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朴长剑跟张生识海相互连接,识海内增加的零零火星也被张生第一时间所感知到,这一发现让得张生心中大喜。

  “看来这长剑果然玄妙无比,竟能够轻易化解这青年的攻势,并且将浓郁的火元素化为己用。”嘴角微微上扬,张生再次看向青年的目光中带着一股淡淡的嘲讽。

  那名青年显然没有想到在自己如此强势的一击之下,张生竟然还能够活下去,并且看样子这张生还毫发未伤,并且这少年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已没有了之前的凝重,反倒是带着一抹轻视之色。

  “竟然能够挡住我的全力一击,不错。”青年面色凝重,开始重视起了张生。

  “所有人都给我上,杀了这张生巡使大人必有重赏!”看到李全力一击并没有奈何张生后,旁边的副官恨意更是浓郁。

  副官身边,那剩余的七八个人拿起武器朝着张生逼近,很快便跟张生缠斗在一起。面对呼啸而来的刀剑,斧头,张生面色淡然,如同泥鳅一般游刃有余的穿梭在这些刀剑的空隙当中,并且在游移的过程中不断的挥舞长剑,在这些士兵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虽然这些伤口不足以致命,但这般长久下去,这些士兵必然会耗尽体力,让这些围攻的士兵们心中难受至极!

  张生并非是真的怕这些人,而是他想借助这些士兵们练一下自己的身手,妖兽的实力实在太弱,根本经不起他练手,只有这些人才是他试手的最好选择。

  旁边那名青年双面冰寒,如同毒蛇一般始终锁定着张生,这让得张生眉头微皱,对着青年留意了几分。

  “李全,你还在看什么,还不动手?”旁边的副官朝着李全呵斥一声,但那李全却毫无所动,锁定着张生的双眸却是愈加冰寒。

  张生不断在这人群中游走,身法施展开来,将这些面前的攻击尽数躲避。那攻击张生的七八个士兵眼看着连张生的衣角都触碰不到,便朝着旁边散开,停止了攻势。

  八个人此刻面色发寒,双眸中带着浓浓恨意,这些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剑痕,身上早已血迹斑斑,甚至有人被张生刺中后背,流了满身鲜血。

  相互对视一眼,八人默默点头,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随后掐指念诀,一股淡金色的印记从八人的额头缓缓浮现,其中有着晦涩难懂的波动。

  看到八人怪异的举动后张生眉头微微一皱,根据这具身体生前的记忆,这个世界上似乎有着一种叫做战法的东西,看这些士兵的举动,显然在罗列队形,形成一种战法!

  战法,战斗时使用的阵法,其中战法的品阶分为四个,分别为:天,地,玄,黄。

  战法一般都是在军队中有修炼,为了能够以少胜多,甚至以弱胜强,这个大陆的智者便发明了战法这种东西。

  一个好的战法一般能够让军队以少胜多,甚至击败十倍于自己的敌人。在前世的张生就一直喜欢三国演义这部电视剧,其中有着各种兵法,能够以少胜多。

  而战法也不乏被灵修使用,而这些灵修往往都是牵扯到门派恩怨,进行不死不休的战斗所用。

  “竟然是战法?”看到几人形成阵势,要用出战法后,张生微微一变,露出许些惊讶来。

  看到张生变色,那副官瞬间得意起来,仿若浑身都来了力气,朝着正在形成战法的七八个士兵喊道:“快点启动,用战法给我杀了这个张孝生!”

  “区区低级战法也想杀我?”张生双眸逐渐泛冷,虽然张生嘴上这样说,但张生心中还是微微警惕,毕竟他还没用遇到过战法,这战法威力如何,他自己也不知道。

  “就算是低级战法,杀死你也足够了!”李全嘴角微微上扬,双眸露出一股残忍。

  队形很快便形成,八个士兵分为前后两队,七个士兵为一队在后方,剩下的一个人为一队,站在这些士兵的前方,顿时七人气势如一,而在前方的那个士兵气势更是不断的飙升,隐隐有种与李全齐平的感觉。

  八人同时暴喝一声,气势如一体,进入到前方那青年的身体内,那青年面色冷峻手中斧子飞掠而出,夹杂着风暴之声,带着如山般的压力朝着张生劈去。

  本欲躲闪,谁知这巨斧顷刻间便落了下来,速度之快让张生避无可避!无奈之下,张生只好暗暗咬牙,使用起剑诀,朝着这武者手中的巨斧抵挡过去。

  看到张生如此举动,旁边那李全脸上的残忍之色更加浓郁!

  轰!剧烈的轰鸣声在巨斧跟张生的长剑中间响起,几乎一个照面张生便被巨斧震退,口中更是不受控制的流出一抹血迹,整个手臂在此刻酸痛无比,连长剑都险些拿不稳。

  竟如此之强吗!在受到一次攻击后张生内心深处如同掀起阵阵波浪,然而还没等他平复心境,那队形却是骤然一换,一名持剑中年此刻朝他飞奔而来,剑势如虹,只刺张生眉心,显然想将其一击杀之!

  "更新¤最(快b上p酷M匠OB网s

  “看来自己还是小看这战法了!”双眸紧缩,张生使出剑诀,朝着这中年迎了上去!

  铛!金属的撞击声响起,两剑相交,让得张生后退几步,然而他还没有站稳,一柄利剑却划破虚空一剑朝他胸口贯穿过来!

  “竟一轮比一轮强!”张生眸子内略显慌张,有些狼狈的朝前方翻滚,但还是被长剑划伤手臂!

  剑痕极深,足以见骨!

  然而这还没用结束,另一波强势的攻势却再次朝他袭来,一股狂猛的火焰扑面而来,隐隐形成一条火蛇,朝着他眉心穿刺过去。

  是那李全!感受到热浪的时候,张生下意识反应就是那如毒蛇般盯着自己的李全终于找出他的破绽,开始朝他刺杀过来。

  连忙施展身法,在长剑刺到眉心的那一刻,张生身体一阵扭曲,躲过了要害部位,但长剑还是在朝着他的肩膀刺了过去,将他肩膀洞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