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心遇到恶心男

  其实杯子里面也不是实打实的酒,而是洋酒和绿茶兑在一起的,要是实打实的,估计一群人早就昏睡在包厢里面。

  莫初心喝完酒也没有坐回原来的位置,干脆坐在一边让自己缓一缓,不管怎么说,冰凉凉的液体猛地灌进肚子里,就算是夏天,胃还是有些受不了。莫初心实在忍不住反胃,告诉尚美嘉要去一下厕所,便一个人离开包厢。

  虽然包厢这边比较安静,但是舞池那边的音乐还是依稀传到莫初心的耳朵。对于这种地方,莫初心是第一次来,就连喝酒也是第一次,虽然酒里面兑了绿茶。莫初心根据指示牌来到洗手间,却发现满员,还可以清楚听见有人在呕吐的声音,当下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更加想吐。

  莫初心忍着强烈的恶心,只好去舞池那边的卫生间。再也忍不住那股恶心感,一阵狂吐。收拾好自己,却刚一拐角就撞到人,那人啤酒肚,肥头猪耳的模样,浑身酒气,好不容易舒坦的莫初心,又是一阵作呕。

  “你这小妞,长得挺漂亮的!”

  莫初心强忍着那男人的臭气,欲往另一边离开,却被那人拦下,“小妞儿,干嘛着急走啊?留下来陪哥哥玩嘛!”

  语气轻浮不说还带着一点娇嗔,莫初心心中鄙夷,顿时觉得‘拖课王’比面前的恶心男可爱多了,莫初心并不理会,决定换另一边离开。似乎那恶心男知道莫初心的意图,总之莫初心走哪边,他就走哪边。

  “请你让开!”

  莫初心话语中的冷漠反而让恶心男更加兴奋,“哟,小妮子挺傲的嘛,我最喜欢这样的小妞了!”

  恶心男忽然发作,紧紧抓住莫初心,一边凑上那张臭嘴,一边吐着气,“来这种地方,还装清高,等你把老子服侍好了,老子少不了你的打赏!”

  莫初心从来没有碰到这种事,极力做着反抗,却被恶心男硬抵在墙上,莫初心抵死不从,“放开我!”

  对于莫初心的反抗,恶心男显然已经没有耐心,一巴掌打在莫初心的脸上,莫初心蒙住了,白皙的脸上瞬间浮现一个五指印,“少他妈装清高,像你这种婊子虎爷我见多了,天生就是被人干的!”

  恶心男再次欺身,莫初心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这样对待,更没想到自己只是去一趟厕所就会碰到这种事,而偶尔经过的人只是看了一眼就立刻离开,莫初心有些心冷,期望尚美嘉能发现自己长时间没有回去能赶紧找过来。

  莫初心死命做着抵抗,只求尚美嘉能尽快找到自己,于是也不管尚美嘉是否能够听到,拼命喊着,“美嘉,救我!”

  “你叫,你尽管叫,在老子的地盘儿,我看谁敢阻止!”恶心男再次凑上嘴巴,奈何莫初心死命挣扎,到嘴的肉硬是吃不着,于是恶狠狠道,“你叫的越大声,老子等下就干的越爽!”

  这样的情况多少听说过,可是莫初心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不管恶心男到底说着什么,只是拼命挣扎,拼命求救,每一秒的流逝对于莫初心而言就像一个个慢镜头,将自己慢慢拉入恐惧之中。

  在莫初心离开包厢后,沈非没过一会儿也离开包厢,等回来时,发现莫初心没有在包厢。于是,返回洗手间,并拜托一位女生在洗手间找找莫初心,谁知洗手间根本没有人,这才找来舞池这边。结果被眼前的一幕深深地刺痛了,毫不犹豫地给了那人一拳。

  “砰”的一声,面前的恶心男倒地,也将莫初心一并带倒在地。沈非从没见过那样的莫初心,空洞的眼神毫无反应,在沈非的认知中,莫初心一直是聪明,热心,认真,温柔,为了生活而拼命,不惧怕任何困难的人,可是当自己看到莫初心被人侵犯的时候,眼里的恐惧与空洞,沈非心揪着疼,脑中只想杀了那个恶心的男人。

  恶心男还未反应过来,沈非上前立刻补了一脚,并将莫初心扶起来,而怀中的人毫无反应。

  “他妈的,小杂种,虎爷我,你也敢动!”恶心男颤颤歪歪地爬起来,“小杂种,我看你不想活了,给老子等着,今个儿你们就甭想出这个门儿!”

  对于自称‘虎爷’的男人,沈非完全不放在眼里,仔细地查看着莫初心,“莫初心,莫初心。”

  莫初心呆呆地看着沈非,叫了一声“沈非”,便什么也没说。沈非看到已经肿起来的左脸,眉头不自觉地紧蹙在一起,连自己都没发现抚摸莫初心的脸颊时,是多么的小心翼翼。

  “疼吗?”

  轻柔的语气,不自觉的怜惜,可惜莫初心就像机器人一样,摇了摇头,“我不想呆在这里!”

  “好,我带你离开!”沈非稍微松了一口气,却又无比心疼眼前的这个人,就连发生这样的事情,也能如此坚强的面对,“那你能自己走吗?”

  *`最√新章n节o上^2酷◇@匠S网

  莫初心点点头,跟随沈非离开。

  只可惜,还没走几步,‘虎爷’已经将舞池清场,身后站着十几个小混混,“小杂种,老子说过,今个儿你们甭想出这个门儿!”言语中甚是得意,“要想活命,可以给你指条明路,把你身边的小妞儿交给我,等她把我的兄弟们伺候爽了,你再断条胳膊,我就让你走,怎么样?”

  ‘虎爷’刚说完,便得意的笑了起来,身后的小混混也一个接着一个吹起口哨。莫初心瞬间苍白着脸,身体似乎摇摇欲坠,沈非唯有将莫初心紧紧地搂在怀中。

  “要么让路,要么死!”沈非冷着一张脸,身上的杀气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上!女的抓活的,男人直接给我砍死!”向来嚣张惯了的‘虎爷’怒了,从来没有人敢如此不将他放在眼里,而且还是一个毛头小子,二话不说,便下了命令。

  身后的小混混拿着钢棍或者砍刀,齐齐冲向沈非,而沈非却淡定地将莫初心搂在怀中不让她看血腥的场面,甚至连耳朵也紧紧地捂住。

  突然一群人冲了出来,将‘虎爷’的人团团围住,还有一个黑大个儿手里拿着枪,紧紧地抵在‘虎爷’的脑袋上,形势立刻调转,可是说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二公子,如何处置?”

  那黑大个儿脸上一条深深地蜈蚣疤,十分狰狞,就这样的形式,这藐视人命的语气,就让这群小混混吓得丢掉武器,‘虎爷’更是直接吓得尿了裤子。

  “这群人随你处置!但是。。。。。。”沈非语气一转,眼睛不屑地看着‘虎爷’,“这个人我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是,二公子!”黑大个儿领着一群人,迅速消失。

  待酒吧恢复宁静,沈非才松开双手,再次查看莫初心的情况,却发现莫初心居然靠着沈非睡着了,沈非知道莫初心真的累了,于是掏出手机,“莫初心出事了,把尚美嘉带去我那!”

  一通电话不到三秒,言简意赅,沈非抱起莫初心离开酒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