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既然小爷我没有死,也不责怪你了。”没有好气的白了那老头一眼后,张生看着李全身上的纹身,面色微微凝重,道:“你刚才说的邪魔宗究竟是什么存在?”

  老头缕了缕胡须,声音沧桑的道:“邪魔宗这个宗派在数千年前就已经存在,他们信奉邪魔神,并且靠吸收常人的精气为主,在这世界上祸害了无数人。”

  听到这剑灵的解释后,张生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现在他正在想这邪魔宗的人跟赵雄有没有关系。

  如果没有关系那倒好,如果有关系,那就......

  “好了小子,该知道的你都已经知道了,本尊现在灵力欠缺,需要离开你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要给本尊命硬点,不要嗝屁了!”古剑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

  “离开,你要去哪里?”张生一脸迷茫的询问道,哪知这古朴长剑并没有理会自己,便咻的一声化作一个流光没入到那洞穴顶部的粘稠液体中消失不见。

  这家伙竟然能够进入其中?看着古剑进入到这液体之中,张生面色微微一变。

  这个粘稠液体让得张生费尽全力也都只能在其上留下一些波动,而这剑灵竟然能够直接进入其中,看起来这剑灵的确不是一般的强大。

  将地面上那二十个尸体的财物搜刮干净后,张生便离开了这个洞穴,准备回到村子中。

  在山中行走,张生遇到过几个灵兽,这些灵兽都被张生随手解决,拿走了这些灵兽的皮毛后,张生便回到了村子中。

  “神使大人,您终于回来了。”回到村口的时候,张生便看到了一个中年人迎了过来,此人正是村里的农民邓肯。

  见到邓肯后,张生点了点头,询问道:“本神使问你,我走的这段时间,村子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听到张生的询问,这邓肯一脸愤恨的说道:“神使大人,您走的这段时间,那巡使派了不少人在村子里,甚至不允许村民走出村子,还限制了我们的自由!”

  “有这事?”本来心中就怀疑这赵雄是否跟邪魔宗的人有所来往,但现在看来这赵雄十有八九是跟邪魔宗有着联系。

  这赵雄连村民的人身自由都限制,显然把村民当成是待宰的羔羊,关在笼子里!

  “对啊,神使大人,他们还打伤了很多村民!”说道这里,邓肯双眸中的愤怒更是浓郁,狠狠咬牙道:“而且,就连我的小儿子也受了伤。”

  “这些官兵实在是跟土匪无二!”

  听到这里,张生没有丝毫犹豫,理解说道:“走,带我回村!”

  小村的广场上,此刻围拢着几百号人,在广场的台子上此刻正站着一些身穿黑色斗篷的中年人,这些中年人都是神情阴冷,双眸中微微泛红,看起来如同邪魔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在这些身穿斗篷之人的背后是一个通天般的柱子,此刻柱子上正捆绑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如果能够近距离观看,不难认出此人就是救了张生多次的那个老人。

  “本村子只能有一个信仰,那就是伟大的邪神!”一个身材消瘦的中年人目光阴冷,扫视着台下的众人,“如果谁有不服,就会受到邪神的诅咒,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活在炼狱之中。”

  “很不幸,有人敢反对邪神,所以她将受到邪神正义的惩罚!”声音澎湃的说着话语,随后这个中年人将手指指向在虚空悬挂的这个老人,脸上露出一抹残忍。

  看着中年人的虚伪表情,这个老太太一脸厌倦,随后嘴唇蠕动,一口唾液便是从空而降,直接落在了这黑袍人脸上。

  “什么邪神,大家不要相信他们!”老太太一脸厌倦的看着这中年人,朝着台下的乡亲们吼道:“我们村子里只相信太阳神,相信神使大人!”

  被吐了一脸,那名中年人顿时恼羞成怒,双眸中狠历爆发,随后朝着虚空紧紧握了握拳头!

  而那悬空的老太太此刻面色苍白,发出一股凄厉的惨叫声,整个人宛若受到重创般,没有了力气。

  最新Ix章节)&上j、酷、◎匠C网t…

  看到这中年人的手段后,那高台下方的人都是一脸的惊惧之色,虽然他们都知道老太太说的话是对的,但是他们敢说一个不字吗?

  如果他们说一个不字,或许很快便会成为一具尸体。

  “既然你们选择臣服邪神,那么就每个人喝下去一碗圣水,表示对邪神的尊敬!”那中年人手掌一挥,台下便走来十几个官兵,将一个个满装黑色液体的盆子端到了村民身边,看着村民一个个喝下去这黑色液体,方才将盆子放到别处。

  喝完这些黑色液体之后,村民的脸色都是有些微微苍白,在其额头之上分别有着一抹印记出现,虽然微弱,但却极为真实。

  看到这些村民脸上的印记之后,那中年人脸上露出一股满意的笑容,道:“好,既然大家都表示臣服于邪神大人,那就请走出一个人代替邪神大人来出面惩罚此人!”

  手指再次指向那虚空中悬挂着的老太太,这中年人脸上再次出现一抹残忍之色。

  “嘿嘿,老太太,你说的神使大人现在似乎不管用了呢。”看着老太太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后,这中年人发出一股阴阳怪气的笑声,“是不是那神使大人早已经吓尿了裤子,不敢再回来了呢?”

  “神使大人才不是那种人!”老太太虽然有些萎靡不振,还是一个劲的护着张生。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看到这老太太有些冥顽不灵,这中年人面色一寒,一股黑色匹练便是从其双手爆发而出,直接飚射像空中的老太太眉心。

  在这一刻,那数百个村民们都是面色一变,露出一股惊恐来。

  那老太太也认命似得闭上了双眼。

  蓬!然而就在这老太太认命之时,那柱子却是在虚空折断!与此同时,一名少年飞掠而来,在木柱落下的时候,一剑将绳子斩断,接住了从高空坠落的老太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