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上。

  林书涵被萧肃从背后环抱着,从一开始的有些僵硬不自在到后来竟开始享受起来。这种便宜得来的土豪级别帅气男友,不要白不要啊。不过即便心里被浓浓的满足感占据,但折腾了一个上午,肚子还是非常理智地开始叫唤了。

  “涵儿是不是饿了?”萧肃在林书涵耳边温柔地问道。

  林书涵一下子兴奋起来,敢情这是早就准备了浪漫大餐啊。也对哦,土豪跟女友约会,怎么能没有豪华烛光晚餐,哦不,午餐呢。于是林书涵一边被萧肃拉着往石屋走去,一边自动脑补各种豪华场面。

  走进一间较小的石屋,这间石屋的内部跟外部一样,墙壁都是石块垒成,没有任何多余装饰,保持了一种古朴粗狂的味道,室内也就十几个平方,右边是一张用古船木做成的贵妃椅,左边是一个造型简单的料理台,中间亦是一张古船木做的四人位餐桌。但是……桌子上空无一物。

  豪华午餐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看着空空的桌子,林书涵分明感觉到自己的胃在呐喊。

  只见萧肃从料理台下面拎出一篮子蔬菜,笑嘻嘻地对着林书涵道:“今天中午就让涵儿见识一下本少爷的手艺,咱们做一顿农家菜应应景。”

  看着那一篮子的萝卜青菜,林书涵忍不住仰天翻了个白眼,萧肃之前在她心里树立的霸气侧漏的形象瞬间荡然无存。

  望湖山庄1幢1702,林书涵家。

  腾啸天坐在客厅里,三天前发生的那一幕不断的在脑海里重复。这么多年来,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找一个人结婚,甚至于连个女友也没有。腾啸天和林书涵根本没有血缘关系。14年前,林书涵的父母将才三岁的小书涵托付给腾啸天,同时还有给林书涵的一笔存款以及给自己的一笔资金。

  因为有着救命之恩,当时也才20出头的腾啸天以舅舅的身份带着小书涵艰难打拼,后来跟萧敬远合作创建了远天船业,这几年发展下来,生活才渐渐平静了些。

  林书涵小的时候,腾啸天还能以一种长辈的姿态宠爱她,甚至觉得应该娶个妻子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只是之前因为忙于事业顾不过来,后来林书涵大了,这个想法也就淡了。反而随着林书涵的长大,腾啸天的内心开始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尤其是这两年,已经完全出落得亭亭玉立的林书涵在腾啸天看来便不再是晚辈,而是一个女人了。

  但林书涵对腾啸天却是一如既往的如父辈一般的依赖,以至于十几岁了都还经常要赖着要跟舅舅一起睡。

  即便如此,腾啸天还是尽量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他可以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将自己与林书涵的关系,甚至她父母的事情都告诉她,即便当初林锦荣临死时只希望女儿能够平凡的过完一生,但腾啸天有信心,即使林书涵知道了一切想要去做些什么,自己也有能力帮助一二。并且早在几年前他就已经开始布局,无论是z市还是w市,都有太多的东西原本是属于林锦荣的,也应该是属于林书涵的。

  腾啸天自觉不是个良善之辈,当初自己只是一个混迹社会的不良少年,参与帮派间的争斗,身中十几刀,九死一生,被林锦荣从死人堆里拎回来,不仅保住了命,还学了一身本事。他看着林书涵出生,也看着林锦荣出事,偌大的锦荣集团一夜之间倾塌,暗地里参与的各方势力迅速瓜分了这块肥肉。

  想当年,提起林锦荣和他的锦荣集团,w市的百姓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年林锦荣喜得千金,然后开着他的劳斯莱斯幻影在路上撒红包,虽然每个红包里只有10元,但一路撒来,很多市民都至少捡了十几二十个。

  当然,还有锦荣集团特大涉黑案爆出来后,清点林锦荣的财产,光价值千万的豪车就停满了整个第二中学的操场,能出得起钱来买上一辆几经流拍的都没几个人。而林锦荣在w市市郊一所别院,则以两亿的价格被建筑业大佬旭日建设集团买下,而大家曾听说,林锦荣光是在他那个别院后面挖的偌大的荷花池便是花了一个亿不止,只因他的妻子喜欢荷花。

  自从跟了林锦荣后,腾啸天便被不断洗白,即便林锦荣最初是靠黑吃黑起家,生意中也涉及大量的走私、贩毒等业务,但他却一直被安排在锦荣集团下属正常经营的公司,所以林锦荣在出事之前便将只有三岁的林书涵交付给了腾啸天。

  带着只有三岁的林书涵,腾啸天努力打拼,隐忍谋划多年,就等着羽翼丰满时机成熟拿回应该属于林书涵的一切,或者再创造一个林锦荣时代的辉煌。但这两年对林书涵生出的异样的感情,却是腾啸天自已也不敢直面,万一林书涵无法接受,最后搞得连现在的状态也维持不下去了,腾啸天宁可当着这个舅舅一辈子,至少可以陪着她不是?

  正因如此,这两年腾啸天很少会住在林书涵这里,基本上都是在办公室凑合。在他看来,以前睡过天桥下,住过棚户区,半个月吃不了一顿饱饭,还随时可能被人砍,什么日子没过过。睡觉,一张床就够了。

  如果说他这么多年苦心经营,也就是为林书涵的父亲林锦荣报仇了,即便林锦荣当年死得并不冤,但毕竟如果没有林锦荣,自己早就被人砍死了,何来现在的腾啸天。只是,如果可以,腾啸天真的不想当什么舅舅。

  但是这一切,腾啸天无法跟林书涵解释,至少在时机成熟之前不能全部说出来。于是乎,将腾啸天视作父亲的林书涵便总是满腔热情地给他介绍各种类型的女子。以前擅自将他的私人号码给别人,或者突然安排个约会什么的,腾啸天也就不当回事了,但是三天前,林书涵乘腾啸天喝多了酒,居然将人直接塞到了他床上,尤其是当腾啸天怒气冲冲地打开房门,看到的是林书涵一脸无辜又幸灾乐祸地冲着自己眨眼,终于还是忍不住发飙了。

  ^酷‘匠M'网唯一d¤正版,J(其他都QC是U$盗#版

  兴许是酒劲还没缓过来,兴许是气过了头,也可能是这两年的心境发生了变化,腾啸天脱口而出的不是责备林书涵做过了头,而是一句“你怎么不把自己送到我床上。”

  显然林书涵不是小孩子了,不至于秒懂,却也有些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一时愣在了当场。其实这么多年来,腾啸天无意中也向林书涵透露过自己跟她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只是一直以来没有明说而已。

  见林书涵愣住了,腾啸天也慌了神,胡乱捡了一些重点的解释了一番,避开了林书涵父母生前的事情以及如何死的,只讲因为意外身亡,而自己因为受过林锦荣的恩惠,就以舅舅的名义抚养林书涵至今。自然也没有再提额外生出的感情。

  即便如此,林书涵还是无法接受,当场泪奔而去。

  觉得应该要给她一点时间接受,腾啸天并没有立刻追出去。后来接到林书涵闺蜜沈梦瑶的电话,知道她拉了一群人去买醉,想来没什么大的问题,便也没去找。只是这已经三天了,昨天和今天一直打电话也没有接,腾啸天这才来到林书涵的住处,没找到人,只看到手机落在了家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