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他,打死这个人渣!”

  “这个该死的禽兽不如狼心狗肺神厌鬼弃的家伙,下地狱去吧!”

  “把他交给上天,让太阳神来惩罚他吧!”

  “...”

  ......

  一群打扮朴实的乡民,将人群中捆得结实的一个少年推搡着,走到了乡公广场。少年身上非常狼狈,脸上带着泥土的痕迹,头发蓬乱,嘴角也还挂着鲜血,旁边隐约可见一丝淤青,可见他没少被打。

  他的衣衫蓬乱,身上破了很多口子,不过仔细看,却能看出来,他身上的衣服乃是高级的绸缎裁剪而成的,非常名贵!

  可知他身份不凡,不过现在的样子却非常狼狈。

  乡民们情绪高涨,将少年推搡着,来到了乡公广场的正中央,那里立着一根粗大的木杆,大约有十余米,笔直的挺着。

  他们把少年用绳子绑在木杆上牵下来的一根粗麻绳上,使劲的缠绕了好几圈,显然是怕绑的不结实。

  “没错,要绑结实点,不然他到时候挣脱了绳子,掉下来摔死了,那就太便宜他了!一定要绑结实点!”

  “对对,要完全将他交给太阳神,让太阳神来惩罚他的罪行!相信受到太阳神的神力洗礼之后,他这一生也不会再那么罪恶!”

  乡民们都说着,看来他们对少年的恨意,那是不加掩饰的了。

  这很奇怪,这少年究竟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恶事,才会被这么多人痛恨呢?

  少年被绑着,但他却没有多么害怕,反而是一脸愤怒不堪,似乎自己受到了多大的屈辱,那眼神中的凛冽杀意,更是让人心颤,这个少年,完全没有觉得自己是错误的一方!

  这眼神显然是激怒了乡民们,他们喧嚣着,要立即将少年吊到木杆顶端,晾个三天三夜,让他接受到该有的惩罚!

  “好了,乡亲们,现在时间还不到正午,还不是献祭给太阳神最好的时候,再等等吧!”说话的是人群中的一个矮胖的中年人,他身上衣着显得要比周围乡民要高档许多,显然是一个有身份的人。

  “李员外说得有道理,我们再让他嚣张一会儿,看他能得意多久!”矮胖中年人说完,下面立即就有人接着他的话说道。

  “嗯,既然是李员外说了...”

  “没错,毕竟这是李员外的意思...”

  “是啊,就让他嚣张一会儿,虽然我想一鞋板拍死他,不过还是要听李员外的!”

  ......

  看得出李员外在乡民之中人望很高。

  不过少年看向矮胖中年的眼神,却是非常愤怒的。

  但对于少年的眼光,矮胖中年却是丝毫不理会的。当然,那也是因为少年的嘴被堵住了,否则他肯定也会大声的骂出来!

  这样过了没多久,终于,正午时分,到了!

  正午,这是他们习俗之中太阳神神力最为澎湃的时候,在这个时候来祭拜太阳神并献上祭品,显然是最最适合的时候!

  矮胖中年站在木杆旁边,先是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时间到了,大家先安静,让我们最大的受害者站出来,执行这个仪式!”

  他的话说完,从人群中走出了两个人,一个是衣衫褴褛的中年妇女,另一个则是头上乱蓬蓬的独臂中年男子。

  他们看向少年的眼神是充满了敌意的,不,不仅仅是敌意可以形容这种仇恨,这是一种深刻的仇恨!就算是被悬吊着的少年,也都有些被威慑到了。

  酷匠=j网唯一…}正版F,其#他都b是《盗{(版

  少年在挣扎,但那中年妇女和独臂的中年男子,却一脸狰狞快意的表情,走到了木杆旁,共同拿起了垂着的另一根麻绳!

  在木杆的顶端,有一个小小的定滑轮,通过这个定滑轮的作用,他们可以轻松的将物品才从地面移动到顶端去!

  现在,他们就是要利用这套设备,将少年从下方开始慢慢往上拽。

  少年的体型瘦削,被两人这么一拉,慢慢地被拽了上去!

  他这时候才感觉到了惊恐,这一切都不是噩梦,厄运就要降临到他身上了!

  他虽然年纪不大,但他知道,这祭祀一旦成立,那他就真的会被太阳神召唤走!当然,这里的召唤,就是一股太阳之火从天而降,将木桩上的祭品完全烧成灰烬!

  祭祀成立的条件非常简单,只要在太阳高悬的正午时分,顺着木杆,让执念最重的人来作为执绳对象,这股执念将成为召唤神祇的动力!所以,这两个最最憎恨少年的人,才会被选中成为执绳之人。

  也就是说,一旦他被送到这十余丈的木桩的顶端,这个祭祀就会沟通到太阳神的神殿,然后就是太阳神前来收割祭品的时候了。

  少年害怕了,他当时可是亲眼看到许多人被送上去,然后化成了一对火炭,甚至更有甚者,直接被烧成了焦土,化为了飞灰!

