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o正版章hG节…上酷(匠!网

  穿过来的这几天,她终于理清了脑子里的记忆碎片,他是这个珑郅国女皇膝下的十三皇女,好像她这个身体的前主人生下来便是一个傻子,所以他母皇就不怎么喜欢她了,再加上他父亲昭阳正君在她四岁时已仙逝,她变得没有依靠。姐妹们欺负她,她忍。母皇的正君们侮她,她忍。大臣们嘲笑她的身世,她还忍。但,现在已不再是那个凤焓熙,她不再忍了,冷十三,不!是凤焓熙!雄起吧!皇位?!权利?!地位?!定做第一!

  露胥二十年春

  一缕阳光洒在冷十三绝美的脸庞上,微睁眼眸,懒散问道:“清悦姐,什么时辰了?”

  清悦莞尔一笑,“放心吧皇女。现在才卯时刚过半,离早朝还有一个时辰呢!”

  冷十三点点头,“帮本宫梳洗一下吧。”说罢就下了床。前天刚刚让清悦递了折子给她那英明神武的母皇,说她病已好,而且不傻了,想要上朝替母皇分忧。其实冷十三只是想给那些大臣们一个下马威而已。

  梳好了一个简单的绾,又戴上了一个紫玉阙冠,穿了一身紫衫蟒袍,便去上朝了。

  十三皇女府离皇宫并不远,但差不多经过每一处地方都会听到外面一群人在窃窃私语;“哎,你说,这十三皇女不是个傻子么?!怎么去上朝了?”

  “嗨,谁知道呢。谁让人家是皇女嘞,傻子都能上朝。”

  “傻子就别上朝,这不丢我们珑郅皇朝的脸吗?!”

  “就是就是,太丢脸了!”

  清悦一个劲的想发作,但都被冷十三按了下来。

  “皇女!”清悦一脸气愤。

  冷十三倒是很淡定,倾城一笑,“哎呀,清悦姐。本宫不急,你急什么。再说了,本宫原先就是傻子啊。他们说的没错啊。”

  清悦咬了咬唇,“可,可,可也不能这么说您呐。”

  “安啦安啦。”

  清悦叹了口气,便不再说话了。

  就这么寂静了一柱香的时间,忽然马儿一阵急鸣,马车忽的停了下来,就听见车夫从那大骂道:“哪来的不长眼的玩意,赶紧滚!没看这是皇女的车吗!”

  冷十三一皱眉,“住口!”说罢便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旁边围观的百姓只见一位紫色蟒袍女子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倾城绝伦的相貌像是从画里的一样。眉头紧皱着,冷峻,眼里尽是寒意。这便是落长昀对冷十三的第一印象。

  冷十三没有看到跌坐在马车前的落长昀,问到车夫:“怎么了?”

  “一个人冲了过来,不小心撞了…请皇女恕罪!”车夫连忙跪下。

  “起来吧。”

  冷十三这才看见跌坐在马车前一身白衣的落长昀。冷十三当时已经乐疯了,卧槽卧槽,这么帅的一个帅哥!搞到手搞到手!!一定要搞到手!

  “忍住!忍住!”冷十三呼了一口气,回了先前冷峻的模样。她伸出手来,向着落长昀。落长昀也是一愣,见她手上还覆着一块手帕,才明白她这是要扶他起来啊,伸出细嫩白手轻放到了冷十三的手上。好吧,当然隔着一层手帕。

  但是,脚踝处的一阵钻心疼痛,不得不让起了一半的落长昀有跌落了下去,但这次,没有跌落到冰冷的地上,而是跌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他低着头,只听见冷十三那好听的嗓音在他耳边轻轻说道:“起不来就别起了。”说罢一个公主抱就把落长昀抱了起来。长长的发丝遮住了落长昀早已羞红的脸。

  就当百姓们还在震惊之时,冷十三早已抱着落长昀上了马车,只留下还在外面的清悦:“麻烦了清悦,替本宫给母皇说一声,

  今日早朝,本宫不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