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拍了拍脑袋,在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而且确实是站在一面镜子前的时候,陈笑不禁苦笑了一下,难不成自己也赶了回潮流穿越了?但这也不对啊,穿越什么的不都是穿到古代之类的么?看这房间的布置,这镜中的美女,完全的现代范儿啊。重新环顾了整个房间,发现床头柜上一个苹果手机,幸好没有设密码,2010年7月11日,星期日,没错,昨天还相亲了来着……手机定位显示仍然是w市。

  如果没有跨越时空赶上了什么穿越,仍然是这个时代,甚至就是今天,还是这个城市,那自己这会儿的状态难道是灵魂附到别人的身体上?可昨天自己明明就是正常在寝室里睡下了……

  无论如何,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了。

  陈笑打开房门,发现这个卧室是位于二楼,走几步便来到了楼梯口,阳光从三米多高的落地窗射进来,那耀眼的明晃晃的光映得陈笑的眼睛有点睁不开,再仔细看,客厅里喷金的墙壁、大红的地毯以及深紫色的沙发煞是抢眼,还有那折射着光的水晶吊灯同样显得华贵。

  站在楼梯口左右环顾,发现楼上还有两个房间,房门都关着。蹑手蹑脚地过去,在顿了顿之后陈笑还是打开了其中一间,比刚才那卧室略大一些,装修风格也偏硬朗,似乎是一个男子的房间,房间里很干净,关键是……没人。不出意外,楼上楼下转了一圈,没有其他人。

  推开大门,便是过道,看来这是一套跃层公寓,并且是……相当土豪的那一种,至少在w市的话,这样一套公寓少说也要四五百万了,加上这装修,啧啧。准备出去看一下,一抬脚,陈笑才发现自己竟然还光着脚,连双鞋子也没穿。即便这身体不是自己,总也不能这样直接出门吧。

  回到最开始那间卧室,陈笑径直去推开了那扇隐形门,果然里面是一个步入式的衣柜。扫了一眼挂得密密麻麻的衣服裙子,还有整排的鞋子,各色手提包……心中不免感叹:这架势,啧啧,这身体应该还是个高中生吧。

  挑了一圈,陈笑遗憾的发现,大多数衣服都不适合自己,裙子不是超短的就是吊带的,裤子不是前破后破就是短到不能再短。难道这就是现在90后的审美么,差了十多年,真不是一个两个代沟的问题啊!挑了一条不算离谱的牛仔裤,一件白色T恤,虽然胸前的抽象印花图案陈笑依然有点接受不能,但自己觉得勉强能出门吧。

  抓了散落在床头柜上的百来块零钱和钥匙,陈笑心里想着高中生应该还没有驾照吧,不然依着这本尊住的房子,怎么的也该有辆好车吧。

  出了门,果然还是在W市,望湖山庄,应该算是富人小区了吧,这小区虽然离市中心有十几分钟的车程,但因为小区前有一个面积颇大的人工湿地,环境优美,加上市里很多领导都在这里买了房子,目前这里二手房价应该在两万二一平左右。

  都说三十而立,陈笑今年已经如今三十有二,可到底有些什么?

  虽然只是个三线城市,公务员好歹也算个体面的工作,但她觉得在这个城市生活当真不容易,光看那市中心两万多一平的房价,还有街上动不动跑过的价值几百万的豪车,虽然曾经的理想也光芒万丈,但如今觉得还是什么都不要想了,每个月拿着固定的工资,做着毫无技术含量的琐碎的工作,攒点钱,等到退休,背个背包到处去走走就算是这辈子了。

  可是没想到,这种只有小说里才会发生的事情居然会被自己遇到了,这是老天爷觉得自己生活太单调了,给自己来个灵魂互换之旅吗?行程几天?三五天还是一个月?陈笑这样想着,忽然觉得情况并不是很糟糕,如果可以把前因后果搞清楚就更好了。

  转了三路公交车,半个多小时,从东边富人们聚集的城市新区到了西边的平民区。在川西小区门口下了车,陈笑便直奔自己寝室所在的单元楼,竟在单元楼下看到了自!己!没错,就是自己!

  “陈......笑”虽然感觉上非常奇怪,陈笑还是冲着那个“自己”喊了一声。那个“陈笑”回头看到了陈笑一眼,脸上全是“我们认识吗?认识吗?认识吗?”的疑惑。震惊过后,陈笑还是冷静了下来,她必须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陈主任”陈笑往前走了几步,强作镇静。

  “什么事啊?”

  这声音,这神情,明明就是自己啊!陈笑一时间恍了神。看到那个“陈笑”一脸莫名其妙准备抬腿走人,陈笑灵机一动,问道:“陈主任,我想查两个人的夫妻关系,需要什么手续?我....我就住在那栋楼。”陈笑随意往旁边指了指。

  “哈,我当什么事呢,你来查大约是不行的,你还没成年吧,而且按照最新的档案管理要求,像夫妻关系这种涉及个人隐私的,只能是律师或者法律工作者凭公函才能查阅哦。或者有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由委托代理人来查阅。要是早几个月,新规定没下之前,我签个字,查也就查了,这会儿可真不行了。”说罢,“陈笑”遥控开了车,这是要走了。

  M酷B匠b网$唯\)一◇‘正}版`G,d其他k?都是盗AV版*m

  这会儿陈笑满脑子只有四个字:这不科学!这不科学!这不科学!来的时候想了一路,陈笑觉得应该是自己跟这个身体的女孩儿换了灵魂,那理论上面前这个“陈笑”的灵魂就应该是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的,但刚才那番话,如果不是真的自己,又怎么能说得出来?怎么都想不通,如果灵魂互换了,为什么自己带着原先的记忆,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任何信息,而面前的“陈笑”却似乎对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如果面前的“陈笑”是真的陈笑,那自己又是谁?

  虽说曾抱怨过命运的不公,没有好的相貌,没有好的家庭背景,所以只能一辈子平平淡淡,也希望下辈子能够过一过千金小姐的小说人生。但下辈子应该是重新投胎从头开始的吧。老天爷你不带这么玩我的,直接给扔到一个千金小姐的躯体里,还不给以前的记忆。

  这也就算了,电视里都是怎么演的,好歹这个小姐也要来个车祸、坠崖之类的意外吧,这样醒来性格发生变化,失去部分记忆都还情有可原。这自己这会儿是正常从床上爬起来,一点伤痕都没有,连昏迷几天这回事也没发生,那要怎么解释?遇到这本尊的亲戚朋友怎么面对?还要不要一起愉快地玩耍啦?陈笑手指着天嘀嘀咕咕一阵,最终也只能重重地垂下脑袋,一阵叹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