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完这些,朱三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张生跪了下来,口中一直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通过朱三的这些讲述,张生已经明白,韩五那些猎人们,都已经死在了灵兽暴乱之下。

  “朱三,你起来吧,本神使不会放弃你们每一个人。”

  他的声音有点哽咽,毕竟卢华山一行,大家也算是相识一场。

  乡民们得到了张生的厚爱,纷纷受宠若惊的跪在地上,不停的叩拜起来。

  张生现在的地位已经钉死在乡民的心里,与其说以前大家都是对他恭敬,现在直接就成了一种崇拜。

  这下他有了发挥现世的一些理论,讲了一下午,直到黄昏,大家都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刚开始的时候,或许说会很过瘾,起码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在里面。

  可是时间久了,就是神人也有受不了的时候,每当他一开口,喉咙都会有一种被火烧的疼痛。

  g)看)正、b版s章、节上、¤酷$匠F(网l

  到了夜深人静,张生取出从血魔古墓带回来的九瓣魔心莲,小心翼翼的除去它的外衣,拿出里面黑色果实,犹豫了片刻后,一口就吞了下去。

  古剑传承中有记载,像他这种体质,也确实只有此物能够改变。

  九瓣魔心莲的功效他也见识过,自然对古剑传承相信不已。

  刚吞下去的时候,张生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只是放在口里的那一瞬间,一股恶心的腥臭味,实在有些难以忍受,几乎差点就吐了出来。

  “这种味道,太难以恭维了吧!”

  他面露难看,赶紧端起一碗清水,一饮而尽,这才算压住了那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可是刚放下水碗,他突然觉得丹田一鼓,跟着升起一阵燥热,就像一团烈火,正不断的在丹田中燃烧一般。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大吃一惊,张生连忙将自己上衣除去,一看究竟。

  方才被他吞咽下去的九瓣魔心莲,已经化作一团火焰,从他丹田中,通过全身经络四处蔓延开去。

  “是九瓣魔心莲!一定是九瓣魔心莲!啊……”

  张生浑身青筋暴起,不过里面流淌的,确实九瓣魔心莲的火焰。

  火焰所到之处,无意不是给他带来骨肉分离的痛苦。

  “嘎巴嘎巴……”

  从张生的体内,发出一阵骨骼声响,那滋味就像是被千刀万剐一般,起初还能够忍受,到了后来干脆疯狂的大叫起来。

  “脱……脱胎换骨!”

  古剑传承里,突然冒出一到光束,张生顿时就明白这么痛苦的原因。

  没错!正是脱胎换骨,重塑筋脉所来的痛苦。

  即便如此,也是非常人可以忍受的,张生并不是什么神使,甚至连一般的壮汉都比不上,不出片刻,就被疼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一个被子。

  “难道是做梦吗!”

  疑惑的环视一周,屋子还是他的屋子,不过身体上的痛苦,清晰的告诉他,这一切不是在做梦。

  “我……我真脱胎换骨了!”

  张生一激动,牵动了身体,登时产生剧痛,吓得他赶紧就闭上了嘴巴。

  “吱呀……”

  一阵悠长的开门声响!老奶奶满面惊慌的走了进来,与张生眼神一对视,登时就跪了下来。

  “神使啊,您可算是醒来了……”

  听老奶奶的意思,张生好像已经昏迷了很久,不过脱胎换骨后的喜悦,让他并不关心这个。

  乡民们得知张生醒过来的消息,纷纷带上了狩猎回来的山货,来到老奶奶的家里看望。

  中午的饭食,可让张生大饱了口福,一顿饭下来全是兽肉,有的红闷有的红烧,做法各式各样。

  经过询问才知道,原来张生已经昏迷了三天,趁着三天的时间,猎户们纷纷上山打猎。

  九瓣魔心莲被毁后,整个卢华山里的灵兽,统统就像是消声灭迹了一般,胆大的猎户,摸索进山,收获自然就比较多了。

  当然张生是不会承认他昏迷的事实,被问起来时,他只告诉大家,是被太阳神的召唤,灵魂脱体所制。

  迷信的乡民,根本不敢揣摩张生的意思,对于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深信不已。

  日后的几天里,张生因为重塑筋脉的缘故,根本就用不上任何力气,只要稍微用力,就全身酸痛不堪。

  不过这些都在村里乡民的照顾下,逐渐的开始复原,他现在的体质非常人一般,只需修养几日,就已经活蹦乱跳,回复如初。

  一日闲来无聊,张生就躲在房间,也仿照修行的模样,自盘膝坐在床上。

  因为体质改变了,张生首先修炼的就是,古剑传承中所提到的‘吞天食地’法。

  这名字听起来倒挺唬人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功夫,不过就是有助于修炼的本人,能够更佳的吸纳灵气。

