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生本来想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找回他的一个清白。

  结果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倒还弄得一身是伤。

  一出乡保长的庭院,围堵在门口的乡民,登时一愣,满面惊讶的看向了他。

  “好……好像是刚才进去的那个人……”

  “对!我认识他!他就是张大户的儿子……”

  “果然是那个恶贼!死了才活该呢……”

  他们虽然已经压低了声音,但仍被张生一字不落的听进耳朵里。

  这就是弱肉强食的规则,只要你稍有不挤,仇人立刻就会来自四面八方,甚至就像他身后这些陌生人一样。

  其实大家嘴里的张生,并不是眼前的这个男子,他却是投身至此,来于现世的落魄少年。

  经此一役,初来乍到的张生,也隐隐中确定了未来的方向。

  但是考虑到巡察使,不会轻易的放过他,最后还是选择,回到来时的山村。

  自他离开之后,乡民们无不替他担忧,虽然张生有神使的光环,但那帝国的威严,早就在他们心里根深蒂固。

  如今张生回来,可谓是众望所归,乡民们声声高呼,纷纷跪地迎拜,以表示对太阳神的尊敬。

  “神使大人!您受伤了……”

  “是啊!好多的血……”

  众人大吃一惊,满脸惊骇的看向张生,谁都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此刻的张生,那里还有回答问题的精神,一路上担惊受怕,深怕巡查使会再派追兵,连处理伤口的机会都没有,能回到这里,他已经是强弩之末,眼前一黑,登时就昏迷了过去。

  “神使大人……”

  距离较近的朱三,一把抱住了张生,这才发现,在他背上,竟然有道半尺长的伤口。

  “快!快抬神使大人回去。”

  被他大声一喝,乡民们顿时从惊骇中清醒过来,于是齐齐动手,抬走了昏迷不醒的张生。

  朱三是村子里有名的老猎户,对于皮外伤颇有心得,由他来处理张生的伤口,是再合适不过的。

  果然,被他一番得心应手的治疗,总算是止住了伤口流血,当他一脸疲惫的走出来时,等在门外的乡民,忽然就围了上来。

  “怎么样了?神使大人没事儿了吧……”

  “是啊是啊!神使大人清醒了没有……”

  吵闹声,直让朱三感到一阵头大,但大家都是关心神使的伤势,他也不好责怪什么。

  “神使大人只是失血过多,休息一下就没事儿了,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打扰了。”

  眼下之意,是劝大家回去,让张生好好的休息一下。许多明白事理的人听后,都转头向外面走去,但唯独有几个年轻的村民,却犹豫了起来。

  “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看到他们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朱三便不解的走了过去。

  “不是的朱三爷!我们是奇怪,怎么神使还会受伤呢。”

  那人一脸神秘的凑近来,将他心里的怀疑告诉了朱三,哪知道朱三听后,勃然大怒。

  “放屁!你竟敢揣测神意!难道就不怕被太阳神惩罚。”

  听到了太阳神的惩罚,年轻的村民,登时就想起了李员外,和不久前的军官,吓的他脖颈一缩,脸色一阵苍白。

  “哼!不知天高地厚,以后说话小心点。”

  看在他们都是孩子的份上,朱三也没有多做计较,当面训斥一顿,便轰走了他们

  反观张生,因为吞食了九瓣魔心莲,不单是改变了体质,就连伤口愈合的速度,也出现了惊人的一幕。

  “怎……怎么会这样!”

  张生醒来后,突然大吃一惊,一夜的时间,他背上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痊愈了,就跟没受过伤时一样。

  “难道是……九瓣魔心莲!”

  他清晰的记着,当初在血魔古墓里的石巨人,也能在顷刻间就恢复了残肢,只是相比之下,他所需要的时间,更久一些。

  不过他却没在意这些差距,毕竟事先也没有想到,吞食了九瓣魔心莲会有如此收获。

  “哼!就算上天对我的补助吧。”

  想起那些与他毫不相干的罪名,眼下的这个幸运,忽然又显得微不足道了许多。

  他这次醒过来,对整个山村来讲,无疑就是一场爆炸性的新闻,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一起,开始议论纷纷。

  但是之前质疑张生的几个年轻人,此刻还是没有想明白,如果张生真的是太阳神使,可为什么还会给人打伤了。

  听后,旁边的年轻人,忽然犹豫了一下,不可思议的说道。

  “话是此理不假,但神使大人背上的伤口,你也是见到了,如果他不是神使,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

