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实在没想通那僧袍老者是怎么离去的,再仔细回忆那老头的长相,发现竟然记不得他长相如何了。“奇了。”陈立扫视四周,天地上下都没有那老者留下的痕迹,只有陈立手里那块木牌可以证明这老者来过。陈立打量了一下木牌,就是一块平整的松木牌子,连字都没有一个,不过看得久了,竟然感觉那些木头的纹路组成了一副祥云图案,忽的又转化为一身着不知名的华丽服装的老者形象,再看,又似乎杂乱无章,平淡无奇。陈立一脸茫然,再次看向远方的天空,时至黄昏,山野中总也少不了的飞鸟长鸣着,凉风习习,残阳透过茂密的林叶无力的照在这个少年身上,平时没在意,但陈立今朝却觉得一切都这么梦幻,“我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呢?”陈立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但转眼随风而逝了。

  黄昏的村子是忙碌的,男人们从山中或三或两的回来,有的赶着家畜,有的采了一筐蘑菇之类的蔬菜。女人们在家生火,煮水。孩子们则是穿梭于巷头巷尾,等大人那一声“吃饭了”的吆喝。但这个黄昏,村子里来了一队骑着马的战士,他们的战马高大强硕,盔甲泛出寒光,刀剑佩戴整齐,一对对一列列地排列整齐。村里的几位巫师长者都被请了出来,一位拄着拐,一位斜着眼,手哆嗦着,一位嘴里嚷着:“把我的巫镜拿来,我看不清啊。”还有就是陈公赞。“哗啦哗啦”几声盔甲碰撞声,骑兵队列两边排开,一文一武打扮的两人骑马而出,武将络腮,文士无须。文士下马一躬到底,武将则是单膝跪地,巫师们疑惑地互视着,谁也没说什么,就这么僵持着,气氛十分尴尬。“起来说话吧。”陈公赞先开了口,上前要搀起了两人,两人却说:“陛下有令,我二人来此请求神助,神灵显圣,天佑我白华,神圣不显,则诚意不足,为人臣子,理应为陛下补足诚意,老丈的心意我等感激,但请老丈祈请部族神灵。”陈公赞楞了,自这个名为苍云的巫师部落南迁至这群山中怕有千年之久,这样的事情却头次碰到。拄拐的老巫师好像回忆出什么来:“白华,四百年前建国,开国皇帝郑肃求取天下各类异士助其夺取江山,功成之后,”“立道教为国教,其余人等满门抄斩。”哆嗦着手的巫师眼眸冰冷,接着拄拐老者的话说到。

  气氛再次凝重的令人喘不过气,文士可以反驳老者的话,但是毫无意义且必将得不到本族神灵的庇护,白华因开国皇帝的所作所为除道教之外无异士帮扶,今又因道教反出而蒙国难,倒有几分报应不爽之意。却见文士突然扑倒在地,失声痛哭,所有人都十分意外,怔怔地看其捶地大哭。文士边哭边撕扯着衣衫,帽子也被他一把扯下,满头长发洒落,似疯似狂:“白华并非无道,先皇在位二十六载,国内大灾七年,先皇无一刻贪图享乐,披肝沥胆,救灾救民,在下也得蒙圣恩,以庶民身份从事朝政,如今先皇驾崩不过数月,贼道就散布谣言,言先皇行逆天之事,致生灵涂炭,自诩代天行罚。天下确贫苦已久,百姓受此言蛊惑,纷纷生事抢夺,贼道又有妖法,凭空召出粮食,如今白华如危卵一般,如今在下祈请各位长老救白华于危难,不论皇上如何赏赐,在下何欧明,结草衔环报此大恩。”几位老者沉默了,和何欧明一同前来的武将沉默了,骑兵们也都沉默着。这片天地间仿佛只有这文士的声声哭诉。陈公赞的嘴唇张了又合,想要安慰何欧明,又觉得语塞,许久,他才上前搀扶起文士。“二位,我苍云部迁来此地如许多年,从未涉及外部的纠纷,再而我部神明不显已久,两位恐怕空来一趟了。”拄拐老者神情复杂的说。文士旁的武将忽的拔剑,脸上满是狰狞之色,剑锋翻转,直指最近的陈公赞,陈公赞眼眸深处一点红光闪烁,周围气流翻滚,呈盾状抵住了剑尖,任凭武将如何动作,就是不能越雷池一步。武将对此并无错愕或者惧怕之意,反而更加狂怒,以剑作刀,对着风盾怒斩几剑。反应过来的几名骑兵下马阻拦,武将瞠目,横剑一推,一股淡淡的青色剑光喷薄而出,生铁浇铸的甲胄被切裂,中招的骑兵倒飞出去,吐血不止。

  “老黄,你干什么!”文士也不顾身体孱弱,上前揪住黄姓将军的袖口,抱住他的胳膊不让他继续动作。“你咋不知道羞耻啊,我白华立国400多年,灭国之危也有数次,哪次像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人!”“别犯傻,势比人强,求不到道教仙人那一层次的神明保佑,多少兵力都是白搭,求神必然是难的,你先住手!”“朝廷派出几十对人马,无一神灵回应,让我出了这口气,哪怕之后剐了我谢罪,我他娘也不眨眼。”巫师中一直哆嗦着的老者听完黄姓武将的话,叹了口气,停止了哆嗦,左手打出一个诡异的手势,黄姓武将身形一滞,整个人如木雕般僵在原地,“阴神附体,锁灵定魂。”老者刚成为巫师时就随长辈前往阴魂涧驯服了一只阴魂,经过数十载的温养,这只阴灵有了不可思议的能力,像这样定住人的魂魄是这类巫师最喜欢的手段。“诸位长老请宽恕,他是混蛋了些,但他绝无半点不敬之意。”何欧明护在同僚身前,眼中满是惊恐。在来苍云部之前他们路经大小信仰神灵的村寨数十个,有的强者可以勉强唤出火焰之类的威慑敌人,有的干脆只有些许蛮力,这些巫师的手段诡异莫测,神秘强大到令人害怕。在惊恐之后何欧明心中也下定决心,一定得在此寻到帮助。“念你们赤胆忠心,我们不追究,走吧,离开这里,巫神已经千年没有显圣了。”陈公赞撤了风盾,回到巫师的队列之中。目中有些许惋惜。

  文士似乎并不意外,挥挥手,两个骑兵捧着布匹食盐之类出列,“老丈宽大,我等也不强求,但请老丈祭祀贵部神灵请示,区区薄礼,请笑纳。”

  WQ最#W新章(节;S上酷G匠Jm网H‘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