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了……”

  少女不解的看向张生,对此她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却从来没有见到过,如今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至于成功与否浑然不知。

  “不错!放心的过去吧,从此你就是它唯一的主人。”

  张生半眯着眼睛,一手抚摸着怀里的灵兽,任谁都想不到,这人竟然是装出来的样子。

  少女试探性的走过去,对龙龟一招手,然后伸出手掌,龙龟顿时就化作成一道金茫,从而进入了少女的储物戒中。

  这下那张生可看傻了眼睛,不忍多看了几眼少女的储物戒,心想如果他也能有这么一个神奇的宝贝就好了。

  “我叫卢明月,不知道你是……”

  张生帮助她收复了灵兽,看他又不像坏人,卢明月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

  “我叫张生。”

  张生一脸认真的回答她的问题,但他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对方的储物戒。

  从卢明月的角度来看,张生完全就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男子,若说他连一个储物戒都没有的话,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会相信。

  “张生……”卢明月的目光一寒,突然紧盯着张生问道:“对了,你为什么要来到血魔古墓。”

  “血魔古墓!”

  张生为之一愣,他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血魔古墓,他不过就是想找到古剑传承中的药材而已。

  看到卢明月手中的长剑,那森森寒光令张生不寒而栗,于是就把他怎么来到这里的事情告诉了卢明月。

  话说是说了,但话中的意思完全不符合现实,原本他是来寻找改变体质的药物,不过却对卢明月撒谎说,他是受人之托,来巡查灵兽暴动的。

  张生凭借着古剑传承,得知血契的方法,再加上他怀里抱着一只灵兽,这让卢明月半点的怀疑都没有。

  卢明月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既然是受人之托,自然就和自己的目的不起冲突,于是就没太在意。

  中途卢明月还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张生的修为,因为他总是感觉张生的身上有一种神秘气息,单是修为这块,就够她好奇的了。

  可是张生那里能有什么修为,如果他这破体质能够修炼剑气,他还用来到这里吗,所以对她这个问题,张生只是一笑作罢,没有正面回答。

  卢明月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最后回念一想,大家不过萍水相逢,确实不好询问人家的隐私,之后就没在纠结这个问题。

  其实张生心中一直暗叫苦矣,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回答完了之后,他害怕卢明月会突然翻脸,到时只需人家长剑一横,他还不得乖乖的把性命搁在这里。

  走进血魔古墓,二人均是一愣,只见洞穴上空,赫然漂浮着一口红色石棺,看样子少说也有千余来斤,竟然能奇迹的漂浮在半空。

  “玄阳珠!”

  卢明月激动的叫道。

  张生沿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发现石棺下方,有一块平凸出来的岩石,在上面还放着一颗红色珠子。

  玄阳珠是至阳之物,为什么会出现再此,这也是卢明月要来的原因。

  看的出来卢明月就是奔它而来的,但是为了什么目的,张生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他是来寻九瓣魔心莲的,至于玄阳珠能做什么,他根本就不在乎。

  说话间,忽然袭来一阵寒气,张生忍不住的抖了一下,正想询问的时候,却发现卢明月脸色苍白,浑身不住的发抖。

  寒气是从卢明月身上散发的!这是怎么回事儿!

  “你……你没事儿吧。”

  张生伸手过去,可是刚一碰到卢明月的肩膀,登时就缩了回来。

  那根本不是人的身体,甚至比冰块还要冷上三分。

  “玄……玄阳珠!”

  卢明月指着岩石上的玄阳珠,向张生露出求救的眼神。

  “玄阳珠!”

  张生登时明白过来,卢明月是想让自己帮她拿回玄阳珠。

  玄阳珠是至阳之物,卢明月现在寒气攻心,不难解释她需要玄阳珠来做什么。

  救人要紧,再怎么说张生也是靠着人家一路卖力,他才能进的来,眼下人家有难,那里有不救的道理。

  张生拿起了玄阳珠,回头就丢给了卢明月,他自己还没有来的及离开,只听背后一声巨响,悬空的石棺,竟然失去了平衡,直接掉了下来。

  可说来也奇怪,足有三丈的高度,石棺落在地上,除了飞起一阵尘土,其它都是完好无损,甚至连一条缝隙都没有出现。

  “这里面难道就是血魔老祖的尸体。”

  张生回头围着石棺走了一圈,他不清楚血魔老祖的生平事迹,但看石棺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就猜想到死者的身份。

