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潜心修炼

  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张生绝不会因此而退缩,于是眉头一紧,目光坚定道。

  “好!看来这一战,不可避免了。”

  说话之际,见他左手一挥,一道光束闪过,便将藏身于储物戒里的小白,给释放了出来。

  “小白,这个丑陋的东西,就交给你了。”

  似乎已经感到赤兽的威胁,不等他把话说完,小白就开始咆哮了起来。

  那赤兽也不是能忍的主,一见小白出来挑衅,登时就怒红了双眼。

  两只灵兽,就像是仇人相见,立刻分外眼红,一顿叫嚣之后,果然打在了一处。

  虽然赤兽的体积,明显是小白的两倍,但是小白惊人的速度,却更远胜它一筹,只需一个照面,便给它肋部留下,五条深可见骨的伤痕,

  “吼!”

  疼的赤兽呲牙咧嘴,一阵暴跳,连看向小白的眼神,也都露出了变化。

  可是小白并没有给它喘息的机会,一击即中之后,顿时大喜,身体凌空一转,又顺势反扑了回来。

  愤怒的赤兽,此刻陷入了疯狂,面对眼前的小白,竟然不躲也不闪,张开血盆巨口,就扑咬了过去。

  “哇呜!”

  见情势不好,小白方向一偏,很轻易的就躲了过去,随即施展出了它的强项,用速度与之展开周旋。

  在张生眼里,小白快如闪电般的动作,完全可以在十招之内,秒杀了赤兽,但它却没有那么做,反而只攻击些无伤大雅的地方,根本不足以致命。

  “不要恋战!速战速决。”

  看罢!张生心中一急,若是让小白如此打法,真不知会打到何年何月了。

  被他一喝,小白再也不敢胡闹,眼中凶光一闪,回爪就抓破那赤兽的喉咙。

  “吼……”

  赤兽的身形一僵,口中发出凄惨的吼声,跟着身体摇摇欲坠,一个脚步不稳,就摔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过。

  “哇呜!”

  淘气的小白,直到看着赤兽咽下最后一口气息,才肯跳回到张生的怀抱里,顿时变成了性格温顺的小猫。

  赤兽已死,再没有可以阻止张生的障碍,但考虑到食物的问题,他还是忍不住上前,从赤兽的身上,割下几块瘦肉,然后用东西包好,放进了储物戒中。

  “这不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说完又将小白收回了储物戒中,绕过面前的尸体,径直往前面走了过去。

  可是当他走进血魔古墓的瞬间,却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怎么会这样!”

  倒不是因为石巨人所留下的狼藉,而是那血魔老祖的石棺,不知何故,已经被人打开了。

  愣了一下,张生立即飞扑过去,结果石棺中,除了一堆剩下的黄土,竟然空空如也。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不禁好奇起来,甚至有点后悔上次的决定,若不是他阻止卢明月,如今更不会便宜了别人。

  “独目血狼王!”

  一声惊呼!张生幡然醒悟!转头看了另一个入口,正是有独目血狼王守护的死穴。

  赤兽盘踞在此,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说明来人不可能是从这里经过的,所以他怀疑,连同独目血狼王一块,也同样遭遇到不测。

  为了证实他的猜测,张生还特地去巡查了一番,结果真被他说中,那独目血狼王,果然不见了。

  后来围着现场转了一圈,惊奇的是他并没有发现,任何打斗过的痕迹,如此看来,也就只有一种解释,来人是用血契,带走了独目血狼王。

  若真是这样,自然就先排除了卢明月的嫌疑,能降伏此物的绝非常人,她连接近独目血狼王的身体都难,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人海茫茫,究竟会是谁做的。”

  仰面轻叹一声,张生带着满腹疑问,又默默回到了血魔老祖的石棺前。

  “哼!我都尚且自顾不暇,何必再理这些琐事儿……”

  他不是个喜欢纠结的人,既然此事儿毫无线索,就没有必要在浪费时间。

  何况当务之急,如何提升修为,才是他应该做的,于是便自行盘膝在附近的岩石上,暗暗运转起了,古剑传承里的吞天食地法,心中再无他想。

  现在,他必须提升修为,否则就连那巡察使都能与他相斗,又如何在这世间怎么样!

  i最新yY章;L节#上酷W匠网k*

  经此一役,赵辉负伤而逃,虽然止住了伤口流血,但他仍然处于昏迷当中。

  其父赵雄,本来就因为上次事件记恨张生,如此一来,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好你个张生,本巡抚待你不薄,不想你却恩将仇报。”

  说完,挥臂就把手里的茶杯摔在了地上。

  “啪……”

  碎片渐飞出老远,吓得那两个侍卫,浑然一抖,纷纷低垂着脑袋跪在地上,谁都不敢再多说半句。

  “我让你们保护好辉儿的安全,难不成你们都去看戏了。”

  很快,赵雄的目光便落在,这两个完好无损的侍卫身上,顿时将矛头指向了他们。

  “大……大人饶命!是少爷不让小的插手……”

  “是……是啊大人!我们本想劝阻,但都被少爷掌了耳光,不信您看……”

  “住口!”

