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就你了

  “我?学五种?”陈立不由自主地指着自己鼻子大声问到。这卡林刚刚还说有很多条件限制,很多副作用,现在让我五种都学?这是要整死我?陈立郁闷地想着,卡林却从鼻子里哼地一声喷出了白烟:“你以为我就因为这块木牌才选你的么?以你的命格和体质学习这五种法术都没有问题。当然资质悟性我还没有看出来,但你只需学会些许皮毛,明白什么人能学,让这些法术流传下去就行了。”“哦。”陈立点头表示明白,随后皱着眉头像思考着什么一样。“别想了不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你们部落脱离祖脉这么久现在才找上门要你们接受传承么?”陈立一愣:“不是啊,我在想跟你要点什么当酬劳。”“啪!”巨人卡林一巴掌拍在旁边的山崖上,愣是将崖壁给拍平了。他这个气啊,这五种法术在族内可是当做最高的奖赏赐给有巨大贡献的族人的,今天叫个小鬼都学了吧还被索要报酬。

  这简直是给人送东西反被人家拽住袖子问:“我就这么白白帮你收下这些东西啊,怎么着也得给我点好处我才能干啊。”

  陈立被这一巴掌吓得去了两魂六魄,赶紧扯话题:“其实我还是比较想问你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找我传承功法。”“哼!”巨人鼻子中喷出如云雾般的白烟,顺势倚着山壁盘腿坐下,于是可怜的陈立又受了一次高空下落的惊吓。“巫族自古就人丁不旺,如今像你们这样的支脉都十不存一,当然不能以当初的规矩行事,留下传承,保住根基才是当前之重。但我找上你却是因为,”卡林不自然地将视线从陈立身上移开,“我欠你太多。”“欠我?”陈立懵了,不说自己今日之前与这大块头毫无交集,就是有了交集自己凭何让他亏欠自己啊。“不要想了,我说欠了就是欠了,如今时机已到,我之一脉的法术传给你,暂且算作利息。以后我再还你。”说完巨人从腰间的皮口袋中取出一块白色的骨头,约有三个陈立的身高长短,手一松,白骨就这么向陈立的头顶砸去。陈立仰着头,怔怔地看着,心中惶恐不安,但对这头骨总有种熟悉的感觉,“轰!”头骨不偏不倚地砸在陈立头顶,落地之后其七窍都迅速闭合,将头骨内侧变为一个封闭的黑暗空间。卡林默默地用巨手按住头骨,闭目盘坐着不再出声。

  陈立呆愣着,回过神来时周围已经漆黑一片。他不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虽然巫术的修行地点多是幽暗的地洞,但是这头骨中不存寸光,人仿佛迷失,不分上下左右,他想叫喊,喉咙却像哑了一般发出毫无意义的音节。恐惧,让人无法抵御的恐惧侵袭着陈立周身每一个毛孔,他开始四处摸索,这头骨在外看来虽然巨大,但寻常人不到百步就可绕上一圈,陈立是巫师,不论从何种意义上都超出凡人甚远,但直到他的脚血肉模糊,他也没能碰到任何东西。他觉得自己到了极限,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人的神经到了极限,只有崩溃一途,陈立也是人,而这种黑暗成功地打破了他的理智。他开始徒劳地张嘴呐喊,用他所学的所有巫术攻击他认为是出口的地方。身穿兽皮战衣的巫灵面无表情地举起战斧一次又一次地挥砍着,最终随着陈立力竭才消散。“呼,呼!”陈立听见自己身躯中粗重的呼吸声,剧烈的心跳顶地陈立胸脯生疼,他脑海中浮现一个可怕的想法:“是不是自我了断就能脱离这折磨。”这想法逐渐膨大,如恶魔在陈立脑海低语,一是看起来毫无逃出的绝望前景,一是似乎一了百了的厌世之法,哪样都不理想,但总得抉择。

  陈立呆滞灰暗的眼睛中闪过陈公赞炼药时朝他回首的那一笑,也有村中伙伴追逐时的一拳,甚至有那骗吃骗喝老头偷烧鸡的手,一切都那么真实,又离他这么近,他努力伸出手,颤抖地想摸摸他们,但却捞了个空,再想抬起来,却再也不行了。脑海中除了自己粗重的呼吸与剧烈的心跳,似乎还多了脚步声,那么稳健,他不知多久没有听过其他声音,但陈立却莫名觉得这声音有些残忍,要带走他这可怜的一点点存念。脚步声愈来愈近,陈立的心跳也随着愈来愈快,他的瞳孔空洞,身体开始冰凉,自我了断也不想了。黑暗似深渊如流沙,灌进了他的口鼻,冲进了他的肺部,“萨克多落!”低沉嘶哑的声音在头骨内回荡,一只雪白冰凉的手按住陈立的腹部,刚刚进入的黑气带着丝丝白芒又从他的口鼻中出来,他的眼睛开始浑浊,头发也斑白了,但惶恐与不安却悄悄退去了。他心中有什么在积蓄着。“怎么回事?”今天的一切都是莫名其妙的,现在自己命都快没了。怒火在他的心头蔓延,从他的口中喷出。“魂焰!”嘶哑的声音带着些许欣喜,雪白的手径直伸入赤红的火焰中,火焰缠绕着它,却不能伤其分毫,掌心浮现出一个白色的光洞,滚滚的火浪涌入其中,不见踪影。

  酷…匠网正q版)6首…发U

  “你已经得到了超过我们约定的酬劳,实现你的诺言。”头骨外,卡林注视着头骨上方,神色严肃。“放心,我说到做到。”雪白的手将火焰吸收完毕,隐入黑暗中。“唰。”刀子划过肉体的声音响起,手再出现的时候,带着一颗鲜活的心脏。“纯正的元之心,如假包换面”,说着手掌朝下,心脏下落,融入陈立胸膛。“交易达成,我走了。说实在的,这颗心值这个价。”白色的手化为一股淡淡的轻烟,消失了。

  卡林望着这颗心,沉默着抓起头骨,陈立躺在地上,粗重地呼吸着。浓重的黑暗突然不见,剧烈的阳光照入他的瞳孔,久不见光的人一旦受到阳光的剧烈刺激,很有可能——失明。“啊啊啊啊!”陈立惨叫着,捂着眼睛在地上翻滚,双手指甲陷入眼眶周围,渗出血来。卡林也没料到有这种情况,愣了一楞,但考虑到手里的这颗心不能久存,当即提起陈立,放在手心里。

  “听好,刚才的一切都是我安排的,要恨我就恨吧,你的寿元只剩十年,魂魄也受损,但是,你命中注定的生死劫数被我用这次偷偷换了,以后就由你争取了。”陈立整个身躯躬成了虾米,眼中痛苦与愤恨交织,但更多的,是无力。卡林背过头,一只手指拂过这可怜人的视野,陈立只觉身体一软,失去知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