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盯着那丛林半天后,见藏在丛林里的人没有动静,张生眉头一皱,便朝着那丛林的方向而去。

  那藏在丛林之人似乎知道自己无法躲下去,便直溜溜的走了出来。

  此人出现在张生面前的时候,张生双眸中却是出现一股少见的惊诧之色。

  这是一个小女孩,莫约十二岁左右,一张白皙无垢的脸庞如若美玉。精致的小瑶鼻下一双红润的嘴唇鲜艳欲滴,引人采摘,琥珀色的眸子闪烁着莹莹亮光,似乎会说话一般。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少女头发散乱,有些脏兮兮的披散在后背,让得整体的美感失去不少。不然张生估计都有种冲上去将其放倒的冲动了!

  此女虽然才十二岁左右,已是美若天仙,张生难以相信二十岁之后,这个小女孩会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显然用倾国倾城来形容这小女孩并不足以形容少女的美丽,妖孽二字似乎更能形容这少女的美丽。

  此时这小女孩正鼻子微皱,可怜巴巴的看着张生篝火上的烤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小姑娘,你很饿吗?”看着少女如此模样,应该有好几天都不曾吃饭了,于是张生指了指篝火上的那几串烤肉。

  那少女并未说话,琥珀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火上的烤肉,轻微的点了点头。

  张生咧了咧嘴,眸光闪亮,微笑着拿起一块烤肉,递给了少女。

  接过烤肉,少女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虽然看似饥饿,但少女似乎并没有狼吞虎咽,反而优雅的吃着烤肉。

  “这小丫头估计饿了好多天,但依旧有着吃相,估计出身不凡,应该是某个家族的大小姐走丢了。”看着少女的样子,张生默默点头,如果他猜得没有错,张生还是准备问一下这少女的情况,将其送回家族。

  心中做好打算,张生再次将目光落在少女身上。

  此时已是初夜,白皙的月光穿过林子,透过细密的枝叶,洒在在少女的洋溢着幸福的脸颊上,白衣飘飘,在风中舞动,这一幕让的此刻的少女看起来如神圣无比。

  这一幕让得篝火旁的张生竟看的呆在那里了。

  月光下,这少女美的不可一世!张生从未见过有着这样绝世容颜跟气质的女孩,就算是在前世,那些电影明星们也难以跟这女孩相比。

  毫不夸张的说,这女孩的颜值跟气质可以甩那些明星足足好几条街。

  张生手中吃剩下一半的烤肉不自觉的落在地上,整个人嘴巴大张,口中的食物都已忘记了咀嚼,眼睛在这少女的身上再无法移开。

  这少女看到张生如此异常的样子,美眸也是一眨一眨的看着张生,其中满是好奇之色。

  她心中好奇的是,面前这个男子为何看着他会有如此的表情,竟然都呆在了那里。

  盯着少女看了许久,张生才回过神来,仔细看去,张生发现这少女虽然美若妖孽,但却与天剑大陆的人长得有些不一样,张生忍不住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一个人在这芦华山中?”

  那小女孩眸子转动,思考起来,想了许久,这小女孩眼睛一亮,道:“我叫妍曦,你可以叫我小曦。”

  小曦,小曦!口中默念几遍,算是得口后,张生便记下这个名字。

  看着面前的妍曦,张生道:“对了小曦,你还知道你家在哪里吗?”

  谁知妍曦摇了摇头,一脸茫然的道:“我也不知道。”

  对于小女孩的话,张生也暂时相信了,于是道:“既然你忘了家里是什么地方的,就先跟我在一起吧,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

  “哥哥?”妍曦一脸茫然,口中喃喃自语,琥珀色的眸子缓缓抬起,看着张生,眼泪如喷泉般涌出。

  “哥哥死了,被坏人害死了,呜呜!”似乎牵扯出了妍曦心中的痛苦,妍曦一头扎进张生的怀中死死的抱住张生痛哭起来。

  “那你的家人呢?”看着小女孩的模样,张生微微咬牙,问道。

  “家人,父亲!哇......”这时小女孩哭的更加厉害了,脑海中不断的浮现他父亲临死前呲目欲裂的样子!

  “妍曦快离开这里!”妍曦的脑海中依旧回想起他父亲一脸焦急的怒喝脸庞!

  一道道剑痕,一次次攻击落在他父亲伟岸的身躯上,让那个身为他世界中整片天空的男人倒了下去,那一刻妍曦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无力的她只有在血雨中挣扎,呐喊,可是这些毫无作用,完全无法让灭族的杀戮停止!