  听到他们的狡辩,赵雄突然大喝一声,又继续说道。

  “即便如此,你们也该第一时间通知我。”

  二人吓得脸色苍白,顿时就闭上了嘴巴,同时心里暗暗祈祷,让赵辉快点醒过来,到时候就真相大白了。

  “大人!以属下认为,他虽然难辞其咎,却也未必就是他们的过错。”

  旁边的副官,忽然走上来,看着二人红肿的面颊,悠悠说道。

  “哦?此话怎讲。”

  回过头来,赵雄双眼一眯,口吻中隐隐透漏出不满的意思。

  “大人!公子想要做的事情,凭他们二人,如何能够阻拦的住,与其追究责任,倒不如留下他们一命,也好将功补过。”

  副官巧言事实,令众人听后无不信服,就是怒火中烧的赵雄,也不禁为之一愣。

  儿子是他的,到底人品如何,他这个做父亲的,岂有不知之理。

  “哼!看在副官大人的面上,姑且就赦免你们一次,还不快滚。”

  二人如释负重,那里还再敢耽搁片刻,立即起身告辞,跟着脚底抹油一般的跑出门外。

  “不正法张生,实在难消我心头只恨。”

  因为起初一时心软所酿成的后果,让赵雄现在进退两难,心中大为悔恨。

  “大人!区区一个张生,倒也不足为患!只是他怀里的灵兽……”

  说到此处,副官忽然收住声音,满怀担忧的看向了赵雄,足见灵兽在他心里所留下的阴影有多深了。

  “哼!灵兽固然厉害,却也是自身难保,这个你倒不用担心。”

  看到赵雄有持无恐的样子,副官不免为之一怔,心中更是不解。

  “自身难保……”

  原来赵辉回来后,两个侍卫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赵雄,其中当然也有小白受伤的消息,只是因为儿子命悬一线,他并没有很乐观的样子。

  如今副官惊奇的问起此事儿,赵雄之好就把经过又说了一遍,不想副官闻声大喜。

  “原来如此!既然灵兽受伤,我们何不借着机会,连同张生一并除掉。”

  这一点正合赵雄心意,张生为祸乡民,又差点要了赵辉的命,疾恶如仇的他,早就对其动了杀心。

  “好!那事不宜迟,你立即调动人手,速速擒下此人,记着,如有反抗就格杀勿论。”

  眼下赵辉生死未卜,紧要的关头,赵雄肯定不能离开,所以就把事情拜托给了副官。

  那副官见赵雄如此信任与他,又没有了小白的威胁,胆子也自然大了不少,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向赵雄要走,那余下的四个贴身侍卫。

  为了能杀死张生,赵雄想也不想,一口就答应下来,跟着又调动二十个精锐侍卫,一同追随着副官,赶往到那个小山村。

  待人离开后,这一下午的时间,赵雄都坐立不安,深怕副官此去会有什么闪失,万一去的人都折损在哪里,张生在找他来报仇,凭他府上的这点人,如何能够应付。

  然而那赵辉也在副官离开后醒了过来,赵雄得知之后,登时大喜,连忙就闯进了赵辉的房间。

  “辉儿!你怎么样,可吓死为父了。”

  看到是自己的父亲,赵辉才暗暗吁出一口凉气,强忍着胸口上的疼痛说道。

  “父……父亲!那张生不过就是故弄玄虚,他本身就是一个地痞无赖,全仗着那只灵兽,孩……孩儿不幸中计,所以……”

  赵雄深知儿子的为人,挥手打断了他的下文,当下也不揭穿,只是一股脑的点头安慰着他。

  “放心吧!为父已经派人去给你报仇了,这次量他如何狡猾,也难逃一死。”

  说话之际,见他目光一阵深陷,随即散发出淡淡的杀意。

  可是身体虚弱的赵辉,听他讲了这么多话,突然双眼一翻,又昏迷了过去。

  “辉儿!辉儿!你怎么样……”

  看罢,赵雄大吃一惊,吓得脸色苍白,赶紧就跑出了房间,叫来方才给他包伤口的大夫。

  大夫随着赵雄来到房间,上来二话不说,立即就俯下身体察看,结果起身对赵雄施礼道。

  “赵大人无需惊慌,少爷不过是体质虚弱,待修养几日之后,便可康复如初。”

  看到自己的儿子又一次昏迷了过去,吓得赵雄冷汗直流,眼下既然得知情由,自然也就放心了心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