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是为别人而拼搏,为别人所利用,为他们的利益所服务。”李加林这样想着“本来选择自行车运动就是来摆脱学业上生活上的束缚的,骑车能让自己开心,能让自己放松,但是现在,自己不得不面临更大的束缚和挑战。就像阿姆斯特朗获得连冠之后的禁药丑闻。估计不是他自己自愿服用药物,是被逼无奈,为了冠军和胜利,不得已做出的举动。”李加林似乎看到自己的未来,自己那么拼命,那么努力,最终还是化为别人的胜利果实,很不甘心,很不情愿,李加林要为他自己而活,为自己而跑。

  最后的二十公里,没有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没有超越和反超越,刚刚从山里走出来,带着一丝新鲜醇美的空气,带着一丝夏末蝉鸣的气息。道路两旁,是城郊低矮的房屋,破旧的屋顶似乎证明矗立已久的时间。风一吹过,两旁的农田掀起层层麦浪,还为从绿色蜕变到金黄的麦子似乎在向李加林招手。但李加林不理会这一切,他的目光只集中在了炙烤的大地和身后的146号选手身上。李加林维持着50米的预备距离,防止146号来超越自己,如此处心积虑的情况,比起学校里的学习还是困难的多。李加林一口气喝完了半瓶子水。脑袋里尽力不去想前几天的比赛,以及自己的成绩。想想当初自己为什么参加环浙赛,本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心情去参加的比赛,没有什么目标,只是尽自己所能。现在却靠别人的权力周到今天的这一步,也真是极大的对自行车事业的讽刺,李加林笑而不语,现在他在环浙赛最后一天的赛场上。或许这就是他努力的证明。但是太多的虚假,太多的暗箱操作,掩盖了他真正实力的这个现实。

  所以,最后的二十公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就像一滴水滴落在大海里一般,李加林不会再去考虑什么暗箱操作了。他只会拼出真正的自己,向世人证明,也向自己证明,李加林真正的实力。

  李加林屁股离开了坐垫,开始发力摇车,red牙盘发出“刺啦啦”的声响。链条打击着飞轮,伴随着整个车体的左右摇摆,速度有些增加,146号始终不放弃。尽管他在刚刚的爬坡赛上耗费了太大的体力,但是他现在用的是149号选手的破风架,比起李加林的美利达,显然这辆闪电破起风来简直无敌。

  李加林一直在前面加速,但146号也没有超上去的体力了,只好保持距离,紧紧的跟在李加林的身后。李加林摇了一会儿车,累了,重新坐下来,但是屁股接触坐垫的一刹那,“咯啦”一声的响声把李加林吓了一跳,“又是什么坏掉了?虽然是刚组的车。但也不必要这样坑我吧。”李加林随即问了小利,小利也不是很清楚,小利毕竟也十分的疲惫了。她要赶在冲刺之前完成补充自己能量的工作,李加林也是一样,在养精蓄锐。但是又到一个坑洼的地方,又是“咯啦”一声,这不是中轴的声音,中轴的声音没有那么的清脆,李加林开始烦躁,作为有强迫症的人最忍受不了的就是异响。他继续往前疾行,想尽力摆脱这个异响的困扰,但是无论他怎样做,那个部位依旧在发出声响。

  直到李加林实在忍受不住这种响声,都想爬下车来检查的时候,一屁股坐到坐垫上,那个selleItaliaSLR发出金属撕裂的响声,李加林一回头,他的selleItaliaSLR座包已经无力的挂在座管之上了,开始随着车体的摇摆而左右的摇摆起来。李加林爆了一句粗口:“FUCK!”偏偏在这时钛轨的坐垫断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的金刚不坏菊花发作了?李加林又摇了摇头,停止这些幻想,他只知道,自己已经被逼入绝境了,还有十七八公里,尼玛要全程摇车的额节奏啊。

  “李加林的坐垫断的真不是时候啊,早不断,晚不断,偏偏在这个时候。。。或许他也会像巴黎鲁贝赛的那个选手摇车20km到达终点吧,但是这样会损失太大的体力,导致冲刺的时候没有足够的体力来与146号抗衡,结果究竟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李加林有一句话哽咽在喉咙里,想说却说不出来。

  酷匠…√网{$唯一$\正y版,q其%*他7@都Z,是S盗'M版0H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