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了好久,直到那个“陈笑”开着明明是自己的白色POLO远去,陈笑也只得悻悻离去。看来从原本自己的身上是查不出什么了,下周一有个全市的档案工作会议,希望她不会搞砸吧,哎,即便搞砸了,似乎也跟自己没关系了。虽然一直以来觉得生活很无趣,经常有“坐等死”的感觉,但陈笑却也从未想过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是要去过别人的生活的节奏么?

  出了川西小区,左拐几百米就是那条新开了小酒吧的小路。左思右想,陈笑觉得现在这个状况跟那个小酒吧多少该有点关系,既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那就只有昨天去那个小酒吧喝酒的问题了。

  可惜,仿佛昨天那段时光根本不存在一般,这条小路上哪来的新开的小酒吧,根本连个店铺的影子都没有。

  又坐了半个多小时的公交车,陈笑回到了望湖山庄。如今她哪里也去不了了,只能“回家”,在这个家里,应该能找到一些答案。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陈笑就已经有点释然了:横竖之前自己的日子过得平淡如水,工作工作没激情,没前景,个人问题也是没个着落。连小自己四岁的弟弟都已经结婚且有孩子了,而父母忙着帮带孙子,前些年还催着自己结婚,这两年大约也是疲了,就不再催了,基本上就把这个女儿给忘了。

  再看看自己现在占据的这个身体,要样貌有样貌,要身材有身材,估计还是个富二代,关键才十七八岁啊。谁不知道年轻好,有资本好,闯荡成就一番事业或者谈场惊天动地的恋爱,小说一般的生活那都不是平凡如陈笑这样的女子能够拥有的。

  只是目前最糟糕的是,自己根本对这个身体一无所知,如果遇到这个身体的熟人甚至亲人,怎么应对?难不成要学电视里那样装失忆?这根本不靠谱啊,以现在的医疗水平,连装神经病都查得出来,失忆这种烂桥段,还是不用为妙。

  好在比起那些穿越到古代,十五六岁就要结婚生子,或者随时担心被皇帝老子砍头的,自己这会儿好歹还活在现代,甚至还在这座非常熟悉的城市。

  只是可惜,积累了十年的人脉算是没了。想想自己十七八岁的时候也就是每天啃书本,不是在学校就是在家里,虽然如今过了十几年,大体这种生活模式应该不会有大改变吧。

  望湖山庄1幢1702,陈笑定定看了十几秒钟的门牌,以后这就是自己的家了。临近中午,房子里依然没有人,看来不会有什么父母做好午饭这回事了。

  陈笑在厨房里翻了一通,还是有些物资的,不出门在家吃几顿没问题,便也不急着做午饭。

  凭着在档案局工作十年的耐心细致,陈笑几乎将整个房间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开始确实有一种做贼的感觉,但当从自己房间的书架上翻出了房产证,陈笑的心就定下了,但同时更多的疑惑涌了上来。因为这套房子的所有人就是这个身体的本尊——林书涵。

  #L最)Z新章I节\上酷-匠n》网

  直到晚饭临近,拥有林书涵身体的陈笑坐在书房里,面前摆着她找出来的有价值的东西:手机、身份证、几张信用卡、护照、钥匙、房产证各种学生证、借书卡以及若干现金等……还有一张面额300万的定期存单。

  林书涵,1993年12月18日出生,书生中学高二14班学生。

  如果说这套房子以及那些明显额度不小的信用卡只是让人惊讶的话,那这张300万的定期存单就让陈笑觉得不可思议了。倒不是说这300万的金额有多大,而是这张存单是1996年的时候存的,存期15年,也就是说,十四年前就有人为这个林书涵存了这么一笔巨款,待她成年之后便可以领取。