  一两天的时间,并没有产生什么效果,但是随着时间一久,他明显感觉到丹田已经鼓鼓的,存入了不少真气。

  期间,乡民们四处奔走,将张生的事迹,传的沸沸扬扬,到了第三人的口中,更是以讹传讹,直接加入了神话色彩。

  惩治张大户和保长的巡查使赵雄还没有离开,关于张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他的耳朵里,张雄得知后勃然大怒。

  “乡民无知,竟然会被此等恶徒蛊惑。”

  上次就是看在张生年少无知,巡查使才没有将他立即处死,本想网开一面,让他成为低级的奴隶,来抵消罪孽,没想到这个张生反倒咸鱼翻身,迷惑起乡民来了。

  “父亲,此人冥顽不灵,孩儿愿主动前往,将之正法。”

  说话的是巡查使赵大人的独子,名字叫赵辉。

  赵辉为人傲慢,但却能力很一般,整日就会依仗着父亲,到处狐假虎威。

  赵雄立眉横视了自己的儿子一眼,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孤身犯险。

  再者在他眼中,张生就是一个无赖流氓,随便找上几个啰啰过去,就足以摆平了,所以当口就否决了他儿子的请求,这让赵辉心中,很不是滋味。

  张生这几天只顾的巩固本身灵力,对于身外的危机,浑然不知,不过巡查使的人,第二天一早,就找上了门来。

  乡民们一听,竟然是来正法神使的,那还了得,可碍于巡查使的权利,又怕得罪不起,只能跪下来求饶,将张生在卢华山所做的一切,都告诉了来人。

  “放肆!无知贱民,竟然这话也信!我看你们都是糊涂到家了。”

  这人三十多岁,不过就是巡查使身边的小啰啰,平时根本就派不上用场,难得出来威风一次的几乎,他怎么能放过。

  “不是的大人!这都是真的!是小人亲眼所见。”

  “是啊,我们都可以作证……”

  猎户们与张生一起进的卢华山,纷纷起来为他作证。

  “你们要造反吗!来人!反抗者杀无赦!”

  汉子大吼一声,随即抽出来自身配剑。

  因为南昌国上下,都是以剑气为主,所以他们的兵器,都是统一化武器。

  他们来人不多,虽然只有三人,但是在他们面前,都是一些山村没有见过世面的乡民,见到这等气势,登时大声求饶了起来。

  乡民们的哀求,让汉子好生得意,不禁大笑起来。

  “这三位军爷,何故为难乡民了。”

  张生一脸惊异的从屋子里走出来,不解的问道。

  众人看到张生,就像是见到了大救星一般,纷纷跪在地上行礼,就把他们三人到此的目的告诉了张生。

  “巡查使?可是前不久来到的巡查使赵雄。”

  张生知道,就是此人害了自己这个身体的原主人,眼下又来正法自己的,心中不忍升起一阵怒火。

  “你就是那个张家孽种。”

  汉子满脸鄙夷的问了张生一句,见他是个不大点的孩子,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不错!”

  说此话间,张生已经暗暗握紧了拳头,眼睛能够杀人的话,面前的汉子早就死了不下十次了。

  又打量了张生几眼,那汉子突然大笑起来回头对身后二人戏言道。

  “也不知道巡检大人怎么回事儿,区区一个毛贼小子,哪儿至于咱们哥三前来,我一人就把他搞定了。”

  很显然,他身后的两个少年,都不敢左右他的意思,纷纷对汉子奉承了起来,恶心的话是随口即来。

  ?张生目光一寒,俗话说佛也有火,何况他张生也只是一个凡人,对于如此辱骂与侮辱,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可以忍受的。

  “神使……”

  乡民们一阵犹豫,他们即怕军爷伤了张生,又怕张生杀了军爷,登时为难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