  一具具尸体,一声声惨叫,一张张如若魔鬼般的狰狞面孔,在妍曦的脑海中不断的出现,此刻的她想起那如地狱般的场景脸上一阵苍白,娇躯忍不住颤抖着,显然这一切,并非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女所能够承受的!

  “为父要用这最后的力量打开空间隧道,让你到达另一个大陆,记住在那里一定要活下。”脑海中回荡着父亲的最后一句话,妍曦狠狠的咬着嘴唇,委屈,怨恨,愤怒,无力,不甘,种种特殊的情绪,五味陈杂般在她心中出现,让她的泪水更加汹涌。

  直到一刻钟后,妍曦的哭声方才停止,张生缓缓俯身,看向怀中的少女,这少女似乎是因为哭干了泪水,精力耗尽而睡了过去。

  微微擦拭了几下少女脸上的泪痕,张生叹息一声,将空间戒指内的被子取出,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地面铺在那里,将少女缓缓放下。

  父亲!就在张生手臂要抽离开的时候,那睡梦中的少女眉头紧皱,小脸上满是挣扎之色,手臂用力传来一股难以置信的力量,死死的抓住张生,不肯放开。

  见到如此状况后,张生微微叹了口气,将少女额头的发丝抚平,静静的看着少女的脸颊。

  虽然他不知道这小女孩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能够感觉出这小女孩内心那种非人般的痛苦!

  看妍曦睡得正香,张生不愿将其吵醒,于是抱着妍曦入睡。

  天色已亮,阳光从天而降,张生伸了伸懒腰,从地面坐了起来,这一夜睡得也算舒服,并没有灵兽过来打扰他。

  身体一转,张生发现自己身边空空如也,那身穿白衣的小女孩已不知去向。

  “这小姑娘独自一人,能去哪里呢?”收起被子后,张生张望了几下四周,发现无果后,开始从戒指内取出一些干粮,吃了起来。

  待到温饱后,张生起身离开,朝四周搜寻过去。

  在四周搜寻一遍,发现无果后,张生来到昨日洗澡的河流处准备储存一点干净的水,没想到妍曦却在河中洗澡。

  “这小丫头估计好几天没洗过澡了,是该清洗下了。”看少女在洗澡,张生暂时离开,停在河流的四周,默默守护着。

  不一会功夫,妍曦已经梳洗完毕,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红色裙子。

  当妍曦梳理完毕,穿着一身红色裙子出现在张生身边时,张生再次呆在了原地,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

  如果不是这少女还没有发育成熟,张生估计早就有将其放倒的冲动了......

  少女琥珀色的眸子一眨一眨的望着张生,眼中充满着好奇之色,她开始打量起面前这个男人,这男人与她家乡的男子不太一样,她家乡向她这么漂亮的女人有很多,她也不过算其中之一,怎么这少年看她的目光有种把她当国宝的感觉?

  “哥哥,你为什么一直盯着人家看,我很漂亮?”少女掩嘴一笑,别有风情的道。

  张生不禁被这少女的样子弄得有些兽性大发,狠狠咬牙,暗骂自己一声畜生后,张生无奈点了点头道:“妍曦,你的确很漂亮,不过你还是找快面巾把你的脸遮住的好。”

  妍曦嘟囔了几下小嘴,双手托着下巴,道:“为什么呢,哥哥,妍曦这样不好吗?”

  “这里有很多坏人,如果妍曦不想被坏人欺负,就听哥哥的,把脸遮起来。”张生循序渐诱的说着,好像大灰狼在教导小红帽一般。

  g酷、#匠@…网Xy唯一◇正版I◇,lb其}他)都Lq是◎5盗版◎"

  “恩,既然哥哥说有坏人,那妍曦就听哥哥的。”说着,妍曦便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块面巾,将自己妖孽般的脸蛋蒙住。

  看到那妖孽般的脸蛋被蒙住后,张生这才松了口气,俗话说红颜祸水,张生可不想让这小丫头带着逆天的颜值跟在自己身边乱转悠......

  看到少女听话的做完这一切后,张生道:“妍曦,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我就是你的哥哥,我叫张生,如果有人问你叫什么,你就说自己叫张妍曦。”

  “恩,我知道了哥哥。”少女乖巧的点了点头,回答道,

  妍曦乖巧的样子,让得张生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引来少女一阵不满后,张生方才拿开自己的咸猪手,与少女一起准备离开芦华山。

  吼!张生正欲离开芦华山,却听到一股强大的兽吼从右边不远处响起,眉头微皱,朝着那声音处遁去,张生与妍曦两人很快便来到这灵兽怒吼的地方。

  一头身高三米的血毛猿出现在张生的视线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