  陈笑迅速在头脑里盘算了一番,这十多年,房价都至少涨了五倍了,三百万现金就这么存银行,虽然利息也很可观,但是多浪费啊。陈笑一边心疼着,一边又感慨羡慕起来,她工作了十年,存款也不过刚刚到六位数,而且别说出国出境了,就连远一点的省份也没有去过,这林书涵,不仅花样年华,还有那么多私产,真正的白富美啊。

  不过还有一点很奇怪,这个林书涵,似乎就是一个人生活的,整个房间,除了隔壁那间卧室透露出似乎这个房子除了她本人,应该还有人会来住之外,甚至连一丁点林书涵父母的信息都没有。而且很明显,那个房间已经很久没有住过人了,衣柜里除了一件男士的长袖衬衫,什么物品都没有。

  如果是以前,陈笑只要电脑上查一下,这个林书涵以及她父母的情况就都能一目了然了,通过在银行、房管局、公安等单位工作的同学啊朋友,基本上就能把这个人的一切信息都掌握了。但显然现在她做不到。

  既然不能避免要做林书涵,陈笑也只能自我安慰,横竖这段日子饿不死,过一天算一天吧。另外让陈笑很无语的是,这个林书涵虽然在市重点中学读书,但绝对是个差生,各科成绩都徘徊在及格线,估计当初是拿钱砸进去的。

  书生中学每年高考的重点线上线率都能达到百分之三四十,清华北大能上十几个,所以很多老板都不惜砸重金将自己的子女送进书生中学,不指望能学多少,心里盘算的都是自己子女这些同学将来都是人才,不是当官就是成为某领域的佼佼者,以后攀个同学关系好办事。

  毕竟是个三线城市,熟人社会,办事靠关系的多,做生意的跟当官的称兄道弟,各取所需,这些陈笑已经看得很透了,所以之前她也根本不会去想要竞争更高的职位,做到一个科室主任,像她这样毫无背景的,便已经算到头了。

  不过自己也是书生中学出来的,当然,是考进去的。算起来,高中毕业已经14年了,自己读高中的时候,书生中学还刚搬的新校区,由于造新校区花钱多,也从那几年开始会划出一部分生源比例可以买读,这些买读生如果在最后一学期成绩不能进到中等水平,高考就会被安排到京汉双语学校去,自然也不会拖累了书生中学的重点线上线率。

  将手机里的信息全部浏览一遍,其实没多少价值,手机该是几个月前的新机型,相册里只有一些自拍,以及课堂笔记、板书等随手记录的东西。通讯录里存的号码也不多,至少是没有诸如“爸爸”、“妈妈”或者类似“笨蛋”、“亲爱的”之类的。

  浏览了微信信息,只有一些闺蜜间的闲聊,没有什么特别的,怎么看都像个生活简单的乖乖女,却又跟那一柜子夸张的衣服不甚相符。

  还有三个未接电话,不在通讯录内,陈笑出门那会儿打的,也不算是她故意没接,没有未读信息。考虑再三,陈笑还是决定不回电话,既然不在通讯录里就很可能是陌生电话,不回就不回了,但如果不是陌生电话,那就是很熟的不需要存在通讯录中,回了电话露馅的几率就会很高,况且也没有信息留言,证明不是什么急事,陈笑可不愿意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冒险,搞不好就被当成神经病了。

  睡了一晚几乎无梦,第二天醒来还是这个房间,这个身体。陈笑明白自己大约真的要做林书涵了。今天是周一,但这会儿却是暑假,不用上班也不用上学的日子真是太好了。

  陈笑有点满意起自己现在的状态了。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要做的事还是很多,昨晚就想好了,今天要去书生中学一趟,虽然是暑假,但是像教务处、图书馆、体育馆这些地方还是有人的,每天也都会有老师值班,毕竟很多学霸是不会放过暑假这段时间的。

  想起教务处负责管理学生档案的刘老师,陈笑觉得虽然十多年了,自己应该还是能轻易搞定那大叔吧。没错,从林书涵的学籍档案里多少应该能找到些有用的信息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