  那人的脸色忽然一怔,如果这样想的话,确实有点解释不清楚了。

  “好了好了,昨天被朱三爷骂的还不够嘛,今天还在说神使的坏话,快走吧,神使大人还有事情要宣布,晚了就赶不上了。”

  另一年轻人,突然横视了他们一眼,便不耐烦的往祭祀台方向走去。

  其实心生怀疑的,并非只有他们三个,只是随着张生奇迹般的复原后,那些人心里的质疑,也就不攻自破了。

  此刻张生站在祭祀台上,目光环视一周,见人来的差不多了,便脸色一正,忽然上前一步。

  “本神使这次负伤,大家都有些异议吧。”

  众人的脸色顿时大变,质疑神使会是什么后果,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于是纷纷垂下脑袋,不敢直视张生的眼睛。

  由此可见,张生的猜测完全属实,但他并没有要惩罚任何人的意思,忽然话锋一转,又继续说道。

  “你们大可放心,此次召集大家,并非因为此事儿。”

  此言一出,台下顿时响起一片唏嘘声,其中有不少年轻人,都暗暗松出了一口凉气,深怕张生会制裁他们的罪名。

  如今,张生得罪了官吏,巡查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但他目前的实力,连自保都尚成难题,如果再留下来,岂不连累了这些无辜的乡民。

  于是他就以太阳神的命令作为借口,当面向大家提出辞行。

  乡民们将张生奉若神灵,对他的话更是深信不疑,只是听到他要离开的消息,不忍的纷纷跪了下来。

  “好你个神棍,竟敢冒充神灵,迷惑人心。”

  这一幕正好被一个身着华丽的少年看到,他身后带着两个侍卫,登时便走了过来。

  “是你……”

  来人张生也认识,不是巡查使赵雄的儿子,还会有谁了。

  “记性不错嘛!正是本少爷。”

  随即,赵辉露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停在了人群中央。

  这人的傲慢无礼,张生早已经领教了,所以也没有太过惊讶,只是略微怔了一下,忽然笑道。

  “赵公子怎么不在巡查使的身边,有兴趣来看望在下了。”

  说话间,张生的眼神,不断的瞥向村口,深怕他是领命前来,带人围捕自己的。

  “哼!我说过,我会来找你的。”

  经他如此提醒,张生才恍然大悟,赵辉的确在乡保长的府上,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只是张生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么说,今天过来的,就只有你们三个人了。”

  听完这话,张生忍不住心中一喜,如果真是只有这么三个人,要对付起来的话,也就相当容易的多了。

  向来都自以为是的赵辉,忽然听到被人轻视的语言,顿时就勃然大怒。

  “区区丧家之犬,我看你有何本事,敢在本少爷面前嚣张。”

  话毕!赵辉手中的长剑一抖,顺势指向了面前的张生。

  “出手吧!就让本少爷见识见识,你这个神使,究竟有多厉害。”

  “哗!”

  跪在地上的乡民,纷纷给他们让出了一块空地。

  从他们的交谈中,大家不难看出这华丽少年的身份,但他亵渎神灵的举动,实在让人心生反感,恨不得立即就看到,张生打到他满地找牙的场景。

  “神使大人!教训他吧……”

  “对!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他……”

  乡民们开始起哄,都期望张生能够像上次一样,以太阳神使的身份,出手惩罚这个狂妄无知的少年。

  反观张生却没有出手,不是他不想教训赵辉,而是他体内的灵气,都用到恢复伤势的用途上,眼下根本就无法再启用古剑。

  而无奈的赵辉,突然间成为乡民们的公敌,顿时就慌了手脚,连同他一块带来的随从,也是一般的样子,纷纷上前劝道。

  “少爷!这样犯起众怒,对我们很不利啊。”

  “是啊少爷,不如我们先回去,再从长计议。”

  这二人本是好心劝解,却不曾想到,赵辉竟然回头就给了他们一巴掌。

  “啪!啪!”

  两声连响,二人同是一惊,脸颊立即就红肿了起来。

  “你们是怕回去后,替我背黑锅吧。”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可吓坏了乡民们,就连张生也不免为之一怔。

  酷/匠网首D◎发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两个侍卫面色苍白,连连摇头否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