  他,完全不想化为飞灰,那样,他还怎么去享受美食珍馐,美人环绕的生活?

  敢情他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就算他没有被太阳神降世之火炙烤成焦炭,他也不可能会被放下来,被挂在这里成为肉干,那才是最好的选择!

  慢慢上升,少年眼中的桀骜不驯,以及凶狠恶毒,此刻都成了惊恐。他是真的害怕了。

  死亡也许并不可怕,但最悲惨的死亡,死后甚至连灵魂都被永久禁锢在火牢之中接受锻魂之痛,这样的死亡,才能真正吓到人!

  想到这样死去之后,灵魂还要永远受苦,少年禁不住浑身发颤,从他的腿间,慢慢地开始渗透出一点点湿润的印记,然后沿着裤腿往下,积累着,然后一滴一滴地顺着木桩往下流去。在阳光下,木桩上拖出了一道细长的水印。

  他,吓尿了!

  这当然不是第一个吓尿的,在这乡公广场中央的天祭神台,曾经留下了无数人的尿渍,所以下方的乡民们,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惊奇的。

  不过,看到一个被他们所有人都憎恨的人有这样的下场,这样的狼狈,他们也是非常的欢欣,甚至看他们脸上的表情,似乎就像是新年到了一样,他们似乎不是在看一场祭祀,而是在观看新年时候的马戏团表演!

  中年妇女和独臂中年男子,也不顾木桩上滴下来的尿液,三只手都紧紧的攥着手中的麻绳,就像是攥着活下去的希望!

  眼看着,他就要被拖到木桩顶端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狂风忽然出现,将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吹了过来,正好挡在了太阳下面!这时候,少年刚被拉到顶端,他们便将绳子系住了,就等着祭祀成功的那一刻!

  因为狂风是在天上吹拂,所以乡民们都没有察觉到这一幕。直到太阳被遮住之后,他们这才发现了异常。

  没有了太阳,仪式难道就这么失败了?

  忽然,又一片云飘了过来,却是一片白云,似乎要驱散乌云!

  乡民们之前见乌云飘来,都是有些无奈,在他们看来,乌云驱散阳光,那就是象征着邪恶,所以他们都有些恐惧。

  而在看到白云似乎要将乌云撞散,他们有欢呼起来了,因为白色可是象征纯洁的,这白云来帮助他们压制乌云,当然更证明了他们的信仰是正确的,纯洁的都是好朋友,而邪恶的,就是敌人!

  这就是他们的想法,不过,虽然想法有些天真,在现在看来,情况也确实是这样的!

  于是,就在数百乡民和少年的注视之下,白云和乌云一下子撞在了一起!在无数双期待白云撞碎乌云的目光中,两朵云之间碰撞出一道鲜红色的闪电,从天而降,直直地劈落下来,砸到了木桩顶端的少年身上!

  “啊!”

  只听得一身凄厉的惨叫,伴随着耀眼的亮光,乡民们都闭上了眼睛。

  少年全身被雷光覆盖,整个人都似乎发着光,并传出了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但很快,他的声音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接着完全静默了。

  他仿佛已经完全死去,但隐隐之间,却还能看到木桩顶端的人影。

  雷电的威力有多大?就算是参天大树,被雷电击中,也要一下子变成焦炭!但这区区肉身凡胎,又是如何做到能在雷击之下保留全尸的呢?还有,那麻绳为何都没有被击断?

  当然,这些一点都没有被注意到,现在乡民们哪里敢看天上?在他们看来,这完全就是天神显灵了,所以他们都是跪伏在地,虔诚地祈祷着。

  没有人知道,在木桩上悬挂着的,虽然还是少年的身体,但其灵魂,已经完全产生了变化!

  来自地球的苦逼小职员张生,加班回家的时候遇到打劫了古玩店的匪徒,被挟持成为人质,在匪徒和警察交火的过程中,张生被甩飞了出去,结果竟然被一件神秘的古剑穿心,死于非命!

  不过,张生的身体虽然死了,他的灵魂却被古剑带着,一下子穿梭空间,消失不见了!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在空中缝隙之中穿行,就像是在刀山剑海之中行走,灵魂更是无时无刻不在感受到撕裂般的痛楚,然后他眼前一亮,痛楚消失,他获得全新的体验,这是一具崭新的身体!

  不过,身体的主人虽然被雷击伤到了灵魂,但毕竟是真正属于这具身体,与身体更加契合,在这里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奈何张生的灵魂强大,又有种锋利的力量,最终他抢到了最终的胜利,占据了这具肉身!

  而失败的灵魂,则被迫完全融入于张生的灵魂,他一瞬间就读取了这灵魂短暂人生的全部记忆!

  看完之后,他不由得凄厉的哭嚎了——贼老天,我这纨绔少爷的瘾都还没开始过啊,就这么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