  卢明月吞下了玄阳珠,身体上的寒气,顿时被玄阳珠驱除体外,于是盘膝吐纳了一番,身体已无大碍。

  “如果不是血魔老祖的尸体,还会有谁葬在这里呢。”

  卢明月微微一笑,向他缓缓的走了过来。

  “咦?你没事儿了。”

  张生惊讶的看着卢明月,他刚才完全投入到石棺上,并没有注意到卢明月的状况,眼下看到她完好无损的站在面前,多少有些奇怪。

  “你不必奇怪,就因为我身有顽疾,所以才回来到这里寻找,寻找玄阳珠……”

  卢明月点了点头,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了张生。

  本来她自幼就经脉奇特,后来被认定是修炼玄冰剑气的好材料,不过同时也有一大害处,那就是她自然巩固的玄阴真气,如果宣泄不出来,就回在她体内凝结成冰,而卢明月,也自然会被活活的冻死。

  方才的一幕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如果不是张生帮助,不出半刻卢明月就会被冻死在哪里。

  张生大为惊骇,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你不是说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找灵兽暴动的原因吗?你帮了我,我现在就把这份恩情还给你。”

  卢明月目光坚定的说道。

  “好一个恩怨分明的女人。”

  》酷《匠网“唯*◇一正#版Tx,其#他8都?G是盗版

  张生暗喝一声,可是他一直利用了卢明月,心中怎能过意的去。

  正想晚宴拒绝的时候,忽然脚下一晃,整个山洞都为之一震,跟着巨石滚滚,随时都有塌陷的可能。

  “怎能回事儿!是地震吗。”

  张生首先想到的就是地震,在他的意识里,唯有这个的可能性比较大点。

  “不!快你看后面!”

  卢明月一口否定,惊慌的指着他身后喊道。

  张生神情一呆,缓缓的回过头来,石壁上竟然出现了一个石头巨人,方才的晃动,就是它所制造的。

  “守墓巨人!”

  卢明月目光一寒,紧紧注视着眼前的的巨人。

  守墓巨人!不用多想就知道是做什么的了,一定是张生取走了玄阳珠,破坏石棺所造成的后果。

  玄阳珠是张生为了救卢明月才拿的,既然他已经救了卢明月一次,卢明月怎么还会好意思再劳烦他呢。

  “张公子!你先走这里交给我。”

  这句话张生正求之不得,他自己的一点本是唬唬人还可以,若要他与这石头巨人交手,人家一口吐沫都能砸死他了。

  话又说回来了,卢明月不过就是一个女孩子,即便实力再强,他堂堂七尺男儿,也不能撇下一个女孩子不理啊。

  “放心吧,我可以应付的,等我打不过的时候,你再帮我不迟。”

  卢明月误解了张生的意思,说完后挺剑向巨人飞去。

  巨人在石壁内,眼下还没有完全的站起身体,可能是因为全身都是石头的缘故,行动起来异常的缓慢。

  “轰!”

  卢明月一剑劈在巨人的手臂上,火花飞溅,碎石头顿时掉了一地。

  “好!”

  张生大喝一声,同时跑到了来时的山洞口,其目的就是想,万一卢明月不敌,随时都叫上她逃跑。

  巨人的一只手臂断掉,另一只手顺势向卢明月抓来。

  呼!

  巨人的大手一动,带出一阵劲风,卢明月心中大惊,不要说巨人的力气有多大,单是这手臂上的石头都不是她能够承受的。

  张生眼见那巨人的手掌就要拍住卢明月,奈何卢明月像是吓傻了一般,呆呆的站在原地,连一动也不动。

  “小心!”

  张生心中大急,突然大叫一声。

  “轰!”

  一声巨响,卢明月高举长剑,刺破了巨人的手掌,直直的飞了起来。

  顷刻间,巨人的两条臂膀都被废掉了,卢明月的脸上忽然露出得意的样子,回头对张生点了点头,示意她很安全。

  张生见到她逃出魔爪,总算放下了悬空的心脏,可是还没等喘息,巨人又动了起来。

  巨人的身体一晃,顺势站了起来,自己左右看了一眼被击碎的臂膀,仰面一吼,地上的石头突然挨个的飞起,为他又重塑了两条臂膀。

  “怪哉!这怪物竟然有这功能。”

  张生难以置信的看着巨人,心中大为惊骇。

  卢明月眉头一紧,站回到张生的身边,眼睛紧紧的注视着巨人,对张生说道。

  “张公子!看来我们要连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