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女子微微颔首,看向大厅。

  “大厅是赌博的地方,那些已经没有一丁点钱的人才会来这赌,这里云集了差不多全圣都的穷人。她们都妄想来这里赢一把。”

  女子说话没有一丝声调,眼睛也无波澜。完全不同情他们。

  冷十三也是一笑,她也瞧不起这种妄想赌博能发家的懒汉。若是想发家致富,为何不自己动手种田耕地,自己做下买卖,自己刻苦读书或苦练武功争取能谋个一官半职呢?

  看着在赌桌上那些贪婪且懒惰的人,真是叫人恶心。

  忽的看见跪坐在一中年女子身旁的的中年男子和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姑娘正在啼哭。

  “妻主......侍身...呜呜..侍身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呜呜呜..别赌了..别赌了..这可是咱家最后的钱了啊..别赌了。。”

  “母亲,母亲..沁儿好饿..母亲带沁儿去吃饭好不好?”

  那中年女子长了一张尖酸刻薄的鼠脸,大大的龅牙龅在外面,正起兴兴的她显得很不耐烦,一手在桌子上拍着,一手打向那名中年男子。

  “死东西,给我赶紧滚,你赶紧去洗衣服,这不就有钱了吗?!”

  “妻主...妻主...别赌了,别赌了...”中年男子捂着脸,双目含泪的扯着那名女子的衣服。

  “听到老娘说话了没有?!”那名女子大吼道,“赶紧给老子滚!”双手忽然显现出了淡橙色灵力,打向那名男子。

  但是,一道淡黄色的灵力回了过去,打在了女子的手上。

  是长昀!

  长昀怒瞪着那名女子,“你欺人太甚!”

  那名女子也没想到忽然来了一个如此之美的年轻男子。

  立即用着色眯眯的眼光看着长昀,“美人,你跟着我吧,保你一生穿好吃好。”

  随即用手触碰着长昀的脸颊。

  “混蛋!”长昀伴着黄色的灵力打出,却不想那女子竟是黄灵巅峰!“该死!”长昀一声咒骂,忽的有人揽住了长昀的腰肢。

  是妻主!

  冷十三凤眸微眯,眼里的怒气不言而喻。

  “呵,你,给长昀动了手?”虽是问句,但口气,毫无疑问是肯定。压力排山倒海般向那名中年女子袭来,“怎么...怎..怎么了?”女子不服气的开口,略有些恐慌。

  “哦?”冷十三笑着,淡淡的笑着。后果嘛,很严重!

  狠狠地扫过一眼那名中年女子,女子忽然‘啊’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众人围过去一看,双手双脚的筋脉已经被挑断!冒着汩汩的鲜血。

  冷十三轻轻一挥手,那筋脉竟自动长了回去,但半分钟之后又开始腐烂,筋脉又再次断裂。就这么一直周而复始。

  中年女子躺在地上,疼得快要晕了过去,“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这么如此,还不如死来的痛快一点!

  “你,想死?”冷十三笑得越发灿烂,踩着血水慢慢走到她的前面,如同生长在地狱的彼岸花一般妖冶。“是...是...”

  “那本王,偏不让你死。”冷十三弯着腰,看着那名女子,随即起身,拿出一枚纳戒,把那名女子装了进去。

  bj酷p匠v网O:唯2z一12正s¤版,jD其($他U)都是E盗Y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