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形一移,瞬间消失在原地,中年人手中长剑在虚空不断挥舞,其上带着一股淡紫色烟雾。

  烟雾缭绕中,竟形成一股无形的剑阵,朝着张生笼罩而去。

  看着这散出来的烟雾,张生再次生出一股无法躲避跟被束缚的感觉,那烟雾似慢实快,眨眼睛便到达张生面前。

  面对这种雾气,张生避无可避,很快就被束缚其中,宛若进入泥潭般,有种处处被限制的感觉。

  “嘿嘿,中了我的迷魂雾,就算是剑意初级的武者也只能跟我战个平手。”冷笑一声,那中年人手指掐诀,默默念着什么。

  “吞天食地功法!”张生心中默念吞噬功法,在他体内,七百二十个穴道跟小腹气海都化为一个个漩涡,迅速的吞噬着这紫色烟雾。

  很快这紫色烟雾便被吞噬干净,这让得那中年人面色带着一股惊讶,掐诀动作因此而断。

  “嘿嘿,果然有着几把刷子,竟能够化解我的迷魂雾,不过接下来的限制可不是你能够化解的。”那中年发出一阵阴森的冷笑生,左手从袖子内滑出,在其手上一个紫色水晶戒指闪烁着蒙蒙亮光。

  戒指一出,一股强势的威压便是从中年人周围散发而出,以中年人为中心,三米之内的青草缓缓枯萎,化为草沫。

  “这种气势,竟比之前那几个人同时散发出的还要强上许多!”感受到这股气势,张生眉头紧皱,一股压力从心中油然而生。

  咻!一根紫色的细丝从中年人的戒指内飞掠而出,随后骤然没入张生的身体内。

  冰冷,极度的冰冷,宛若身体都要被冻成冰雕的冰冷蔓延张生的四肢百骸,经脉以及血肉,让得张生反应极度迟缓。

  吞天食地功法在此刻的运转速度也不由得变缓几分。

  “果然如此!”感受着吞天食地功法作用减弱,张生验证了之前的猜测,这吞天食地功法会根据他的实力而变化,他的实力越强则吞天食地功法的吞噬力越强,而且这吞天食地功法也不完全可以吞掉任何力量,如果面对的能量过强,则难以形成正常的吞噬。

  比如这寒冰般的限制.......

  “必须吞掉这寒冰,不然只有一死!”张生心中怒喝,那吞天食地功法在此时更加迅速的运转起来。

  “你过去,给我一刀刀的杀了他!”残忍的看着张生,中年人朝着身边的一个大汉挥了挥手道。

  大汉擦了擦拳头,冷笑一声,便拿着大刀朝着张生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必须加快吞噬速度!”张生使出全力,开始吞噬那中年人戒指中传来的寒气。

  “嘿嘿,还想反击?”那中年人冷笑一声,控制着的紫色细丝骤然一颤,一股更加霸道的寒气便是从其戒指内爆发而出,朝着张生体内疯狂涌入。

  如山般的压力涌入体内,张生正被着寒气逼的步步败退,眼看着这寒气就要逼入张生的丹田气海时,张生的脑袋却是传来一阵轰鸣!

  “吞天食地功法第二重:可吞噬妖兽骨骼,血肉,经脉,包括一些植物的能量。”张生识海内部出现一行字幕,显然在长久的吞噬下,这吞天食地功法晋级了!

  这个时候,张生体内的吞噬速度骤然暴增,比之前吞噬的速度增加了十倍不止!

  那寒冰之力此刻在张生体内迅速消融,化为一点点能量进入到张生体内,成为张生实力的一部分。

  张生背后的那大汉此刻已到达张生背后,手中大刀挥舞,正要朝张生肩膀砍去,这一刀下去恐怕张生整个肩膀都要被斩掉!

  然而就在这大刀落下的那一刻,一柄淡青色长剑夹杂着凌厉的剑气划破虚空,直接刺在这大汉胸口,将其心脏贯穿。

  酷‘B匠a#网8,首发+

  额.....大汉发出一股无力的呻吟,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张生,随后软到在地。

  而那名中年人更是一脸不可置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生竟然能够破开他的限制!

  然而没等中年人惊讶的神色消失,一抹惊惧便是从其脸上出现,在他的感知中,他控制着的紫色细丝正以一种疯狂的速度涌入面前这少年的体内。

  这细丝乃是他们邪魔宗使用生命本源练至而成的,而张生如今吞噬他的细丝便等同于在吞噬着他的生命力!

