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木然地看着四周跪伏的人群,他是真的累了,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打破了他之前十四年的平静,他需要时间来平复心境。水流汇成的大蛇温顺地托起陈立,他哪里站的稳,就势坐在大蛇头上,“嘶嘶”,水蛇吐着信子,盘旋在祭坛上空,蛇体内的光芒随着太阳的落幕渐渐黯淡,陈立脸上那几缕暗金色倒是增加了不少。阳光将他周围的水汽蒸发,雾气与暗金相衬,成就了一尊神秘且圣洁的神使形象。

  气氛变的诡异起来,地面阴沉地,一班人众跪倒在地,不作声响,高处一人坐在大蛇头顶,面色冷淡,也是一声不吭。

  何欧明心中焦虑不已,白华形势日益危急,早一日寻到一位神明的保佑就早一日寻到去除国难的希望。尽管他之前认,所谓神佑不过是安抚国内的乡野愚民,真正可以救国的是类似眼前几位巫师长老的能人,陛下所谓求神助不过是安抚乡野愚民的说法罢了。但是,眼前这个少年真的如神灵一般,颠覆他所有的认知。

  他按捺不住了,怎么也按捺不住了,快走几步,来在离陈之最近的地方,在苍云老老少少惊谔的目光中闷头跪倒,不等他出声请求,邢长老执杖一杖击在他背上,何欧明只觉脊背一麻,声音居然堵在喉咙里出不来了。

  邢长老又惊又怒,巫神虽久不显圣,但每一个巫族部落都一直奉守一条——决不能冒犯巫神。巫神是所有巫人的信仰,也是所有巫人的祖先,祖先怎能让人惊扰。跪倒的苍云部落族人反应过来,愤怒地站起身来,要将他拖出去。

  “嘶!”大蛇吐着信子,尾巴一扫,将要冲上来的人尽数扫开,卷起何欧明,只一甩,就将他扔上头顶。书生跪坐着,抬起头,与少年对视一眼,书生愕然,少年茫然。“借你肉身用用。”陈立隐约听到一个声音,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我知道你的迷惑和怨恨,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害你,卡林也不会。你现在什么都不需要知道,睡吧。”

  ”你是谁?”他还没来得急问一句,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尽管还能看见眼前景象,但是对手脚那种掌控自如的感觉却消失了。只能隐约中能感觉到,一条蛇对他吐了吐信子。

  何欧明定了定神,仔细打量眼前的少年,山野里常见的黄色皮肤,略大于常人的眼睛,一头杂乱的短发,稚嫩的五官。最普通不过的少年形象,但却显得如此神圣。

  少年弯下腰,面无表情地向书生伸出手,何欧明怔怔地握住这宛如神明伸出的手,站起身来。“陈立”微笑着,嘴唇不动,喉头轻颤:“你是白华的使者?”

  “是的。小人何欧明,见过。。。”“我知道你叫什么,也知道你来干什么,我只问你一件事。”陈立的瞳孔收缩,呈现出针状的蛇瞳,“你觉得用什么能打动我去帮你们?”

  何欧明心中凉意大起,不由心灰意冷,自己有办法打动村民举行祭祀,能打动能人异士为白华效忠,但是去打动一个神?“你很聪明,”“陈立”满意地点点头,“还好你没有说其他的废话,否则我会直接扔你下去。听着,我和你做个交易,不,是赐给你一次机缘。”“陈立”盘膝坐下,仰视着何欧明:“我已经让这具身体的主人成为我的神谕者,他将会带着我的意志前往白华,而你,负责他的寝食安全。”

  “可是道门那边是神仙亲至啊。”“嗤!”从后槽牙发出的嗤笑声,“不过是凡尘的俗人罢了,妄称仙人,就算是仙人,我巫族又怵过哪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放出如此狂言,恐怕没几个人会觉得舒服,但是何欧明不得不承认,他从心底里是有一点的信服的。

  “废话少说了,这小鬼的坎坷前路就以你白华为第一站,你帮忙照料就好。”这不是应该犹豫的时候,何欧明告诉自己,于是咬了咬嘴唇,一揖到底:“尊巫神命。”“陈立”嘴角弯起一道不正常的弧度,顾自走向蛇头,振臂一呼:“巫神命,赐福白华,保其十世大兴!”,祭坛前的诸位长老毫不犹豫地重复着:“巫神命,赐福白华,保其十世大兴。”村民们也受到感染,高呼着,唤着巫神和陈立,带着似乎永不会退去的狂热。在这欢呼和何欧明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陈立整个人向后仰倒,闭上了双眼。

  b最qK新章节*上$酷‘匠h网g,

  太阳最后的余晖落尽,二人脚下的水蛇盘旋而下,最终化为水流重回大地,邢长老等人快步上前,将陈立接下。“老何!”黄将军激动地上前抱住何欧明,“有你的,这么厉害的神明都给你说动了啊。”何欧明苦笑一声,推开他,对几位巫师长揖行礼,巫师们的注意力都在陈立身上,哪有心思去在意何黄二人,随手一挥致意,便又专注地查看陈立来了。

  黄将军一拽何欧明的袖子,硬生生把他拖到无人处,凑到他耳边低语道:“给咱说说你咋成的。”何欧明抿了抿嘴唇,丝毫没有说的意思。

  “说说啊,这样,你跟咱说说,等咱回了都城,咱那本从道观缴获的古书归你!”

  “老黄,”何欧明郑重地打断黄将军,“有些事你不能知道,你存不住话的毛病还要我来提醒么?”

  黄将军老脸一红,梗着脖子道:“这又不算是什么军机大事,咱怎么不能知道了?姓何的,你不能老翻旧账啊。”

  何欧明面露难色,其实心里早乐开了花,他和这个莽汉相处这么久,怎么能不摸透这家伙的性子,“好吧,我告诉你,可我还要你加上一样东西。”“是啥,你说。”毫不犹豫地腔调。

  “五龙环山服。”

  黄将军脸上的肉狠狠地抖了抖,声音都变了:“你咋知道的?”“所以说你存不住话呢?”何欧明半嘲讽半自得地笑了。

  “你不是那种喜好收藏奇珍的人,要了干什么?”说这句话时黄将军几乎把牙都磨碎了几根。五龙环山服可是货真价实的宝衣,是道门七座分观之一的清纹观的祖师像所着的道袍,那塑像高达两丈,道袍还宽大到着地,脱下后却正合他的身材,刀砍不破,水泼不进,火烧不着,夏凉冬暖,要是让当今圣上知道了,恐怕也得眼馋。他是真的舍不得。

  何欧明何尝不知道黄将军那小孩一般的性情,轻笑道:“我当然不是坑你的宝贝,这道服,是送那少年的见面礼。”黄将军迟疑地看看何欧明,再看看远处被人簇拥着的陈立,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