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仅是一场挑衅,张生也不会给予理睬。

  可是这些人是奉命前来,手里的长剑已经指向了他,他也是别无选择。

  乡民们不敢对军爷如何,只心里期盼,张生能够震慑住他们。

  反观张生却迟迟没有动作,横视着围住自己的军官,突然大笑了起来。

  “巡察使果然威风,人命说杀就杀,可有问过我本人了没有。”

  说话之际已经运转起,刚刚修炼的灵气,登时展现出一种不怒而威的形态,仿佛神使的光环护体。

  “我乃是奉旨太阳神之命,现如今投身在此,并非你们口中的张生。”

  此言一出,周围的乡民已经纷纷下跪,平时在他们眼中,张生平易近人,现在却煌煌神威,令人不敢直视。

  这一举动,大大震骇了手握兵器的军官,惊慌看着跪下的乡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见他们面露迟疑,张生又忽然上前一步,故作深沉的说道。

  “念在上苍有好生之德,你们还是快快离开吧。”

  听完此话,这些人面色更加为难,他们身负巡察使的使命,怎么可以就此离开。

  “哼!装神弄鬼!快来受死。”

  说话者是一位年轻的军官,脸上怒容闪过,撩剑便刺了过去。

  这一剑,或许他已经竭尽全力,但在张生的眼里,十分的不堪,只消一个纵身,便与他拉开了五六步的距离。

  结果出乎军官所料,巡查使口中的地痞无赖,竟然会有这般本事。

  “你敢抗命!”

  年轻军官一击不中,老脸登时涨红。

  余下的两个军官,也从震惊中纯纯欲动了。

  :酷Z匠cB网@首{|发

  此刻如果张生还不出手,倘若被人家围攻过来,那里还有他出手的机会。

  “执迷不悟!本神使就先送你一程。”

  话毕!张生面色一冷,暗下急转灵气,古剑被他神识一引,突然爆发出一道火光。

  “咻!”

  剑灵从他额头上飞射了出来,像是一条火龙,盘旋在众人上空。

  “那是什么!”

  见到此幕,包括年轻军官在内,一行三人的脸色,同时聚变。

  关键时刻,还得做出杀一儆百,年轻军官既然想做英雄,那张生就枪打出头鸟,成全他的意愿。

  “你的过错,太阳神不会原谅!”

  没等他反应,剑灵突然调转了方向,对年轻军官射去。

  “轰!”

  一声巨响炸开,剑灵周旋一圈,又回归了本体。

  但面前年轻军官,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看不见了。

  这跟杀死李员外的方法一样,乡民们至今还记忆犹新,纷纷跪趴在地上,不敢吱声。

  剩下的两个军官,更是跟丢了魂儿似的,目瞪口呆的站在哪里。

  “你们不是来正法我的吗?怎么还不动手。”

  张生隐隐带着一丝冷笑,停在他们面前。

  二人登时被吓得魂飞魄散,方才嚣张的气焰,一扫而空,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这……这都是巡查使的命令,小的也是逼不得已……”

  “对对对,小的糊涂!都是小的糊涂!求神使大人网开一面,就放小人一条狗命……”

  见到他们这般窝囊的样子,张生失望了,当即冷哼一声,便别过了头去。

  “回去告诉你们巡查使,两日后我一定会登门造访,叫他不要再骚扰这里的乡民。”

  生死命悬一线之间,巡查使的命令,早就被他们抛之脑后了。

  “是是是!小的一定传到,一定传到……”

  这招不过是张生缓兵之计,他心里清楚,能够驾驭古剑,纯属是巧合一场,若要真的交手,他连一点胜算都没有,于是不再为难他们。

  经巡查使的人一闹,乡民们更是对张生奉若神灵,只是那巡查使有帝国的权势保护,这样得罪了他们,私下不免会有几句议论。

  还好张生言出必行,既然答应去拜会巡查使,果然就告别了乡民,两日后独自离开村庄。

  自巡查使正法掉乡保长,期间就一直暂居乡保长的府上,这对张生来讲,一点都不陌生,轻车熟路般,就来到了地方。

  眼下乡保长的府上,门庭若市,挤满了诉苦申冤的百姓,由此可见,巡查使的为人一般了。

  “想不到这个巡查使,竟然还是一个能办事儿的主。”

