果投手,坚果投手们正努力地把一个个大坚果往僵尸的头上砸去。

  在众多植物的努力下,僵尸的大军被抵抗住了,很快的僵尸也没多少了。但是远方又走出来一只举旗僵尸,同时天上出现了几个大字,最后一波(那都不是事)。吴忌和戴夫也从车库中出来了,戴夫看着合成植物的战绩也被震惊了,吴忌看着戴夫在心中想到“果然戴夫有问题,第一点,之前见我的时候戴夫疯疯癫癫的,但是他的书桌下有无线设备。二,就是墙上挂的僵尸,那么多僵尸没有被植物打出来的痕迹,更像是戴夫弄来的。三,戴夫的车钥匙,在剧情里因该是打通某一关的奖励,可是这个戴夫直接就有。”“这个戴夫到底是干什么的?全美国如果只剩下戴夫一个人的话,不合理。所以这个戴夫有问题,有大大的问题。”

  同时他又在想:“如果戴夫出现了问题,那是什么势力做的呢?美国存活的的人类么?不,不对,如果这样的话不合理。因为如果戴夫是帮助存活的人类的话,那这个基地(别墅)不可能只有戴夫一个人。看来唯一的解释就是,戴夫是僵尸方派来的人,这样就解释清楚了。看来要看看戴夫的真面目了。”吴忌已经确定戴夫有问题了,但是他不知道是不是该除掉戴夫。他想了很久,后来一拍大腿决定,先吃饱饭。。。

  晚上吴忌找到了戴夫,并向他问起那里有食物?戴夫从一个柜子中把一罐腌制好的肉拿了出来,吴忌吃得很快,毕竟从来这个世界他就没吃过饭。后来吴忌吃到一半时发现这些肉不对,好像要比牲畜的肉要嫩,比鱼肉有弹性。

  吃完后吴忌用一种慵懒的方式开了口:“我说戴夫老兄啊!你这吃的是什么肉啊?感觉要比其他的肉要好吃诶。”戴夫撇了一眼吴忌,并把吴忌搭自己腿上的的脚放了下去,同时用波澜无惊的声音说道:“老鼠肉(是不是以为是人肉啊,哈哈哈。)。”吴忌面色正常的说:“哦,果然好吃。”想当初吴忌和一堆网上的野外求生好友,一起去湖北神农架玩野外求生,没吃的,吴忌连蚯蚓都吃过,(作者当年去神农架的时候,吃过蚯蚓,真的不好吃,不管怎么整,都带有一股子土腥味,不过这玩意蛋白质含量足。)吴忌表示老鼠什么的都是小意思。

  吃完饭后吴忌躺在了客房中的床上,他看着天花板,脑中想着今天戴夫的疑点。吴忌忍不住狂涌的睡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闭上了双眼,摸索着要把台灯关掉,关掉台灯后,吴忌的双手随意的一摆,结果摸到了一个异物,他也没管那么多就先睡了。

  戴夫在吃完饭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他的双眼闪过一抹玩味,一抹不屑,他拿出了跟吴忌换来的合成机,开始试验起来。没过多久一个长着僵尸身体,植物头的怪物在戴夫的双手下诞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