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初心一路匆匆忙忙赶到指定地方,周围一片寂静,只有一个破旧的仓库,门口站着两个人。

  那两人看到莫初心就立刻打开仓库的大门,示意莫初心进去。

  莫初心深吸一口气,也知道自己凶多吉少,按照沈非的话,说不定就不成尚美嘉,还白搭自己一条性命,可是莫初心无法犹疑,果断地走了进去。

  哐当一声,门关了,那两个男人站在莫初心的身后。莫初心也无暇顾及,只看到正前方尚美嘉被绑在柱子上,嘴巴被贴上胶带。

  “美嘉,你怎么样了?”

  尚美嘉焦急地发不出声音,只是睁大着双眼,似乎在说快逃。

  莫初心看着尚美嘉,背后似乎有人,“我已经来了,可以把我朋友放了吧!”

  高跟鞋的声音渐渐响起,柳依依从尚美嘉的背后站了出来,“莫初心,你还真有胆量,居然真的一个人来!”

  “是你!”莫初心有些惊讶,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也就释然了,“如果你是对尚美嘉打你而怀恨在心的话,你愿意替她偿还!”

  “你们俩果然姐妹情深,也不枉费我几个月来做了那么多调查!”柳依依貌似不在意得看了看自己娇嫩的双手,“我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那一巴掌我肯定会要回来的,所以你也不用替她偿还,你看好了,我现在当场就可以拿到欠我的!”

  话音刚落,柳依依就甩了尚美嘉一大耳刮子,“得罪我的人,我会让她付出双倍的代价!”言语狠戾,莫初心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柳依依反手又是一巴掌。

  只见尚美嘉白皙的脸颊上立刻呈现红色的五指印,右脸甚至还挂着两条细细的血丝,“你的脸可真够硬的,害我刚做的指甲断了!”

  那两个男人将莫初心控制住,任凭莫初心怎么挣扎都无法接近尚美嘉,“既然这样,你也该放了美嘉吧!”

  “放,我当然会放,只不过不是现在,因为我还没从你身上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莫初心不明所以。

  柳依依使了一个眼色,那两个男人压着莫初心往前走,一块白布蒙住的板子被拉下,板子上慢慢的都是莫初心和沈非的照片。

  莫初心回望着柳依依,“什么意思?”

  柳依依一副咬牙切齿,“你抢了我的男人,还敢这么嚣张?”柳依依冷笑一声,“我已经调查过了,你还真令我惊讶,居然真有个儿子,想不到你那没小就会勾引男人,然而残花败柳的你还恬不知耻的勾引沈非,既然你那么想男人,我怎么能不帮你呢?”

  “你要干什么?”莫初心无法抑制自己的猜测,声音有些发抖。

  柳依依残忍地一笑,“哦?看来你已经猜到了,看来你真的很渴望男人啊!”

  “不,不,不,你不能这样做!”莫初心惊恐地看着柳依依,忽然想起酒吧被恶心男欺负,眼泪抑制不住地往下掉,“我没有想勾引谁?我不要,我不要!”

  莫初心奋力一挣,居然逃脱了,却又出现四个尖嘴猴腮的男人,一脸淫笑,将莫初心围在中间。

  柳依依将尚美嘉嘴上的胶扯掉,恶毒的声音在尚美嘉的耳边低语,“你就亲眼看着她被玷污,然后自己无能为力吧!”

  “柳依依,你这个歹毒的女人,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天天被男人玩弄,被畜生睡。。。。。。”尚美嘉心中的愤恨变成口不择言,惹得柳依依再次甩了一巴掌,嘴角流出血丝。

  “骂吧骂吧,等下你就没有力气骂了!”柳依依心中冷笑,“本来打算放过你的,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也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好了!”

  柳依依领着那两个男人往仓库外走,“那两个女的赏给你们了!”

  当门再一次被关上时,莫初心才如梦初醒,面前的四个男人一脸淫笑的看着莫初心,然后又看看被绑在柱子上的尚美嘉,其中一个男人淫笑道,“反正有两个女的,不如我们哥四个平分,爽完了再换着来!”

  莫初心见他们似乎放下防备,立刻转身奔向尚美嘉,还来不及做任何事情,就被那四个男人给围住。莫初心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挡着尚美嘉,不让那四个男人靠近。

  就在此时,仓库大门被大力踹开,沈非和仲晨冲了进来。当看到尚美嘉和莫初心时,立刻红了眼。那四个男人被吓到了,但很快反应过来,毫不犹豫地与沈非和仲晨打斗起来。沈非从小就被训练,就是再来四个这样的虾兵蟹将也不在话下,三下五除二就将那四个男人打翻在地。

  “你怎么样了?”沈非仔细打量着莫初心,除了有些狼狈,似乎没有受到伤害。

  `5酷匠V8网永,久R免C费-6看5小V说RL

  莫初心摇摇头,“我没事,我担心美嘉!”

  尚美嘉被松了绑,却体力不支,跌倒在地,仲晨焦急地扶起尚美嘉,“你怎么样了?”

  “我。。。”话还未说完,尚美嘉就直接晕了过去,不仅吓坏了仲晨也吓坏了莫初心。

  仲晨立刻抱起尚美嘉,匆匆地往外走,莫初心也立刻跟上,谁曾想倒在地上的四个男人突然站了起来,再次挡住他们的去路并且手持小刀。

  “我倒是小看你们了!”沈非冷冷地说着,却也知道现在情势不太好,仲晨抱着尚美嘉,还有莫初心,都无法参与战斗,还要保护他们。“初心,你等下跟在我身后,我说跑,你就头也不回的往外冲,知道吗?”

  莫初心虽然担心,但是也知道自己呆在沈非的身边就是累赘,点点头,表示同意。

  沈非出其不意地冲了上去,速度的打到两个人,同时大喝一声“跑”。仲晨抱着尚美嘉立刻往外冲同时喊了一句“跟上”。

  仲晨刚跑到仓库外就将尚美嘉放在地上,“照顾好她!”然后转身再次冲进仓库,“他妈的,居然敢动老子的女人,我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人在生死一线的时候总会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那四个男的知道自己的事情败露,无论如何都要杀人灭口,于是拼命地挥动手中的小刀,饶是从小受过训练的沈非也不幸被划伤手臂。这下仲晨更加火了,毫不要命地与那四人搏斗,“操你妈的,老子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感觉到鲜血的流动,左手背有些温热,沈非心中那股嗜血的蠢动直接爆发,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就连仲晨也感受到沈非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在仲晨的诧异下,那四个男人已经倒地不起。

  “走!”

  冰冷的一个字,犹如帝王般发布的命令,仲晨回头看了一眼那四个男人,拿出手机,“长川路8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