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莫初心一家三口的约会已经过去三天,而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对于莫初心而言就像一个美丽且甜蜜的梦,一点也不真实。但是听闻柳依依家庭出现巨大变故,并且本人变成精神病,莫初心便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可内心依旧不安!

  “初心,你今天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的!”

  “我也不知道,眼皮跳个不停,心也慌慌的!”莫初心揉了揉眼皮,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总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

  尚美嘉笑道,“你呀,是操心太多,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看你今晚好好睡一觉,保证眼皮不跳,心也不慌!”

  莫初心微微扯出一抹笑意,也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累了。

  刚刚接莫小凡回到家,莫小凡就接到孤儿院院长打来的电话,莫初心有些奇怪,“喂,院长,您突然打电话过来是幼儿园出什么事了吗?”

  只听电话那头传来院长小心翼翼地声音似乎怕旁人听到,“初心啊,我跟你说,今天有个长得挺俊美的男人来孤儿院问舒雨的事情!”

  莫初心顿时心生警惕,焦急地问,“那你怎么说?”

  “我就直接告诉他舒雨死了!”

  “那他有没有问小凡的事情?”

  “我按照你之前说的,告诉他孩子也死了!”院长依旧压抑着声音,“初心,你说这男人和舒雨是什么关系?会不会是小豆丁的亲生父亲?”

  听到院长的猜测,莫初心脑袋一片空白,“不,就算是亲生父亲我也不会让他带走小凡,他是我的儿子,况且当年舒雨姐受的苦一定非比寻常!”莫初心握紧了拳头,努力让自己镇定,“他有说他叫什么吗?”

  “没有!”

  莫初心按捺住心中的不安,“院长,任何人再问你这件事,你还是这样说!”

  “我知道!”

  莫初心又和院长闲聊了句就匆匆挂断电话,但是心中那股不安感越来越强烈。看着睡着的莫小凡,莫初心心里的不安才稍稍减少。

  “初心,这是我私自调查舒雨姐当年的事情,虽然被人刻意掩盖,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查到了一些!”看着一脸惊讶地莫初心,尚美嘉有些抱歉,“对不起,初心,我只是不想你总是生活在那个噩梦中,你总是想觉得当年是自己的错,可是当时你自己都是个孩子。虽然无法时光倒流,改变历史,但是我想你或许也想知道当年舒雨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作为你的朋友,或许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莫初心接过密封的文档,呆呆地盯着手里的文件。

  “调查完我也没来得及查看,就让人立刻送过来,你可以选择看,也可以选择不看!”尚美嘉转身离开房间,“只希望你能从阴影中解脱出来!”

  莫初心犹疑着,最后还是打开了文档,当看到第一张资料时,莫初心就已经瞪大双眼,一脸不可置信,“怎么会是他?”

  第一张资料上最上方俨然别着一张照片,一个女人挽着沈昱,莫初心强忍着心中的颤抖缓缓将资料看完,原来舒雨上大学的时候与鼎峰时代的大公子沈昱相恋,奈何家世背景差距太大,且沈昱已有指定婚约人选。为了反抗家族,沈昱带着舒雨藏匿起来,结果还是被沈家人发现,那时舒雨已有身孕。无奈之下舒雨被软禁,沈昱却突然选择和指定婚约人选订婚。但是舒雨被软禁期间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沈昱订婚当天,舒雨突然出现,大闹订婚现场,然后舒雨从此消失。

  看着最后那个订婚日期,与莫小凡的出身日期完全重叠,莫初心泪流满面,紧咬着下唇不发出一点声音,哪怕下唇已经被咬出血,也不肯松口。或许舒雨被软禁,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莫初心知道,想起舒雨身上的新伤旧伤,莫初心的心就如同沉入海底。那些伤口明显就是好了然后再添新伤,如此折磨一个怀有身孕的人,直叫人毛骨悚然。现在莫初心终于知道为何舒雨那样的绝望,在自己深陷折磨的时候,自己最爱的人却要娶别的女人,可是还是舍不得恨,最终选择让沈昱爱而不得!

  “为什么?”莫初心将头埋进膝间,“为什么你是他弟弟?为什么命运要如此捉弄你我?”

  莫初心看向身边依旧熟睡的莫小凡,手轻抚莫小凡的额头,“舒雨姐,我该怎么办?”喃喃低语,似乎打扰了莫小凡的美梦,只听到莫小凡砸吧着小嘴儿,喊了一句“爸爸”,然后又沉沉地睡着。

  或许一语惊醒梦中人,莫初心呆呆地望着前方,“我不会让你抢走小凡的!”

  莫初心几乎一夜未睡,按照平时的样子,准备早餐,给莫小凡穿衣洗漱,然后静静地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

  “初心,我看你脸色不好,昨晚没睡好吗?”尚美嘉有些担心。

  莫初心苍白的脸笑了笑,“好像感冒了,可能最近太累了,今天可能要麻烦你帮我请个假了!”

  “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担心的表情完全写在脸上,莫初心笑道,“就是头疼而已,又不是大病,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你还是赶紧吃完去学校吧!”

  ●`更*%新}/最g|快*\上I酷PB匠网◎\

  “那我帮你送小凡去学校!”

  莫初心犹疑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

  确定尚美嘉带着莫小凡离开,莫初心这才开始整理行李,等一切准备好以后,莫初心提着箱子离开了这个居住了三个多月的小窝,内心五味陈杂。

  匆匆将莫小凡办理了退学手续,牵着莫小凡来到甜品店。

  “老板,谢谢您不问缘由就帮助我,只要您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尽力完成!”

  老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这孩子,还有小凡,我是打心眼儿里喜欢,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隐隐约约知道你们肯定在躲着什么人!”看了一眼惊讶地莫初心,老板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说的故事,但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就让我想起我年轻的时候,虽然我没有什么太大本事,但是藏人我还是有经验的,所以你就安心在哪里住下,这是我那房子的钥匙,等避过风头,你再回来也不迟!”

  莫初心感激涕零,但还是问出心中的疑惑,“您就这样将钥匙交给我,就不怕我。。。。。。”

  “哈哈哈哈!”老板笑道,“活了这么多年,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更何况我可不希望我喜欢的孙儿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老板体贴入微的帮助,让莫初心解决了许多困难,心里默默记下这份情义,决定等这段时间过去再报答老板。

  莫初心提着行李,牵着莫小凡,离开了A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