  如此更合张生的心意,万一巡查使深明大义,能赦免了自己,也说不定。

  抱着诸多幻想去挤开人群,可他一出现,登时就被门前的侍卫拦截下来。

  “去去去!后面排队去。”

  张生面色一变,正要发作之际,却回念一想,此来的目的并不是结怨,于是冷静了下来。

  “我是张大户的儿子,请代为通传。”

  “什么!你是张大户……”

  侍卫大吃一惊,开始重新打量起他。

  这两天巡察使身边,无人不在念叨张生的事迹,特别是被他放回来的两个军官,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更是把张生说的神乎其转。

  听到来人自称就是张大户的儿子,那侍卫不敢再耽搁,回头就把此事报告给了巡察使。

  本来巡察使是不该放过张生的,奈何眼下事务繁忙,就把事情搁置了一下,没有亲自去处理此人。

  一听到张生的名字,巡察使眼前顿时一亮,不忍的拍案叫好。

  “本巡使不去找他,他反倒送上门了!”

  父亲如此激动样子,让赵辉大不为然,生性孤傲的他,怎么可能会把宁落放在眼里。

  “哼!丧家之犬,喝足以父亲亲自接见,就让我代为一会吧。”

  可巡察使赵雄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张生能够弹指间灭掉自己的的军官,其实力绝对超乎想象。

  “站住!张生能够凭一己之能,赢得众乡民的敬仰,这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

  见赵辉作势离开,赵雄突然正色的叫住了他。

  本来开始的时候,他也低估了张生,但听回来的人说明了情况,他才意识到,张生绝对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是啊公子,弹指间就可令人烟消云散,此举绝非常人能够做到的。”

  一位长相斯文的副官,也从旁劝阻。

  话虽如此不假,但赵辉生性孤傲,他们越是抬高张生,他心里就越是火恼。

  “沿途听说,恐怕也未必属实,难道你们会相信两个废物的话。”

  巡查使跟副官面面相窥,均是摇头自叹,从心里来讲他们也不相信,张生会突然变得那么厉害。

  “好了好了!张生本人到底如何,等他来到,一切自有分晓。”

  说完后,巡查使便吩咐方才报信的侍卫,叫他把人带到前厅即可。

  通传侍卫答应一声,又对巡查使施了一礼,这才起身告退。

  乡保长的庭院不大,通传侍卫离开后,不一会儿就把张生带了上来,而他自己,也识趣回头告退。

  本来以为张生得到过什么机遇,变得与众不同,当他站在众人眼前的时候,不禁令人大为失望。

  巡查使打量了,这个平平无奇的少年几眼,突然开口问道。

  “本巡使念你年少无知,才会对你法外开恩,你可有什么怨言。”

  他说的是张大户家里的事情,张生现在是重生于此,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也清楚这个身体原主人的恶行,赵雄能法外开恩,已经实属不易了。

  “回巡查使大人,之前的张生,的确命该致死。”

  张生供认不讳,让人多少有些惊异,可是他的话里,却留有回转的余地,只是没有说明。

  “既然你也认同本巡使的做法,何故又妖言惑众,迷惑乡民。”

  巡查使所指,正是张生他自称太阳神,神使的身份,迷惑了无知百姓。

  不过在来之前,张生就已经想好了对策,不然也不至于蠢到自投罗网的地步。

  “巡查使明鉴,并非在下妖言惑众,乃是众乡民,见我欲火重生,又平息卢华山灵兽暴乱之举,才公认我为太阳神使。”

  对于巡查使来讲,这些不过都是张生胡搅蛮缠的借口,他素来不信鬼神,当地封建的迷信,更是所知不多,只能由着他信口雌黄了。

  “好!这些咱们暂不计较,可是杀死帝国军官的大罪,你也一样是难辞其咎。”

  旁听而坐的赵辉,不免露出得意之色,他听不惯,有人被吹捧的如神一般,像张生这样的人,他早就想暴揍解气了。

  “巡查使大人,他们可都是受你之命,如果不是来杀我,那年轻的军官,如何会死。”

  众人脸色聚变,张生不单是指责巡查使,还摆明了赤裸的威胁。

  “放肆!好个刁民!在巡查使面前,还敢出言不逊!”

  不等巡查使发怒,坐在下方旁听的赵辉,就先按耐不住了,起身与张生怒目而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