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小刚,今年16岁。刚刚初中毕业,是一个标准的坏同学,抽烟,喝酒,上网,打架,搞对象除了不好好学习之外别的一切坏毛病在我身上都是应有尽有。

  暑假还没有结束,不知道老爷是怎么跟他老爷子忽悠的,让他在省里给我找了一所还算比较不错的高中。也就是我的爷爷,他是当兵的,小时候经常听爷爷讲起他是怎么打仗呀怎么训练呀。所以从小对我也是全日制军事化的一套管理,什么军体拳呀什么擒拿格斗的都样样的让我练了个遍。那时候还特的记恨和讨厌爷爷对自己那么严格那么狠。慢慢的长大了在学校从不受欺负到去欺负别人才开始懂得感谢爷爷啦。

  爷爷是一个很正直的人,自尊心也很高。从来没有去因为自己的事情去找过别人帮忙,他总是说“自己玩自己玩的起,玩不起的自己就不要玩。有什么事了自己抗。”每次到这的时候我总爱问爷爷:“要是自己抗不了的事呢?”“抗不了活该,自己吃几碗饭自己不知道呀,抗不了也的抗。自己受着忍着。”

  爷爷有一个老团长现在在省里的军区不知道当了一个什么样的官,这次我上学的事情就是爷爷找的他的这个老团长给解决的,很简单的就给办妥啦。

  酷匠◇。网正版*首◎发

  家里是农村的离省里很远的,还的坐火车,妈妈是要来送我的,但被我给拒绝了。爸爸在旁边说:“都多大了,让他自己去把,还丢了他呀!”

  妈妈还是一路的嘱咐:“到了就马上去学校报道,别在外面乱玩。报道完了先给家里来个电话。”

  我看这妈妈:“知道啦,我走了啊,车要开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说完我提着行李就上车了。其实也没什么就一个包。里面就几件换洗的衣服。被褥什么的日用品说到学校都会统一发放的。

  坐在火车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第一次自己出远门,瞧我这没心没肺的劲。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人叫醒了,看这过道上的乘务员一边喊着:“查票了,查票了。”查完之后我是一点睡意也没有啦。只好掏出手机玩了起来。

  “帅哥,用用你手机打个电话行吗?”旁边一个女的跟我说道。

  我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旁边的这个美女,确实是美女,大眼睛,高鼻梁,樱桃嘴,上头发。

  “嗯。用吧”说完就把手机递了过去。

  她熟悉的播了一个号码出去大声的:“喂,赶紧给我交话费,不知道我手机已经停机啦吗?”也知道对面说了什么。她继续道:“你别那么多废话了,我是借别人手机用的,你赶紧吧。”说完就挂断了。把手机就还给了我:“谢谢啊,帅哥。”

  我接过手机心里一颤,人长的这么漂亮。

  “啊,不客气。”

  “看你还不大呢,你去XX省干什么呀?”那女的问道。

  “上学呀。”

  她看了一下周围:“就你自己?”

  “是啊。”我回答说。

  “这么小也不怕别人把你给拐走啦?”说完她笑着看的我。

  “谁拐我这样的啊?拐也拐一个好看点的乖巧点的吧?”我笑着道:“你拐我这样的呀?要是你这样的美女拐我走,我肯定跟这走。”

  “拐呀。这细皮嫩肉的。”说完在我脸上轻轻的掐了一下:“下车了跟姐姐拐着走,姐姐请你吃。怎么样?”

  “好呀,好呀。”美女请吃饭傻子才会拒绝呢。

  刚下车老爷子就打来电话了:“到了吗?”

  “到了,刚下车。”我回到道。

  “赶紧去学校报道啊,别自己在外面乱玩啊。”老爷子催促说。

  “知道啦,挂了啊。到学校了在给您去电话。”我不耐烦了挂断了电话。

  “行啦,大姐我得先走了啊,得去学校了。老爷子来圣旨了。”我看着美女说道。

  “把那个大字去掉行吗?叫姐姐就行。”美女接着说:“你要去那个学校呀?”

  “二中。”我又问:“离这远吗?”

  “确实不近。那你就先去学校吧,有机会再见面了,姐姐一定请你吃饭。”美女说道:“我叫刘懿慧。记得哦。别忘了,忘了姐姐可就不认账了啊。”

  刘懿慧,楼一会。心里面瞬间猥琐了一下,好吧。告别了大胸姐。我打了一个出租车就走了。

  “二中。”我又问了司机一遍:“离着很远吗?”

  “嗯嗯,在郊区呢。”司机有继续说:“去那上学呀?”

  “是啊。”在郊区?那一定的一个鸟不拉屎的发配地。心里美好的幻想瞬间破灭了一半。

  走了二三十分钟的样子司机说道:“到了。五十五。”

  “这不是刚跳的表呀?”我心疼的道:“五十行吗?”

