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另一处洞穴内勘察完毕的副官,露出一脸的遗憾,本以为能够遇到什么宝贝,没想到这山洞却空空如也,没有什么收获后,他带领着十个人再次回到了分岔口,朝着张生所在的那个洞穴而去。

  死门所在的洞穴内,张生正准备再次查看洞穴内的那些液体时,洞穴之外却再次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这让得张生眉头微微一皱。

  十几个个火把将洞穴的通道照的亮如白昼,副官等人一直前进,没有丝毫停止,而旁边的那个青年,却是眉头紧皱,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

  “大人,我感觉这洞穴有些奇怪,还是小心点为好。”跟随在副官身边的青年面色略显凝重,朝着副官提醒道。

  这青年不说倒好,一说这副官心中也是一阵咯噔,隐隐有些发寒,人跟动物一样对于危险都是有着本能的反应的,这副官显然不是白痴,对于洞穴内的肃杀之气,还是有着几分感知的。

  通过洞穴可以看到这洞穴的前方似乎很是空旷,并且在最深处隐隐有着一股亮光,显然他们已经快要走到了洞穴的尽头,但是副官却没有看到一个之前来此的同伴,这让他心情又是沉重了几分,不由得将脚步放缓!

  按道理来说另一个小队在里面安全无恙的话,听到他们来此必定会有人出来相迎接才对。

  越往洞穴深处走这副官等人越是感觉发寒,当走到了尽头,众人看道了自己同伴的尸体,并且在尸体的旁边站着一个他们所熟悉的人!

  “张生,你怎么在这里?”看到地面上躺着的那几个尸体,副官心中一阵咯噔,不过看着自己身边还有几个士兵在,他心中鼓了鼓气,说道:“你现在已经无路可走,而且你那灵兽已经受到了我家公子的重创,你逃不掉了!”

  “嘿嘿,现如的我还用得着逃吗?”张生不住的冷笑着,看着面前的副官,脸上尽是嘲讽之色。

  副官感觉有些不对,平时张生看到自己虽然不会紧张,但绝不会跟现在这般从容甚至是不屑,

  要知道上次在巡使的府邸当中,张生可是被他们这些人所刺伤的!

  “张生,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了!”有着身边这十个人,副官明显底气十足,虽然他心中有些紧张,但是张生的实力几斤几两他再清楚不过了,只不过他生性多疑,面前这几个同伴的尸体,究竟是不是出自张生的手,他可一直还没下定论。

  要知道张生可是能够在乡亲们面前装神弄鬼,称自己为太阳神的使者,而且还成功的蒙混过关,可以说这张生的蒙骗实力非常不错,如果正如那青年所说有强者进入到这里杀掉了自己身边的士兵,张生以此狐假虎威,如果让其得逞,那么他们也会被张生笑掉大牙的。

  “少废话,吃我一拳!”一名大汉怒瞪双目,随后双脚跺地,瞬间窜出好几米远,朝着张生一拳轰来!

  此人正是赵雄身边的一名拳师,称之为能够一拳打死人的存在!此时赵雄让他来此,由此可见这赵雄对张生已经恨之入骨!

  赵辉是赵家的唯一希望,张生却将其重创,至今未能从昏迷中醒来,如果赵辉嗝屁了,这赵雄就断子绝孙了!

  “找死!”张生目光一寒,手中利剑挥舞,朝着面前的拳师一剑刺去,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

  噗呲!这名拳师的拳头瞬间被长剑刺穿,双眸微微惊讶,拳师忍者痛楚,闷哼一声将拳头收回!

  “想要不留点什么就收回攻击,也太简单了吧!”张生面色发冷,手中长剑微微旋动,只见那长剑刺穿大汉拳头后斜挑而去,将大汉的整个右手挑掉了下去。

  啊!惨叫声从这名拳师口中发出,淋漓的鲜血在这拳师的手上流淌着,染湿了衣襟,这让得旁边的士兵们都是身体一颤,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就连那副官此刻也脸色煞白,呼吸微微有些急促起来,与那地上的七八个尸体相比,他身边的这些人可都是顶尖的高手,能够跟随在赵雄身边混饭吃的人能力自然不可置疑,但仅仅是一个回合的照面,这个身为赵雄身边第一拳师的中年人就被面前这少年断去一个手掌!

  “难道这张孝生在这山中遇到了什么奇遇不成,现在竟然变得如此的厉害了?”副官看着张生,脸色开始难看起来,本以为这张孝生没有了灵兽的保护实力弱的可怜,能够被他们随手带走,可是现实却是这张生的实力现在竟如此的可怕!

  就连赵雄身边的第一拳师,都不是其对手......

  “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捉住这小子,你们一起上!”朝着旁边的七八个人呵斥道,副官道:“如果不能活捉,就将这小子的人头提回去见巡使大人!”

