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我知道小凡不是你的儿子!”看到沈非一脸惊讶,沈昱也直言不讳,“小凡告诉我的,我只是想说,你真的不介意莫初心和别的男人有过一个儿子?”

  沈非似乎没有想到沈昱会这么直接,立刻敛了笑意,“哥,我以为你会支持我,所以我才带莫初心见你的,没想到你居然也这么世俗!”

  “阿非,你知道我自从与家里断绝关系后唯一相信的人就是你了,我也是为你好,我没说不支持你,要不然也不会答应见她!”

  “那你究竟什么意思?”

  t更TY新●最f快t上5酷/匠网AX

  沈昱叹了一口气,“我只是不想你受伤,你们现在属于热恋期,你可能不在意,那以后呢?一个为别的男人生过孩子的女人,你就真的不介意?我只是提醒你,希望你考虑清楚!”

  对于沈昱的说辞,沈非十分生气,捏了捏拳头,“哥,我向来尊敬你,我今天就在这跟你说清楚,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我真的爱初心,所以我不介意,你用不着一直提醒我初心和别的男人生儿子的事情,因为初心没有给任何人生过儿子!最后我再说一遍,我爱莫初心,这辈子除了莫初心我谁也不要!”

  沈非摔门而去,眼前的情形何其相似,沈昱瘫坐在椅子上,一幕幕回忆浮现在眼前。

  与此同时,想着莫初心生着病,尚美嘉一下课就匆匆地往幼儿园赶,可是却听到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莫小凡大概上午10点左右就被他妈妈接走了,而且还给莫小凡班里了退学手续!”

  尚美嘉拼尽浑身的力气跑回她们租的屋子,敲门,没有任何人答应。尚美嘉颤抖着手掏出钥匙,推开门,鞋都不换直接冲进莫初心的房间,被子叠的好好的,桌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干净整洁,一如往常,尚美嘉松了一口气。视线突然瞟向衣柜,缓缓地打开,尚美嘉霎时苍白着脸,瘫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

  沈非看着敞开的门,立刻跑进莫初心的房间,却发现尚美嘉呆坐在地上,“你怎么坐在这里?初心呢?”

  尚美嘉失魂落魄地看着沈非,眼泪漱漱得掉下来,“初心不见了,小凡也退学了!”

  晴天霹雳的回答,沈非晃了晃身体,“到底什么情况,你给我说清楚!”

  “今天早上初心不舒服,说要在家休息,我看她脸色苍白想陪她去医院,可是被她拒绝了,然后就由我送小凡去学校,在学校我给她也打过电话,她说没事儿,已经好很多,让我不用担心,我听声音确实好了很多,也就放心了。”尚美嘉擦了擦眼泪,喘了口气再次叙述着,“下课后我给初心发了一条短信就立刻去接小凡,可是他的老师告诉我,小凡在上午10点左右就被初心接走了,还班里退学手续,我匆匆忙忙赶回家,发现她们都已经不在了!”

  听到尚美嘉的叙述,沈非显然有些不相信这个事实,可是按照尚美嘉的叙述,显然莫初心的离开是计划好的,于是耐下性子再次询问,“这两天她有没有反常的地方?”

  尚美嘉想了半天,突然看到桌上的文档,立刻爬起来,抓着那份文档,“难道是因为这个?”

  沈非立刻上前抢下文档,抽出资料,只是凭着最上面的照片,沈非的心就开始不安起来,当浏览完资料,沈非被资料里的信息震惊的无法言语,拿着资料就往外冲,现在只想当场对峙那个人。

  门被沈非大力踹开,并迅速上锁,同时将窗帘拉下。

  “怎么了?”

  “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沈非将资料摔在沈昱的办公桌上。

  沈昱看着一脸怒气冲冲的沈非,将资料拿出来,当看到照片的时候脸上立刻露出了惊讶地神情,同时沈非的心也沉入谷底,但仍不死心,希望沈昱能告诉自己资料时假的。

  沈昱迅速浏览完资料,然后看着面前与自己长相相似的弟弟,有些心力交瘁,“这些资料你是怎么得来的?”

  “你就直接告诉我,上面写的是不是真的?”沈非歇斯底里地朝沈昱吼着。

  沈昱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沈非晃了晃身体,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捉弄我们?”既怨恨又悲伤,“哥,你怎么可以辜负她,如果你当年没有辜负她,就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我没有辜负她!”多年压抑的情绪似乎终于找到发泄口,沈昱毫无形象地吼了出来,“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当年为了她,我也不惜离开家里,可是还是被抓了回去并将我们分别软禁起来。那个时候她已有身孕,父亲居然拿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威胁我,如果不娶他认定的儿媳妇,就杀了舒雨,你说我能怎么办?”

  “你就不能想办法吗?”

  “办法?在那样的家庭,你认为有什么办法可想?”沈昱自嘲地笑了笑,“软禁期间,我想过各种办法,可是一想到舒雨大着肚子,所有的计划都无法实现,你知道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吗?为了和舒雨在一起,我选择绝食和自杀,以死相要挟,多么可笑的方式。他们居然作出让步,同意我和舒雨在一起,但是必须和指定儿媳妇结婚。”

  沈非不可置信地看着沈昱,“所以你就选择答应了?”

  “为了和舒雨在一起,我还能怎么办?至少舒雨和孩子可以活着!”

  曾经所发生的事情沈非不知道,也终于知道沈昱当年为什么会与家里断绝关系,从此变成一个冷情的人。如果面临相同的情况,沈非心想或许也会选择同样的方式,瞬间有些心疼自己的哥哥,瞬间也想通了很多事情,觉得还是将自己知道的信息告诉沈昱,“哥,或许你的选择是对的,但是有些情况我觉得应该要让你知道,初心告诉我当年舒雨逃回孤儿院的时候身上有许多伤,只有肚子没有受伤,生下小凡的当天就死了,而且当时舒雨没有任何的求生意识。”

  看着沈昱突然苍白了脸,沈非犹疑着是否要将最后一句话说出来,“舒雨临死前说了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讲!”

  “说!”

  沈非看着攒紧拳头的沈昱,终于还是将莫初心当时告诉他的话说了出来,“舒雨临死前说:初心,求你,一定要帮我保住肚子里的孩子,这是我爱他的证明,我不恨他,也不怪他,但是这辈子他再也不可能得到我!”

  男儿有泪不轻弹,沈昱积攒多年的眼泪毫无征兆地掉了出来,“她还是在怨我,怨我没有保护好她。她向来都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怎么可能愿意让我和别的女人有任何关系,哪怕只是一张纸的关系也不行!”

  沈非茫然地盯着前方,沈昱心疼看着自己的弟弟,“你打算怎么办?”

  “哥,我只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初心是不是你逼走的?”

  沈昱摇摇头。

  “好!”沈非的眼神忽然变得坚定,“我决定回沈家,拿到属于我的一切,不给任何人威胁我的机会!”

  看着坚定地沈非,沈昱忽然想,如果当年自己也能这样果断,是否结局不一样?可是这个世上没有如果,时光也不会倒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