  “我又没多收你的。”司机说话声明显大了很多:“这不表上有吗。要是别人拉你这样的生客还不知道怎么宰你呢。”

  “好吧。”给了钱下了车,站在学校门口四周看了看。还不错。

  古色古香的大门,门口有俩大石狮子,门上有一块大匾“第二中学”。前面挂着一个条幅“欢迎新同学”。我径直走了进去。学校挺大的,我找到报名处,人已经不是很多了,因为已经下午四点多了。领完东西就直接往宿舍走啦,124这宿舍号跟我初中的班级还是一个号。这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吗。

  到了宿舍一开门,里面就跟人间仙境似的,乌烟瘴气的都快看到不人了。里面坐着三个人。在哪里有说有笑的抽这烟。一个长的胖胖,圆寸头,小眼睛跟没睁开似的,穿了一身肥大的运动衣的人问我:“刚来的。”

  “嗯嗯。”我看着他们的问道:“你们也都是新来的。”

  “是啊,”坐在中间的一个人,不像他旁边的那个人那么胖,但看起来很壮。上身穿了一件紧身的白色T恤。被那腹肌和胸肌撑的紧紧的。

  “来抽根烟。”胖子递过来一根我都没见过是什么牌子的烟:“拾掇拾掇一起出去网吧上网呀,你去吗?”

  “好啊。”反正也没事干,又有人陪着一起玩。索性我把被褥往床上一扔,脸盆什么的放在床下面,书包放在柜子里说:“走吧。”

  “完了?”胖子问道。

  “嗯哪。还咋的?”抽了一口烟问道:“我叫李小刚。你们呢?”

  “我叫许逵。”胖子接着又指着他们两个:“这是强哥,叫赵强。这是二货,叫张牲口。”

  “你tmd才是牲口呢。”说完一下扑在胖子身上了扭打在了一起来。胖子在床上一个劲的求饶:“不敢了,不敢了。你是大爷还不行呀?”

  “好了,别闹了东南。”赵强站起来:“走,上网走呀。晚上也不用上课我请大家通宵。”

  “强哥给力,强哥霸气,强哥万岁,万岁,万万岁。”他们两个也不闹了,站在一起作揖的样子:“晚上饭也一起捎带了吧。强哥。”

  “一会我请大家吃饭吧,正好认识认识几个哥哥。”我看着他们俩厚颜无耻的样子。

  “新同学就是好,就是懂事。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可以找南哥。”胖子说完还不忘指指站在他旁边的张东南。

  “你tmd还真是无耻呀。”张东南说完就往外走了。

  学校离网吧很近,出门没走一会儿就到了。我看这赵强问道:“咱学校是在郊区吗?郊区也这么繁华?”

  “当然是在郊区了,要是在市中心弄这么大一所学校那的多少钱啊?”赵强又继续说道:“这是先有的学校,这么大一所二流高中,这么多学生呢,人多了就会消费都呀,就会有超市、饭店、网吧、医院什么的服务场所啦。有了这些这就更好了,都想往这住了,这几年都在这盖小区呢,还tmd特贵,这一片都叫什么学区房。”

  也是,那些商人粘上毛比猴都精,能看不到这点商机?

  这的网吧还真豪华,不愧是省城。光大厅就有几百台机子。边上还有好多单间。在我们那大点网吧也就几十台机子。

  赵强走到吧台随便开了四台挨着的机子。刚坐那许逵就骂咧起来了:“强哥,你tm千万别在用你那adc了行吗?还tdm不如二货的辅助打的好呢?人家辅助打的超神了还带mvp。”

  “他tmd的除了会抢人头,还会啥?”赵强也不服劲的:“上次用盲僧打个野,自己都不敢进自己家的野区,真是谁说的,人家的盲僧是盲僧,咱家的盲僧是真瞎子了。走那死哪。”说完大家都笑了。

  “我去给大家买水。”我看着他们问道:“你们都喝什么?”

  “喝什么水呀?”胖子指了指前面货架上的罐脾:“一人来一罐啤酒吧。”

  走到柜台要了四罐啤酒,想要先打开喝上一口,谁知道是放的时间长了,还是那个孙子故意摇的。刚打开“噗”的一下就喷了出来,正好喷到了前一个正在饮水机前面接水泡面的人身上。

  “cnm的想死呀是不是?”他转身过来就开骂了:“擦。”

  “对不起,对不起。”我急忙道歉:“不是故意的我。”

  “不是故意的就没事了?”他不依不饶的:“还是对不起就干了。”说完他把手里接了半桶水的泡面在我身上泼了一点。

  泼点不要紧,关键是热水。烧的我那火呀蹭的一下就起来啦。一脚就踹在他肚子上,他身体往后撤的时候我顺势用力一拳又打到他的脸上把他打倒在地上了。指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骂道:“tmd给你脸不要脸。是不是?”他刚要往起站的时候,我一脚又踹在了他的肩膀上把他又踹翻在地上:“真贱,”

  这时候胖子他们三人都过来了拉着我说:“赶紧快走。”

  我转身拿上柜台上的罐脾:“啤酒,不喝啦?”

  我们几个跑出了网吧赵强看了我一眼:“行呀兄弟,打架挺猛呀。”

  “最讨厌别人欺负我啦。”我很生气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干他。”

  胖子拿烟散了一圈:“你知道你刚刚打的谁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屁孩说:

ps:新手第一次开码,望大家多多支持推广宣传。有什么不好的可以直接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