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陈立醒了。躺在他熟悉的床上,他脑中昏昏沉沉地,各种画面不断地闪现,丢给他木牌的僧袍老者,给他功法的巨人卡林,抱着他嚎啕大哭的陈公赞与托着他盘旋空中的水蛇。他用力晃晃脑袋,试图把它们都驱逐出脑海,神奇的是,这平时铁定毫无意义的举动好似真的奏效了,脑海中的画面逐渐淡去,只剩模糊的印象。

  此时,陈公赞的小屋门前挤满了人,不管是村民还是何、黄二人都无比关切地注视着那扇破木门,恨不得把那扇门洞穿了过去,以邢长老为首的几位巫师站在人群的最前方,一言不发,就这么静静等待着。巫神千年不显,这神谕者自然也是千年就这么一个,怎么能有半点的马虎。“六子,六子你去哪了?”六子的父母小声呼唤毛小六,就在刚刚他们出神望着陈家祖孙的小屋时,这毛孩子不知跑到哪去了。

  屋内,陈立终于从困惑和感伤中回过神来,盘膝打坐,开始扫视自身的内部情况。别的教派要做到内视这一点,非得打通了这天地与人的阻碍,借助天眼方可,可是巫师培养巫灵的功法里面有一道神奇的神通——把意识和巫灵短暂结合,借助巫灵的眼去探查自身状况。陈立就是靠自己那具蛮族战士的感应来检查自己现在的状况。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陈立睁开眼睛,眉头紧皱,他的内府健康强健,丝毫不似只剩十年寿命,魂魄也是饱满,不曾缺失,“怎么回事?”刚刚才摆脱的焦虑情绪又开始涌动了。“阿立,阿立。”就在陈立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听到身后有人呼唤他。他四周张望着,并没有发现人影。“狗洞这,狗洞这啊,我卡住了,快来帮我一把。”陈立这才想起这是谁的声音,不由得咧嘴一笑。

  “别笑了,快来拉我。”毛小六卡在那狗洞里,双手动弹不得只有肩膀那部分进来屋子中,急得不停挣扎。“怎么不从大门进,非得学狗啊。”陈立下床穿好鞋子,双手抓小六肩膀,笑意不减。“你还好意思说啊,还不是你被巫神选中了,那帮长老把你宝贝的不行,别说进来探视,就是在外面正常说话都不行,我又担心你,才想起来钻狗洞。”毛小六语气酸溜溜地,想着他几时也能受到如此待遇。“算你够义气。”陈立重心稍稍下沉,力道用足,身子往后猛地一仰,就将毛小六整个拽出来了。陈立稳住了重心,可是那毛小六没有啊,整个人被一股大力向前一带,朝后翻了个跟头,屁股着地,疼得呲牙咧嘴。

  “哎呦,屁股,算了,来来,阿立,跟咱说说你被选中后被那水蛇带到天空是什么感觉。”就凭毛小六那浓重的好奇心,哪还顾得上揉屁股,连忙爬起来追问陈立,但是见陈立的脸色瞬间黯淡下去,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阿立,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你畏高。”陈立一阵无语,这毛小六就是神经大条,丝毫没有注意到陈立那迷茫的神情。“六子,别瞎猜了,我没事,就是刚醒,有点不舒服。”陈立勉强地笑着,他不想告诉小六自己只剩下十年的寿命。

  “你在撒谎,阿立。”小六笃定道,他和陈立从小玩到大,陈立有什么不对他还是能察觉的。“别问了,我告诉你我当时在天上的感觉。”陈立苦笑一下,招呼小六坐下。尽管心中有疑虑,但是小六哪能抵御这种诱惑,连忙聚精会神地等陈立讲。

  “那条水龙把我托上天以后。。。。”

  “小立,你醒了啊。”就在陈立刚刚给故事开了个头,陈公赞就端着粥锅推门进来了。屋里,陈立坐在床上,脸色通红,像忍耐什么巨大痛苦似的。

  陈公赞连忙放下粥锅,搭了孙子的脉,闭眼凝神探查。“咦?身体情况出奇的好啊,怎么回事?”“哎,又卡住了,阿立不要装了,在来帮我一把。”陈公赞寻声望去,那猴子一般的毛小六正卡在狗洞里只剩半个屁股留在屋里。“哈哈哈哈!”陈立再也忍不住,笑着滚下了床。

  老巫医疑惑地看着他们俩,渐渐明白了,哭笑不得地伸出手指向前一探:“阿布!”“呼!”猛烈阴冷的黑气席卷了陈家祖孙的小屋,陈立脸上写满了紧张二字,自从他记事以来,这阿布可没少欺负他。随着那皱纹遍布的手指翻转,黑气开始呈漩涡状涌动,一只布满鳞片的大手探出,抓住小六的腿就是一扥。

  “啊!”“哗!”前者是小六的惨叫声,后者是陈家小屋墙壁的轰塌声,小屋本就是年久失修,苍云部的房屋又没有梁栋之类的有力支撑,所以,“哗啦。。。”小屋剩下的几面墙壁陆续倒塌,外面焦急等待的人群傻傻地看着同样傻了的陈家祖孙。

  莫名的尴尬。

  “爷爷,看你干得好事。”陈立嘀咕了两句,陈公赞干咳了两声,挥手致意阿布把小六放下来。

  邢长老嘴角抽搐了几下,何欧明站在他身旁,见他呆立不动,猛烈地咳嗽了一下,哪知邢长老被这声音一惊,原地跳了起来。

  又是一阵尴尬。

  “咳咳!”邢长老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驻杖来到陈立面前,行单膝跪地礼。“巫神子民邢开见过神谕者。”不等他膝盖着地,陈立连忙搀住他:“邢爷,还是叫我小立就好。”

  “咳咳。”又是一阵咳嗽声,这下可好,全村的视线都集中去过去,却是黄将军喝水呛着了:“咳咳,喝太急了,你们都拿白眼瞪我干什么?”

  经这一闹,邢长老本来要说的客套话也懒得说了:“小六,这个外乡人跟我说,巫神要派你去相助白华,是真的么?”

  那条水蛇似乎有意保存了陈立那一段的感受,陈立清楚地记得“自己”振臂高呼的场面。他身后的陈公赞显然事先得知了这件事,伸手请拍了拍陈立的肩膀。

  陈立叹了口气:”是的,巫神是这个意思。”他知道陈公赞举动的涵义,自身寿命无多,大蛇或者说卡林这么做可能是帮他找寻转机。

  酷U…匠{网7首发y

  “那你准备准备吧,准备好了就来村口,我们几个老家伙在你启程前送你点东西。”邢长老慈爱地拍拍他的肩膀,回身驻杖走了。

  陈立仰头看看天空,要离开住了十四年的这里?他茫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