  看到张生那一剑之威,副官知道这张生绝不能留!不然他们一定会遭到灭顶之灾,整个巡使府邸估计都要遭到这少年的报复!

  七八个士兵或拿剑,或拿刀,或拿锤,或拿大斧,朝着张生攻击过来,虽然张生提升了不少的实力,不过饶是如此,也难以吃消那些大斧头跟锤子,在这些人的攻势下,张生倒是有些节节败退的迹象。

  Lv酷匠O\网)永久\=免!费|看小说Y。

  张生因为那吞天食地功法的原因虽然获得了那灵修的能力,但是肉体的力量却不能跟这些人相比。

  “就这样耗下去,给我将他压制住!”旁边副官看到这几个人对张生的打压有些,脸色渐渐有了一丝血色,不再那样难看。

  “给我杀了他!”那名断了手掌的拳师一脸怨恨,强忍着疼痛吼叫道。

  “杀了我?”张生冷笑一声,现在的他岂是能被这些弱者所杀的?

  冷笑过后,张生身体诡异的扭曲,瞬间躲避掉面前那呼啸而来的攻击,再次出现已是那名断了手掌的拳师面前。

  剑如疾风,瞬间刺进这拳师的胸口,这名拳师双眸骤然大睁,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贯穿自己胸口的利剑,他怎么也想不到,在七八个人的围攻下张生能够瞬间到达自己的面前,一剑刺穿自己的胸口。

  带着浓浓的不甘跟怨恨,这名拳师缓缓软倒在地,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张孝生,你竟敢杀我赵家拳师!”看着死在张生手下的拳师,那副官呲目欲裂,双眸逐渐涌上一抹赤红。

  “给我杀了这张孝生,为我家拳师报仇!”这副官朝着那几人怒喝道,恨不得这些人将张生碎尸万段!

  “你还真是够烦人的!”目光寒星迸现,张生身影一移,长剑如虹,直接刺向这副官的咽喉。

  这副官显然没有想到张生会朝自己下手,一时间呆若木鸡,竟然愣在原地,下身也因此涌出一片湿润!

  一股骚臭味此刻蔓延在空气之中。

  钪锵!就在张生的长剑快要刺向那副官的咽喉时,一个赤红色长剑却在此刻抵挡在张生的剑前,将张生的攻击给抵挡了下来。

  目光看向抵挡住自己长剑的那名青年,张生脸上出现一股凝重,刚开始他并没有注视这青年,现在看来这青年很不简单!

  那副官此刻双目紧闭,跌倒在地面上,诚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吓得尿湿了裤子,那抵挡之声过后,勃颈处的刺痛感久久未来,这让他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脸上出现一股惊讶。

  “你竟然跟那赵辉实力相差不多?”感受着自己长剑上的那股震颤感,张生脸上有些惊讶,心道看来自己是遇到对手了。

  “之前我就已经注视了你,没想到你竟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变得如此强,看来更不能留你!”这青年面色阴冷,双眸如果苍鹰般犀利,透露着锋锐!

  青年并没有跟张生废话,而是朝着张生一剑刺来,红色的长剑上隐隐有着红光浮现,在刺向张生的时候那长剑周围的火红色光芒更加耀眼,甚至让得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一股燥热感。

  张生面色凝重,没想到在这巡使身边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存在,这不得不让他使出全力,朝着青年刺来的一击抵挡过去。

  轰!双剑相互碰撞在一起,发出一股强大的爆鸣声,一股无形气浪自两人中间爆发而开,随后让得两人各自倒退十几步。

  十几步外,张生面色略显难看,整个人的皮肤在此刻微微刺痛,有些被烫伤的痕迹,青年那长剑似乎很是不凡,在刚才的一击中爆发出的热量极为恐怖,险些让他烫伤。

  反观青年,则是安然无恙,毫发无伤,不过其再次看向张生的眸子内却充满了浓浓的嘲讽。

  “我已经知道的你的底,但刚才这个攻击只是我三成的力量,嘿嘿,受死吧!”青年面色一阵阴冷,随后双手紧紧握住剑柄,一股强悍的气息便是从其体内爆发而出,涌上其手中的赤红色长剑,在其体内的赤红色长剑此刻泛起的赤红色光芒更加耀眼,似乎已经到达了实质!

  剑气如虹,一条细小火蛇从这青年的长剑中爆射而出,眨眼睛冲向张生的胸口。

  张生狠狠牙咬,手中长剑一横,施展出剑诀,朝着那火红色的小蛇抵挡过去。

  轰!古朴色的长剑发出一股无形的嗡鸣,在这剑诀之下,那红色的小蛇竟瞬间溃败,随后被吸入那长剑之内。

  而张生识海内,那古朴色的长剑上,罕见的火星,竟增加了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