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这份恩情,看来我是还不上了。”

  卢明月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如果方才不是张生突然出手,现在她早就被巨人一拳打成肉饼了。

  张生看到她手中的九瓣魔心莲,眼睛突然一亮,他没有在意卢明月的表情,而是完全注视在九瓣魔心莲上面。

  他费劲千辛万苦,不正是想得到这个东西,从而脱离差劲的体质吗。

  卢明月也不是一般的女子,见到张生目光贪婪,眉头为之一紧,疑惑的问道:“这九瓣魔心莲,到底有什么用处。”

  适才张生全都注视在九瓣魔心莲上,却忽略了卢明月,经她一问,幡然醒悟过来。

  “哦!因为灵兽暴动,不过就是受到某种力量的控制,而它罪魁祸首,正是来自巨人身上的九瓣魔心莲,所以我一定要将它毁去。”

  铮铮词汇,竟然被他说的有板有眼,九瓣魔心莲确实是制造灵兽暴动的根源,但事实他也绝对不是这般正义。

  终归到底,卢明月还是被这个来自地球的张生骗到了。

  此刻在她心里,张生实力不知道要比她高出多少倍来,单是方才的一招,就足以看出,如果不是形神合一的话,不可能会操控如神。

  卢明月不过就是剑气大成的修为,即便如此在整个芦城中,她也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可是张生看样子比她也大不了几岁,为何会有如此神奇的修为,让卢明月实在感到汗颜。

  张生怀里抱着灵兽,手中拿着九瓣魔心莲,一眼看上去,就像是赶集回来的主妇一般,惹得卢明月差点失声大笑。

  “张公子,我看你一定是忘了带储物戒,这样拿着他们,路上不是很累赘。”

  张生一阵错愕,他自己哪里有这样神奇的宝贝,如果有的话,也不至于一路上都抱着小猫这么辛苦了。

  卢明月一定不相信,神秘莫测的张生压根就没有此物,心想反正人家对自己有救命之恩,随便送给人家一个,也不算吃亏。

  见她手上白芒一闪,忽然多出一个白色的戒指,跟着递给了张生。

  “这东西不算什么,比起张公子的救命之恩,我也汗颜无地,你就先收下吧。”

  自从见到它的神奇之处,张生就一直想要拥有一件,眼下既然卢明月拱手想送,他又怎么会冷了人家情义。

  收下是肯定会的,不过故意做作一番,是在所难免的。

  最后张生露出勉为其难的样子,将储物戒戴在自己的左手上,闭上眼睛感受,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精神世界里,竟然凭空多出了一个空间。

  这就是手上的储物戒!

  缓缓的睁开双眼,张生以前没有见到过这种东西,至于怎么使用,他也是临时磨刀。

  回忆卢明月的动作,依葫芦画瓢般,把灵兽与九瓣魔心莲送进了储物戒。

  回过头来,张生发现卢明月,竟然无声的走到血魔老祖的石棺前,正满面好奇的打量着石棺。

  难道她在打石棺的主意!

  既然是血魔老祖的葬地,肯定有许多的宝贝在里面才对,这点张生不会不明白,可同时这古墓里的危险,他更是清楚。

  单是一个巨人就够他们受的了,万一石棺打开,会再出现什么厉害角色,岂不叫天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想罢张生已经惊出一身冷汗,适才启用古剑,纯属一时情急,后期的眩晕到了现在还任然没有退去,万一再来一次就是拼了命,恐怕也无法做到了。

  “卢姑娘!千万不要触碰那口石棺。”

  几个箭步,张生来到石棺面前阻止了卢明月。

  本来卢明月确实是想打开石棺一看,毕竟千辛万苦的来到血魔古墓,哪里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怎么了!”

  “逝者已矣,何况血魔老祖生前也算是个人物,我们就不要这么做了。”

  到底这个血魔老祖是什么背景,张生怎么会知道的,不过再也想不到怎么阻止卢明月的理由,就胡编了一句。

  很明显,卢明月登时就犹豫了起来,她的确是在打石棺的主意。

  当年血魔老祖纵横于世,名声全盛时期,简直难以想象,如今就葬在此地,不可能没有什么奇珍异宝。

  这一点就是张生的心里也清楚,但也不排除还会有什么危险的存在,所以不管如何,张生都要阻止了卢明月打开石棺。

  在张生的叮嘱下,卢明月回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石棺一眼,脸上难免露出复杂的表情。

  “好吧!血魔老祖确实算的上一代俊杰。”

  眼下之意,卢明月算是放弃了对石棺的兴趣。

  “卢姑娘这般深明大义,我想将来的成就,也自然不会弱上血魔老祖几分的。”

  一见对方放弃了石棺的兴趣,张生心中一喜,嘴上就奉承了一番。

  可是这句话听在了卢明月的耳朵里,反倒更像是嘲笑一般,脸色突然一变,瞬间苍白起来。

  “我们离开吧!”