  中年人拼尽全力的要将自己的本命细丝撤回,但却发现张生体内那吸引力完全不是他能够挣脱的,整个人脸色的惊惧完全化为惊恐跟疯狂。

  “嘿嘿,现在才想逃,晚了!”张生冷笑一声,体内那吞噬功诀运转的更快了。

  “啊!啊!”生命被吞噬的痛苦让得中年人惨叫起来,肉眼可见的是在其手指上的那颗紫色水晶戒指此刻光芒暗淡,其实竟开始出现道道裂痕。

  “快点救下大人!”看到如此一幕,那些邪魔宗的人面色发狠,一个个手持武器,朝着张生奔来。

  噗!一剑刺穿一名初级剑气修为的武者,张生身形一转手中长剑

  “啊,发出一声惨叫!”那中年人身影爆飞而出,一人在空中一口鲜血便是倒喷而出,随后摔倒在地。

  此刻这中年人正满脸恐惧,脸色苍白,一股湿润此刻不自觉的从跨步缓缓流下。

  骚臭之味,弥漫空中......

  看到如此一幕,那些邪魔宗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这少年当真是残忍至极!

  “快撤!”强如首领的高级剑气修为都不是面前这少年的对手,那些武者抬起中年人的尸体,迅速朝着上苑村正南方奔去。

  张生目光发寒,身形快如疾风,很快便追上一个邪魔宗的青年,随后双拳轰出将一名邪魔宗的人重伤。

  轰!这名邪魔宗人重重的摔倒在地,随后口吐鲜血,当他准备再次翻身而起时,一柄长剑青色长剑便是抵在了他的脖颈处。

  “大,大哥,饶了我吧。”那名邪魔宗的青年看到自己逃不掉后,立刻求饶起来。

  好歹这次的邪魔宗人并没有说什么自己上有老下有小的话,不然张生就要无语了。

  张生道:“饶了你可以,不过你要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

  青年赶忙点了点头,说道:“你要问什么问题,如果知道我一定告诉你。”

  张生心想既然他得罪了邪魔宗,那么一定要摸清楚这邪魔宗的底细,于是问道:“邪魔宗分为内门跟外门吗?外门弟子多少,长老多少,分别是怎么样的实力,同样内门的势力如何?”

  邪魔宗弟子有着严格的规定在外界不得透露自己宗门的情况,如果被发现,就要被献祭给邪神。

  想到宗门惩罚的严厉,这青年额头泛起一股冷汗。

  看到此人犹豫张生呵呵笑道:“既然我说要饶你一命,必定说话算数,只要你回去不说,谁知道你透露门派消息?”

  在张生的威逼利诱之下,青年人最终咬了咬牙,道:“我们邪魔宗有总盟,总盟不再此地,我们只是南昌国的分盟之一,在芦城附近活动。”

  “在我们外门有着三百多个弟子,其中高级剑气的精英人员有五十名,设有五个长老,分别有着初级剑意的实力。”这青年道。

  点了点头,似乎若有所思,张生继续问道:“那之前的中年人是你们外门的精英人员?”

  “是的。”青年说道。

  看到安全无恙后,邓肯跟韩五等人便来到了张生身边,随后一脸怒气的看着地面上的这个青年,道:“神使大人,此人罪孽深重,何不将此了结了!”

  听到此话,那青年脖子一缩,一脸害怕的看向张生,毕竟此刻他的性命可是掌握在张生手中,只要张生一句话,他便会陨落至此。

  张生道:“本神使既然答应了让他回去,自然会饶他一命。”

  听闻此话,那青年一脸感激之色。

  “不过,我上苑乡有不少村民喝了你们邪魔宗的汤药,除非你将解药交给本神使,不然的话,本神使能饶了你,他们也饶不了你。”说着话语,张生指了指身后的这些村民们。

  这些村民们此刻都是一脸凶光,狠狠的瞪着这名青年。

  见状,这青年缓缓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袋子白色的晶粉来,看着张生一脸真挚的说道:“这便是我们邪魔宗让村民喝下毒水的解药。”

  看到解药,那些村民都是一脸的激动,这下整个村子的人都有救了。

  盯着面前的白色晶粉仔细看了看,张生面色怪异的道:“解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