  聊得正欢时,卢明月突然冷冷的说了一声,不等张生答应,就独自往前走去。

  “额……”

  留下一脸错愕的张生,茫然看着卢明月离开的背影,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称赞,有哪里说的不对了。

  卢明月走了一会儿,忽然发现后面张生没有跟上来,这才意识到了自己方才失态。

  “张公子,我不是针对你,你不要介意。”

  自从方才变脸后,卢明月的脸色就开始沉重起来。

  “难道她还有什么事情不成!”

  心中固然好奇,张生却不得不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多想。

  在血魔古墓中折腾了一夜,总算是各有所获,当他们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不知张公子,今后会有什么打算。”

  在卢明月以为,他这么深不可测的人,一定会有自己的一番打算。

  可事实是,张生不过就是一个纨绔子弟的身份,若不是靠着一张嘴,现在早被烧成灰烬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还要回去给乡民一个交代。”

  说话间,张生心事难了,不忍的叹息一声,目光悠悠的看向远处。

  “好吧!如果张公子日后来到芦城,还请希望来到卢府一叙。”

  留下一句后会有期的话,卢明月转身就往老林区中走去。

  “卢府!”

  张生眉头一皱,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区区一个卢府,在芦城中还不是九牛一毛,于是就没太放在心上。

  他离开之后,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带着一只灵兽,又从血魔古墓中走了出来。

  “卢明月!”

  男子看着卢明月适才离开的方向,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微笑。

  回头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灵兽,不是独目血狼王还能是什么。

  独目血狼王收到男子的命令,立即化作一道红芒,飞进他的储物戒中。

  男子得意的一笑,身影便消失在了血魔古墓的地方。

  这一切都是离开后的张生所不知道的,他最为担忧的,反倒是和他一块来到卢华山的几个猎户。

  灵兽暴动之后,张生就急着告别了大家,到了现在是生是死,却浑然不知。

  不过老林区的咫尺天涯的功效已经没有了,随着九瓣魔心莲被从巨人身上拔下来的一刻,整个卢华山的灵兽,也都自然恢复了平静。

  等他回到了村子之后,消息立刻被传的沸沸扬扬,乡民陆续不断的都来叩拜张生。

  因为他不单解决了灵兽暴动的问题,还带回来一只灵兽小猫,这更让迷信的乡民相信,他就是神使。

  “神使大人!这次小人们能够活着回来,都要多谢您的成全了……”

  “是啊神使大人!我们给你叩头了……”

  “给您叩头了……”

  一甘乡民,少说也有二三十个,纷纷向着张生叩拜了下去。

  张生站在屋子门口,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乡民,他也十分欣慰。

  虽然他们都是盲目的迷信,可是在老林区外,猎户们对他的忠心,让他到了现在还是不能忘记。

  “你们先起来说话,灵兽四处为祸,本神使奉命前来,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众人一听到张生的命令,纷纷站起了身体,没有一人敢在违背他的命令。

  如此环视一圈后,奇怪的是,除了朱三和老邱之外的猎户,并没有看到韩五他们。

  “朱三!韩五他们呢。”

  被张生一问,朱三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最后犹犹豫豫的回答了当初的处境。

  ¤)看,正版8章:节W…上☆酷rl匠网hS

  灵兽暴动,自他离开之后,大家就聚到了一起,可不巧的碰上了一头灵兽,韩五为了掩护朱三,自然没有逃过灵兽的魔爪。

  可是即便如此,灵兽也没有放过朱三等人,因为灵兽的嗅觉异常灵敏,不一会儿就赶上了朱三。

  朱三的年纪较大,阅历经验也比一般的人多,他立即疏散了人群,自己引着灵兽向一旁的山上跑去。

  可是没有跑出几步,就被灵兽追到了,就当朱三认定自己要死的时候,灵兽突然一身大吼,掉头就跑了回去,这才让朱三躲过了一劫。

  回来后朱三一直就感到奇怪,不过听到说是张生找到了解决之法,和他回来的时间一比较,登时就明白了过来,原来是张生救下他一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